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11-16 10:04:15
文章类别:罗马书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f7ab30102wodx.html

2015.11.8 主日信息  <罗马书-19>

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

《罗 7:6-13


序论:通过《罗7》我们当清楚地认识律法、罪和我们心灵的构造。今天有很多人靠人性或人的逻辑来认识这三者的关系,所以总是无法经历福音的大能,反而却越认识神的话越被捆绑。事实上,律法本为善,但一旦罪临到,律法不但不能解决罪的问题,反倒会发动人的罪性。但虽是如此,律法绝不是恶,乃是善,律法也不是我们犯罪的原因。我们之所以会犯罪,根本的原因乃是我们堕落的性情。基于这理由,我们如何在心灵里面对律法的存在与罪的现实呢?确实上,这是只有透过基督福音才能解决的问题,但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怎么在克服罪的事情上不给他人开错药方,另外我们也要明白在说明与释放福音的能力中,绝对要谨慎不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律法主义者(专使用律法的规条、准则、要求来催逼人走圣洁的道路),也不要掉入以非律法主义者的教义来释放那犯罪而害怕受控告的人。因为这两者的做法都是危害人的心灵,使人走迷路,叫人不但不能解决罪的问题,也无法成为一个真实与罪搏斗的人,而且使人越来越进到看不见神的光景里。在《罗7:1-6》已经将以律法和以心灵服侍神做了一个非常清楚的说明,可用三方面来讲:① 人不能同时既效忠律法又效忠基督。倘若第一段婚姻还没有因死亡终结,再婚就不能合法。所以,若我们要全然委身于基督,在灵里服侍神,必须要全然看自己向律法是死的(不再以行律法为自己的义,也不受律法的要求摆布信仰生活);② 律法激发我们的恶欲,以致使我们结出死亡的果子。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律法被用来制服罪的时候,结果就是造成人犯更多的罪(更败坏或更骄傲,以至于死),离神的心意更远;③ 我们这在基督里的人是已经脱离律法了,所以,应以心灵的新样来享受被圣灵掌控的生命生活。当保罗说到这里,我们按人的逻辑与性情会很容易认为福音是带有一种非律法主义者的精神,而律法也似乎是叫人犯罪的起因,但保罗在此又再次强烈地反驳那类的想法:断乎不是!然后也声明律法绝对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所以在此我们要清楚明白律法与罪的论证关系,以至能对神的律法带有正确的理解与心态。

1非因律法,我们就不知何谓罪7:7-8》。

1)清楚认识恩典、律法、罪与死亡的关系。

《罗6》的论证是说到恩典是不鼓励人犯罪的,相反的,恩典使我们归顺了基督,所以成为义的奴仆,以至脱离死亡。《罗7》的辩护又说到律法虽软弱,但并非是造成罪和死的因素。造成犯罪与死亡的原因乃是我们堕落的人性,且是我们当负责的。所以,我们千万不可将那不能拯救人的律法当作用来辖制与强逼人不犯罪的方法,但也不可因律法的软弱将其置之度外。否则,我们绝对无法成为一个“成全律法的自由人”,相反的,只会使我们成为一个“常因受控告而隐藏自己”,不然就是一个“怕受控告而自欺”的人。

2)律法使我们知罪《7:7》。

首先,经文的直接意思是叫我们知道律法的功用是叫我们知罪,而一个人知罪的程度多少,他需要恩典的心是多少。倘若人知罪少,他需要基督的心也少,他依靠圣灵来治死罪的心也非常的弱。确实上,有些人是带着恐惧战兢跟从主,不得不常常认定、察验、依靠心中的主而活;但有的人却只有留在不犯大罪就好,以现在的平安为自满。另外,我们要认知当圣经说到“知罪”时,这不仅仅是知道自己有没有罪的意思,乃是要知道自己的罪何在,罪有多么的邪恶。有的人可能觉得“不偷不赌”就是不贪心,但有的人却因律法看到了贪心在自己内里时常潜伏着的渴想、冲动、欲念,而这性情不但是透过直接的偷窃和赌博显示出来,乃是透过各种途径与方法显示出来。因此,律法的全备与细密是叫人更加地认识与体感到自己罪性的严重性和极恶性。特别,当律法透过福音的精意(爱神爱人)向人显明时,我们就会更加认透自己本性的邪恶。这也就如保罗所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提前1:15》。这不是说他犯罪比人多,乃是他借着律法比一般人发现自己更多的罪。因此,律法使人知罪的功用就在此了,以至最后使人靠恩。

