发布时间:2015-11-16 10:08:40
文章类别:罗马书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f7ab30102wodz.html

2015.11.15 主日信息 <罗马书-20>

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罗7:14-25


序论:我们基督信仰是追求完全的,但同时也是真实的。我们的主说:“你们要完全,像我们的天父完全一样”,但是主也知道我们还活在罪身中的真实情况,罪性导致我们受到种种恶欲的影响。在此,律法不但无法帮助我们行善,还会发动我们里头的恶欲,使我们更加无能行善。在我们这极其复杂的性情中,神知道唯有救恩与救恩所带来的圣灵能叫人得胜恶欲,行出超出律法的善(活出圣灵的果子)。但我们怎么才能真依靠圣灵而活呢?圣灵与我们人的本性而来的意志有何不同呢?确实上,在我们的天路旅程中,我们刚重生时的新生命因我们从神所得的救赎恩赐是多么的欢畅,但过不久我们发现那老旧的心思、意念、习惯、做法又很快会回来占据我们,将我们掳去做我们内里的新人不想做的事。特别,当我们再多认识神话语的道德律时,我们内心里虽是“阿们”地接受,也愿意行出来达到那地步,但实际上会发现要达到那地步往往比登天还难,这就是一个重生的信徒将会面临的真实的善恶之战了。确实上,《罗5》描绘了神的极其丰盛的恩典,《罗6》将我们带入救恩之门(与耶稣同死、同埋葬、同复活),从此我们成为一个义的奴仆(喜爱神的圣洁公义)。但若实际要活出神的义却不能靠律法,乃要靠着心灵的新样《罗7:6》。但这心灵的新样对我们这与生俱来靠肉体活的人却是很难,许多人在此就以自己部份的理解或老旧的性情来尝试经历圣灵的能力,结果发现不但不能得胜,反而使信仰走偏。有的成了假冒为善的信徒(外表遵行律法),有的成了自受控告与控告他人的信徒(高举与依靠律法),有的成了自欺的信徒(弃绝律法),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没有清楚经历《罗7,8》的心路旅程。确实上,我们在追求完全(靠圣灵)时一定要真实。有许多解经家为了要维护有关圣经里的圣洁学说,或是要守着一些字句要一致的观念成了不真实的人。他们将自己对圣洁的理解所表达出来的真理往往使人无法真实地靠圣灵与罪性争战。使徒保罗在今天的经文中表达了他最真实的善恶之战,说到他“立志为善,却行不出那善”。这句话绝不是要给正在软弱的人借口,使他们对罪或不圣洁的生活松懈,这乃是描绘了一个真实重生爱圣洁的信徒“对自己的罪性的痛苦”(我真是苦啊!),从而全然愿意被带到靠圣灵的地步,这个向神的“虚心与哀恸”将是把我们的心思意念转向圣灵的最大力量了。倘若我们向神的痛苦到达这一步,圣灵大能的扶持和洁净将会临到我们身上,那时我们弃绝罪与活出圣洁的意志是受到圣灵的带领。在此,倘若我们对与罪争战的现实情况避而不谈,轻描淡写地告诉人说“要靠圣灵圣洁”,那不但是无法给人答案,也叫人一直因无法活出圣洁而灰心。

1律法是属乎灵的,我是属乎肉体的《7:14》。

1)保罗在《7:14-25》指的是自己还是别人的经验呢?若是指自己,那是他信主前还是信主后的经历呢?

教会早期的解经家不愿意将此经文视为就是保罗本人或与保罗一样,是一个重生与成熟的信徒的经历,更不愿把他视为如此的软弱(特别是当他说到:自己是已经卖给罪… 自己好像罪奴的光景)。所以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未重生的犹太人的光景。另外也有解经家尽量在此处要找到平衡点,就说保罗指的是一个“不是未重生,也不是已重生的信徒的光景”(如同确信而非归信)。或者,也有一些解经家说:保罗指的是一个重生,但却不认识圣灵的信徒的光景(因为在此处没有谈到圣灵)。其实,这一切的解经法都是为了寻找平衡点,或是受字句与教义限制,没有进入心灵的新样来认识保罗在此处对善恶之战的真实描绘。此处保罗清楚说到:① 自己对罪性的承认(我是属乎肉体的 ,在我里头没有良善 ),非信徒是自义自恃的,绝不会承认自己的罪性;② 对律法的尊重与喜爱(称律法为圣洁 ,为属乎灵的 ,自己也喜欢律法 ),这显然是真实重生之人所拥有的心态;③ 对自己里头善恶之战的痛苦与对救赎的喜乐宣告(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 感谢神,靠着主耶稣… )。这明确地说明他是一个清楚认识恩典,也认识圣灵的帮助的信徒。因此,基于以上几点,我们知道能写出这样的宣告的人,不仅是重生的信徒,也是非常活跃的以心灵的新样生活的信徒,因此他才能对罪这么敏感,也对神的律法这么渴慕,且在心中对善恶之战有这么大的挣扎。

