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09-15 12:45:29
文章类别:罗马书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f7ab30102wdor.html

2015.9.13 主日信息 <罗马书-12>

因信被称为义、承受世界、得以坚固

《罗4:13-25》

 

序论:“因信称义”是基督信仰一个非常重要的真理,所以信徒绝对不能模糊地认识。马丁路德说:“倘若我们对因信称义的教义认识的话,就是处在最明亮的光芒里面,倘若不是,那么我们就是处于最深的黑暗里面”。虽然“因信称义”这伟大的真理早已在过去500年里在基督教界公然地被声明,但至今仍然有许多信徒对“唯独信心”的教义毫不认知或存有疑惑,更糟的是许多教师与牧师在此也没有给予精确的教导。事实上,“因信称义”就是我们单单因着信被称为义,而这信临到我们本是神的主权与超自然的作为,毫无人的因素与功德在里头。今天,有不少信徒仍然在此没有定准根基,总觉得人的称义(重生得救)应该有人的行为或某种顺服表现的因素在里头,或认为有某些自然或环境的因素造成人对神产生信心,以此决定跟从神。例如:亚伯拉罕能信,乃是因为遇到了哥哥与父亲丧亡的事,以至对人生绝望而向神回应。倘若如此认为,那便无形中削弱了圣灵在人心中的作为,不能将神当得的荣耀归给祂。事实上,信与行有联结与区分的关系。信心的确会带来顺服的行为,这虽然是会越来越明显地显露,但是在信的当儿,是没有行为的。信的实质本身是见不到行为的,因为信是在人的内里发生的事,是圣灵看不见的作为临到人的生命里的事。当一个人将生命的主权交给耶稣的同时,根本没有任何明显的行为或顺服的表现在其中,唯独圣灵单单赐人信心,使人以信回应神。那有人问,雅各书所说的“信心必带来行为”的真理又如何解释呢?那是在信心结出果子之后所生发出来的行为,也可以说是真信后逐步显然的表现。今天,教会讲台有很多的教导是在没有将信心与行为划分之下而大力强调行为的必要性与需要性。许多牧者们专夸奖那些品行端正的会友,例如:会做人、为教会付出、奉献上有见证、在职场中有好见证、听从教会带领人的劝导等。当然,这些好行为的表现都是真信之人必会达成的结果,但行为并非是神称赞的因素,神所称赞的乃是发自这些行为的信心。亚伯拉罕得神的称赞是因他的信,而他的行为(顺服)的表现只是证实他的信。在主耶稣称赞撒该的话中也显出主看重他的信心《路19:1-10》,主并非称赞他的好行为,乃是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换句话说:他也如同亚伯拉罕,是因信称义之人。《希11:39》说到人因信心得神称许(改述)。由此,我们会晓得行为毫无称义的要素,只是证实信心存在的因素。况且,行为也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层面。有的人有虚假的行为(例如:为人做而不是为神而做);或是某人信心还未到达某些善行的程度(例如:有的人确实是信,但因信心幼嫩而未能舍去某些地上的利益);再就是也有些人从神领受的某些托付或指示,所以在行为的表现上与众不同。但话说回来,我们也绝不能以此为体贴老我的借口。倘若人自欺,或是在信心上走退后路,神总不喜悦。所以,雅各书是在此原因之下向人要求信心的明证,用意有两个:一,向那根本没得救之人说明其事实,好叫他们不继续自欺,以至真实地悔改;二,向那得救的人发出指责,因他们亏欠了恩典,以至能觉悟而转向神。

 

1亚伯拉罕并非因律法(行为)称义,乃是因信(应许)称义《4:13-16》。

1)亚伯拉罕唯独借着信,按着应许承受世界《4:13》。

神在《创12:1-3》《15:1,4-5》所给予亚伯拉罕的应许是没有条件,也没有要求的。神的应许(赐福)是单方面地临到亚伯拉罕,这里头本没有律法或任何割礼形式的要求。他只需要相信神,便得蒙称义与所应许的。另外,在此说到神应许亚伯拉罕承受世界。我们也许会问,在《创世记》神只是将迦南地应许亚伯拉罕与他子孙,但为何在此说到世界?这地什么时候变成了世界呢?在此有三个解释,也是我们个人当从中领悟的祝福:

① 神预言的应许的应验范围往往超越原本的字句。因为这是我们看不见的时候还是无法体感的,但神在祂的应许中已经拥有那超出我们所想所求的祝福了。所以,信徒因信而领受四大福音化的应许(个人,家庭,地区,世界),必得见超过自己所想所求的成就。