3)律法也使我们的罪性发动《7:8》。

这里说到律法在面对罪性时,会带出一种煽动性的能力,或说是一种“反暗示性”的影响,导致人产生一种反其道而行的倾向。这如同禁果对亚当与夏娃所产生的吸引力,这背后当然是必有那不圣洁的灵(撒但)的工作。对于已经堕落的我们,我们的罪性本是撒但工作的通道了,所以若我们诚实地确认就会发现这灵里的力量是非常真实的。在此,没有人能说谁有绝对的意志力或清白之心能不受这样的倾向影响,因为这本是堕落的灵界所带来的属灵背景。但是在此本经文要强调的,不是给我们合理的权利犯罪或是拒绝律法的圣洁,乃是告诉我们倘若我们以律法来对付罪性,专向人强调:“圣经说该这样做或不该这样做”,将会导致人更容易受到试探,而使自己的罪性更被煽动起来。这如同一个孩子若常被惹,比如:被是非、对错的道理触动与控告,他将会越来越叛逆;一个家庭或社会的法律越多,人的心就越来越没有爱,而且会更加的自私自我;一对夫妇常责怪或不尊重彼此,无形中会使两个人无心无力爱彼此,也会使两人都成为更丑陋的人。

2、那么,我们是否应该降罪于律法呢?若不,怎么理解律法与我们的关系?《7:9-11

1)保罗在这里所说的“我”,在基督教义上有三种说法

这“我”指的是保罗本人。这也许是保罗13岁时进入的犹太人的成年仪式,成了“诫命之子”(Bar mitzvah 女孩至12岁,男孩至13岁都有义务要遵照犹太人的习俗、礼仪、传统与律法而行。那时,他们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起全责)。因为这仪式和准则的缘故,他的良知不得不要向诫命负责。所以,从这时候起,罪借着他所认识的律法天天引诱他,也控告他,使他死了。

这“我”也有可能是代表以色列民族。以色列人一般说到律法,指的就是摩西的律法(Torah)。所以,领受神律法的以色列人和之后生长在以色列民族的都无形中受到律法的约束力。只要他们一旦有长成的理性,就都有义务照着神给予以色列的诫命、律例、典章、法度而行,也以此为蒙神悦纳的准则。

这“我”也有可能是象征性地代表亚当,这也是很多现代学者所认为的说法。他们认为神在还未给亚当夏娃那“不可吃善恶果”的律法之前,他们都是自由的活,但一旦神的律法来到,那一直潜伏在伊甸园里的蛇(罪)忽然活跃起来,乘着机会引诱他们,使他们死了。所以许多学者就以此为《罗7:9-11》相提并论的讲解,而且也特别多半是由非律法主义者采用,认为人的犯罪是因为律法的介入所造成的。这说法听起来相当贴切,也赢得很多人的赞同。

2)先认识:神给予亚当的命令(律法)和给予以色列人Torah(摩西律法)的意义有所不同

* 神给予亚当的命令是在亚当夏娃还未犯罪前,为的是:① 要显明神的主权(神是在的主权里创造人,也为他们设下蒙恩的原理顺服神);② 要显出被造物顺服创造者的荣耀。这就如一个婴孩生出来时已经完美了,不需给他多加上两只翅膀才完美。但这孩子的真可爱不但是生来就健全美丽,乃是拥有爱父母顺服父母的心。同样的,亚当夏娃的生命在被造时已经完美了,但在这完美上要加上完美是这被造物的顺服。但在这顺服的途径中,必定包括需要他被放在一个有可能犯罪(有试炼)的环境中,然后以听从神来显出他的生命降服创造主的荣耀。这也如同圣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地上,是有可能犯罪的,但他却不犯罪,所以才显出祂的荣耀。当然,第一个亚当失败了,但第二个亚当成功了,也将此生命之恩赐给我们这信祂之人。

** 神给予以色列摩西的律法是在人类已经堕落犯罪之后,为的是:① 显明神的圣洁,使属神的子民知道他们当中有圣洁的神的带领,也以此保护祂的子民不受罪的危害;② 使子民知罪(认识自己的无能与罪性);③ 使子民谦卑地相信与等候神预备的救恩(救主弥赛亚),以至归荣耀给神的救赎与智慧;④ 借着新性情顺服神,活出神的圣洁荣耀。