2律法是属乎灵的,我是属乎肉体的《7:14》。

保罗在此说到律法与我们生命本质的问题。律法绝不是一套规条,神的律法有灵,有神活泼的性情在里头。因此,律法的精神本是将那真实爱圣洁,也愿意行出圣洁的心肠赐给我们。但我们目前还活在罪身时,很多时候会不由自主地被肉体捆绑,使我们的情感与意志无法顺服神的律法。纵然是身体照着行,心意也无法依从。就比如,主日来崇拜但不饥渴、奉献金钱不是这么乐意、帮助人但不是这么怜悯人、向人说祝福人的话但心里不看好人、愿意爱人但不由自主地与人比较、不偷不赌但总是感到缺乏等。从我们心灵常有的状态会知道我们属肉的性情与属灵的律法有极大的差距,这是我们必须要真实认定的。所以,当保罗说:“我是已经卖给罪了”,这指的是当他查看自己性情的光景,确知有一个强而有力的罪性(也是他与生俱来就服从它的)阻挡他顺服神的律法,而这阻挡明显地潜伏在他的心灵里。

2“我”的分裂,是所有重生信主的圣徒都会面临的经历《7:15-20》。

1)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v15,19》。

保罗将一个非常真实的信仰经历说明,他发现自己里头有两种性情:一种是属神的新性情(新我),是喜欢善,也愿意行善的;另一种是属乎罪的旧性情(旧我),那是使人喜爱愿意行善也行不出的恶。在此,我们看见这罪性的能力是多么地强大,远远胜过我们的情感与意志。连保罗这样一个重生与成熟的信徒,甚至是情感上已经喜爱善、恨恶罪,意志上已经愿意行善、不犯罪,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行不出善,却被带入罪行,终究还是没有能力将愿望化为行动。这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有一个超越我们情感与意志的属灵势力(也是位格)在我们里头做工,那就是罪了(也可以说是与罪并行动工的邪灵)。确实上,这是一个很难用理性解释的奥秘,保罗自己也说:“我不明白这事”(为何有心为善却做不出来?)。他唯有知道的是:① 律法真是善的,因为将他里头那罪性的面目与力量显示,使他无法否认自己的恶欲 ;② 那弃善从恶的举动不是他所做的,乃是住在他里头的罪(罪性)所做的。在此要注意,保罗并没有说他是没有责任的,当罪性透过我们的灵魂与身体犯罪,我们总有责任。这就如同一个壮士在我家中做破坏的工作,我绝对有责任要阻止他。同样的,若这罪恶的壮士在我们里头如此动工,使我们在百体中犯罪,我们绝对有义务要靠着圣灵的能力治死它。但总归来说,这告诉我们罪的潜伏力是有掌控性的力量,也有指控性的权利。确实上,罪使我们做我们不愿意做的事,然后也成功的将罪名归到我们身上,因此我们全然无助。

2)因着罪性(旧我)的存在,人无法按着律法而行,更是无法行出那超出律法的善。

首先,我们在重生信主、听道、信道、行道的这属灵的大原则中存在着非常复杂的现实,叫信徒在听道、信道、行道的各层面上都受阻挡。确实上,我们的理智、想望、意愿不代表最后必能化为行动。保罗将他真实的属灵光景说明:“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在此,我们也会马上联想到我们许多有心无力的经历,例如:愿意祝福人,但在实际情况中又无法说出祝福他人的话;愿意用不义的钱财换取永远的朋友,但在实际情况中又无法拿出钱财来荣神益人。在这样的光景中,若我们加上律法的要求,人不但做不到,反倒会更强烈地被罪性掳掠去。另外,若以我们的意志要成就我们那原本软弱行不了的善,我们便会一败涂地。在此,圣经要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当一个信徒要进入《罗8》的靠圣灵而活的时候,他原有的意志必定要受到打击,以至叫那重生之人更无法相信自己的意志,因为阻挡我们经历圣灵的能力的就是我们的自信(以自己人性的意志来成就神的事)。

3)当我们的意志大大受到打击时,便会从自我意志转向圣灵所赐的意志

从我们信了主的时候开始,除了喜爱聆听神的道、愿意行出神的道,我们还有一个最需要分辨的就是:何谓自己人性原有的意志?何谓圣灵在我们心中运行而使我们产生的意志?在此我们要先明白两方面的事实:① 人的血气不能领会与成就神圣灵的事《林前2:14》。纵然我们信了主,但我们里头的罪性不会让我们将自己的意志全然受圣灵掌控,反倒会使我们靠自己的聪明与意志过信仰生活;② 纵然我们是听了一篇真理,但使我们能因那真理拒绝罪与行出善的唯有圣灵的能力。所以圣经说是神在我们里头运行,使我们立志行事,成就的美意《腓213》。