② 另外,这承受世界的应许是显然带有“弥赛亚–基督”的意思在其中。当神应许亚伯拉罕说他所生的才成为他的后嗣(单数),这本是指着将要来的“基督”所说的,而祂本有统治世界与审判世人的权力,而祂的子民也同为后嗣,是本为那遍满世界的亚伯拉罕的子孙,也就是我们今日的基督徒。

③ 神也曾应许亚伯拉罕说“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亚伯拉罕无数的子孙蒙福。这乃是透过弥赛亚(基督)成就在我们今日信奉祂之人身上,《加3:29》告诉我们这属乎基督之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世界)的了。基督在升天之前所给予门徒的应许:“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太16:15》。主在此所留给门徒与我们的应许是全与神所给予亚伯拉罕的应许相吻合的,本为承受世界的应许。

亚伯拉罕是真信这应许的,所以上帝按着他所信的成就出来。我们要问的是:你真信吗?你信什么?你信应许还是信神迹?

 

2)若是信而承受的,就与律法无关。

今天在教会里很多信徒在救赎与蒙神祝福的确据上动摇,是因为他们在因信称义的教义上加上律法的因素。当我们以律法为本,我们就会联想到自己顺服的表现,而在这当中就会在“唯独靠信心”的真理上摇动。在此,保罗强烈地坚持那借信心承受的与律法是毫无关系的,这是因为:

①《加3:17》说到“神预先立的约”不能被430年后所赐下的律法废掉,而神与亚伯拉罕立的约就是借他信神的应许而赐福他。因此,神在乎人的信过于人达成律法的要求,因为在信里面带有神与人的关系。应许,本是神设定的祝福,为要在恩典中白白的赐给人,不是人的行为或条件能赚取的。

②《4:14》又说若是行律法才能成为亚伯拉罕的后嗣,以此承受亚伯拉罕的应许,那这就废除了神的功德了(恩典)。因此,信就归于虚空(毫无确实性),应许就废弃了(失效)。虽然律法与应许都是神所赐的,但这两者不能在同一个层面运作。应许依然在先,也是神的本意所赐的。所以,承受产业若本乎律法,就不本乎应许。若是如此,神又如何向我们显示他的爱呢?就例如:一个父亲因为爱而承诺必会将自己的产业留给孩子,若孩子不相信,非要让父亲按着法律写在遗嘱里,也申明不更改,甚至孩子自己也按着法律来施行某些责任,以此能得着父亲的遗产,试问这又怎能显出父亲的爱?这父子之间的关系又何在呢?

③《4:15》又更进一步说到律法是惹动忿怒的,是毫无救赎性质的。所以,从这里我们会知道律法将罪变为过犯(显出人里头那体贴肉体而不听从神的性情),以至激发神的忿怒。所以,倘若亚伯拉罕是以行律法为本,他不但不得承受世界,相反的会显出他的不够与不配。倘若有人认为:“神应当祝福我,因为我在律法上顺服了神”,那他那自我的丑陋与自义的恶念将很快地会被显露出来,以此发现自己只会惹动神的忿怒。但在此我们也要推翻有些非律法主义者常说:“因圣经说哪里没有律法,哪里就没有过犯。所以不要讲律法,只讲恩典”。他们误以为是律法间接将人陷入罪,其实是人的罪性使人犯罪。在此,我们要晓得,就算没有律法,人已经有罪,只是若要靠律法,人的过犯更加显露。

 

3律法带来分歧,信心带来合一。

神全然有恩典,而拯救是全然出于恩典,这是永不改变的事实。若是如此,人的回应就只能够是信了。信心的功用不是强调人必需做出明确的选择,乃是显示人得救的唯一方法是知罪而谦卑地领受神的恩典所给予的救赎,要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因此,神在恩典中赐下应许,我们人因相信而蒙受祝福。所以,在《弗2:8》说:“你们得救(或说:被称义)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在此我们会晓得亚伯拉罕的后裔都是那因信称义之人<4:16>(不管犹太人或外邦人都没有分别)。在此,我们会看见信心的价值,而那信之人是多么地有福与荣耀。事实上,律法(不管是戒律性的要求、文化、礼仪的规条)总会使人彼此疏远,但在那信的人,因有一样的血统关系(都是亚伯拉罕的属灵后裔)都在灵里面显明出来,也以此得蒙合而为一的心。

 