3)最有可能与有力的解释还是以保罗一人来代表人类,也代表以色列人的角色来认识他这段话。

首先,我们要知道在这里保罗所说的是一个已经信主之人的属灵经历(因为《罗6》已经说到我们与耶稣一同死、埋葬、复活了)。① 没有律法是活着的。在还没有透过神的律法或真理认识神某些的旨意时,我们心中是没有控告的,或说能坦然无惧的面对神;② 诫命来到。一旦那爱神爱人的诫命光照我们,使我们认识了神的圣洁准则之后;③ 罪又活了。撒但必定透过我们的罪性做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那与律法相反的恶欲会被发动。试问:每个人都会这样吗?会不会有些人的性格是比较保守而不违反规定呢?其实,这不是人的个性的问题,圣经在此乃是说明邪灵与罪性动工的必然原理。只要人活上足够的时间,或被带到适当的环境,都会进入吃禁果的诱惑里;④ 我就死了。所以,那警告与约束我的律法反而导致我犯罪,显示我们的本性是远远达不到那律法的要求与精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人的意志是绝对无法胜过堕落天使与罪性的力量。所以,保罗在此说: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原本将神的圣洁旨意告诉他,使他能看见神与听见神而活),反倒因他软弱的本性使他跌倒、受控告、罪名成立,以至叫他更无能行善,也更加远离那圣洁的神。

3、所以,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的、公义、良善的《7:12-13》。

1律法是没有瑕疵的,它所要求的不仅是在人外在的行为上,也在人的性情上。

主耶稣在登山宝训的信息已经全然将律法的精神指明,虽然人外在的行为没有杀人,但内心因轻视或恨恶弟兄却已经杀了人;人外在没有犯奸淫,但看见妇人而心里动淫念的就已经与她了奸淫。律法的约束力虽然显示在人外在的行为,但律法的精神却公然地指出人内心的恶欲。带有罪性的人虽然有能力做到行为清白,但内心清白的却是没有,这是因为人的罪性里头没有真正无私爱神爱人的性情。当保罗描述他信主之前的生命时,他说:“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腓3:6》,这说明他纵然能做到外在的圣洁,但内里的圣洁却是没有。因为他在另一处又说到:“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侮慢人的”《提前1:13》。这就如同当耶稣问那年轻的官有关守律法的事,他说:“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但最后我们会知道他那被钱财占有的心本身就是违反律法的精神了。确实上,若没有律法和律法细密地照明我们里头的心思意念,我们是没有办法发现我们离开神的圣洁、公义、良善有多么的遥远。所以,“知罪”不但是知道自己有罪,乃是知道自己罪的深度。

2不是圣洁的律法叫我们死,乃是罪(我们里头那无法被制服的罪性)叫我们死。

当保罗将律法与罪性的关系说到这里,按一般人的逻辑与性情,很容易会误认为是那良善的律法叫人死。确实上,这是一个既虚无又无根基的假设,也是非律法主义者专用来将人犯罪而死亡的责任归咎于律法的说法。虽然我们不能用律法来辖制人不犯罪或激发人过圣洁生活,但我们要透过福音教导律法的精意,使人反思自己内心的光景而虚心地来到主面前,以忧伤痛悔的心对付自己的罪。在此,圣经清楚地说明叫我们死的乃是罪,不是良善的律法;同样的,使我们极其痛苦的不是因为我们与罪争战,乃是因我们的私欲。确实上,我们里头的私欲是叫我们被折磨,但与罪争战之心反而是释放我们的,使我们越争战越轻省。

3)唯有恩典与圣灵能使我们成全律法,享受那在主里的自由。

在《罗8》会清楚说明我们如何靠着神的恩典与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但我们先要明白,如果我们还留在对律法的责任,那我们的心灵绝对无法依靠恩典与圣灵的力量。这是因为一旦我们要用自己的意志行善时,我们里头的罪性便会被发动,使我们无法行出神的善。但当我们越因自己的无能而破碎与卑微自己时,那恩典的释放与能力才会临到我们。当我们越放弃自己的聪明与力量时,才会认识与享受到那按时指教与帮助我们的圣灵。所以,既然那恩典与圣灵已经与我们这信主之人同在了,我们必需确认恩典,恩典的运行才会更加实现在我们身上。另外,当我们寻求心中的主,时常察验祂的美意而行,圣灵那又真实又贴切的引导才会多浮现在我们眼前。所以,从今天信息的总结来看,我们不仅要知道律法在我们过圣洁生活的道路上行不通,更是要知道律法将我们引到不能再依靠自己的义与意志,以至我们在圣洁的道路上只能确认恩典与寻求圣灵而活。在这当中,我们的心思、情感与意志便会经历圣灵的帮助,以至生命渐渐生发圣洁的心态与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