在实践方面,我们可以思想我们重生之后的经历。的确,从重生那天起我们经历过许多圣灵的帮助,例如:听了信息受圣灵的感动与坚强,明显地弃绝恶欲而开始行出符合律法的善行。但在有些实际软弱中,我们的确挣扎了许久也无法胜过。特别是当我们越是认识了全备的律法,越会发现自己里头许多达不到律法要求的心肠与举动。这也是保罗在灵里进到极其痛苦的光景的理由了“我真是苦啊!谁能拯救我呢?”当他面对这样的失败时,他人性的意志才渐渐地被打击,以至才无法相信自己能,唯有单单赞叹与渴望基督的救赎。但也就在这样的时候,他里头也会不由自主地将心单单转向要寻求、聆听、依靠圣灵而活。那时他便会经历另一种更新、扶持他的意志,那也就是圣灵所赐的意志了。今天,很多信徒都说“要靠圣灵”,但试问他们有被带到因自己的失败而虚心哀恸的地步吗?倘若没有,他们还是无法完全依靠圣灵超自然的帮助。

3信徒的生命是活在两种、双重属灵现实7:21-25》。

1两种的律正在影响我们的生命,导致我们有两种为奴的光景。

两种的律在带领我们重生之人的生命:一种是生命之律叫我们愿意为善而喜欢神的律法,这是圣灵内住的律《8:2》,使人的理智、想望、意愿都是符合圣洁的神的意思。另外一种是在堕落之人里头的邪恶所带领的的律,那是在人的肉身死去之前绝不离开的性情,专在愿意顺服神行善之人的旁边恋慕他、引诱他甚至是掳掠他去犯罪。保罗在此讲说他真实的属灵经历正是如此,他以自己的能力绝对无法胜过肉体。这对于那些只懂得律法却不懂得属灵奥秘的信徒,他们绝不会明白这等灵里的争战。他们只会以人的理性来分析人的情感与意志,以此断定人是否顺服主,但他们却不明白人的属灵生命里是受那看不见的灵界和其中的律所影响的。确实上,这也是我们基督徒为何需要认识神的全备真理而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的理由。倘若我们祷告失败,我们将不由自主地遭受这样的属灵现实影响(被邪恶的律掳去)。

常处于的两种为奴的光景:一种是内心(神儿女的性情)顺服神的律,一种是肉体(罪的性情)顺服罪的律。这儿女的性情与罪的性情都是一个堕落而又重生之人的一部分,在此说明我们的生命与灵界(律)是联结的。我们不能离开灵界的现实来谈论我们内心的光景,相反的,我们要知道掳掠我们的律(罪性的动工)时常存在。因此,我们不得不要时常从我们内心的光景来察觉我们属灵的环境,以至预备随时祷告作战。

2当我们确认了自己里头的善恶之战后,必定要从心灵的深处生发两种呼叫,才能进入《8章》的靠圣灵。

第一个呼叫是渴望被搭救的呼叫:“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这是一个喜爱圣洁却行不出圣洁之人的呼叫。他的呼叫不单是发自一种无知无助的心态,他乃是知道与深感那属灵世界的现实,特别是那强而有力的罪性时常将他掳去,因此他被带到极其哀恸的光景。试问:我们是否真认识罪性所带给我们的无助而在心灵深处时常向神发出如此的哀苦呢?还是我们只是以一种知识和认可来参考这段经文呢?当保罗在《罗7》将人的心灵带到极其哀恸的境界,目的是要预备他们领受那在基督里更大的释放与自由,这也就是恩典显大的奥秘了《罗5:20》。

第二个呼叫是深感恩典的呼叫:“感谢神,靠着我们主耶稣就能脱离了”。这里所说“脱离”不仅是得救称义而不再被定罪,乃是说在基督里面包含着能得胜罪性的一切秘诀,这等奥秘就隐藏在《罗8》的“圣灵章”里。但基本上,我们得胜罪是必定先要被带到基督的成全之工与对祂的需要性。在此,我们再次将自己衰微,将基督兴旺;我们再次轻看自己的功德,重视祂的功德;我们再次放弃自己的意志,被主的爱坚强。

3)最后,我们要确认我们的呼叫是否带来我们心灵的深处有真实的转变。

借着律法真实看见了我们的罪常在我们面前《诗51:3,因此我们时刻要依靠主的恩典与圣灵的帮助而活。

“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的真理并非拿走我们与罪争战的心,乃是叫我们不再相信自己的意志,乃相信圣灵的帮助与扶持。

当我们与罪争战而失败的时候,我们同时经历了被掳的哀苦,也被带入因基督的救赎而感恩。

因为那两种属灵现实的存在,新我喜爱善,旧我专阻挡我行善,我的祷告因此更加的迫切,在寻求神方面也更加的实际。

开始真实地发现人的无能,所以不但能怜悯他人,也更是有负担要将人带到基督的救恩面前,把人天天从罪的捆绑与控告中拯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