2、亚伯拉罕的信心是合理的,也是使他得坚固的《4:17-22》。

1)亚伯拉罕信那全能与信实的上帝。

首先,我们要明白信心不但是优先性的(亚伯拉罕是本于信,以至于信地跟从神),而且也是合理性的。很多人将信心与理性看为互不相容,那是因为一直将信心认为是一种迷信、盲信或用于反理性的借口。确实上,信心是超越理性,但也是稳固理性信仰的基础,信心将信的对象与内容说明。所谓信任可靠的人,永远是合理的(就如:纵然我的学历智能不如许多人,但我的孩子绝对信任我,这本是合理的)。亚伯拉罕深知谁也没有神可靠,所以信任祂,信祂本是全能(叫死人复活)的,也绝对是信实(使无变为有)的。神的这两样属性,就是亚伯拉罕信心的根基了,也凭着他所确信的这内容,神已视他为多国的父,也认定他配得这位子。在此,我们也会晓得神赐福人与人的信心能否接受祂的应许大有关系。亚伯拉罕在无子的时候,神赐下这应许,当时他没有任何能够仰赖的因素来使他产生信心(换句话说,没有任何能勉励他的情况条件),因此他被带到“唯独以信心回应神”(单信祂是全能,是信实的事实),神便以此立他为多国的父。试问神今日透过基督所应许我们的是什么呢?我们是单以信心接受,还是看情况条件来接受呢?

 

2)亚伯拉罕的信心是受过确实的考验,所以才能超越理性与现实。

其实,人生最困惑的两件事就是:① 死亡;② 虚无。今天人最没有答案的就是死亡的问题,医学只能延长寿命,不能解决死亡的问题;享乐只能使人陶醉于有限的人生,但终久不能除去死亡的事实。另外,就是人活在短暂的人生里也是面对许多得失与成败的苦楚,当我们肉身想要的却得不到时,我们非常痛苦。再就是当我们得到之后又发现不如想象的这么好,又会因此而后悔。要不然就是得着之后又失去,这更加痛苦。因此,人活在肉身时就是常常被这样的事情折磨着。亚伯拉罕在这两者都确实得着经验,也经过信心的功课。当神应许他将会有无数的子孙时,他一个儿女都没有。当神在他将近百岁重申这应许时,他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子宫也是如此,神却透过他们这‘双重死亡’的光景带来新的生命。再就是当以撒长大后,神又吩咐亚伯拉罕将他这独生子献上,那时亚伯拉罕在面对是否要将孩子献上的抉择时,他甚至认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仿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希11:19》。在此告诉我们亚伯拉罕不是凭空幻想,也不是逃避现实,他乃是考虑现实,然后一边仰望应许,一边靠信心察验与跟从神。这告诉我们亚伯拉罕是继续与疑惑争战,但绝不屈服于那不信之心。他总是向往以信心遵行神,靠信心得勉励,以此将荣耀归给神。确实上,信心总是透过应许来观察事情的,也深信神会持守祂的应许。这也提示我们,虽然我们面对一些切身实在的问题时感到压力难堪,但是当我们透过应许,反复地察验神的引导,以信心一步步跟从时,我们那受压制的心便会得释放,心被坚强,心被圣灵指教而得智慧,越来越不惧怕,并且我们也会在灵里渐渐领悟出下一步当走的路。

 

3、神怎样算亚伯拉罕为义,也算我们今日相信之人为义《4:22-25》。

1)神拯救每一个人的方法是一致的 ,都是因信称义。

从我们的过犯到我们的称义中间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主耶稣替代我们,为了还清我们那渗透全人的过犯,顺服父神将自己交给人;但祂也复活,好使我们得以称义(得蒙那清白尊贵的地位)。在这一切里,我们唯有借着信,领受这在恩典当中赐下的礼物。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为自己还清罪债,更不可能到达得以称义的地位。倘若与这真理敌对,那不是敌对人,乃是敌对神(人造出来的宗教正是如此)。倘若对这真理模糊不清的信徒,必然常常享受不到那自由与丰盛的生命。他们在生活与处事当中常常会无形中带着“靠功德,不靠恩典”的信念,以此削弱他们对救赎的确据与对主的依靠,那也是我们无形中让黑暗与骄傲容易侵略之处。在此,我们要宣告,绝对地宣告我们的称义是本乎恩,因着信,在此我们没有什么可夸的。在那信的人,这十字架的道理本为神的大能,那大能必然肯定我们,也坚强我们的心灵,使我们在各种患难中更是追求信心的道路。所谓因信称义,也必然因信而活,这是我们在基督里当享受的特权与能力。

 

2)信心是需要增长,而增长的秘诀又何在呢?

亚伯拉罕在《创12》听见神的呼召而从吾珥之地出来时的信心,与在《创22》将以撒献在摩利亚山上的信心在程度上绝对大有不同《雅2:20-22》。信心绝对有程度上的分别,就如人有时可能会软弱《4:19》,有时也可能会坚强《4:20》。许多人羡慕那些信心的伟人,也盼望自己能有他们信心,但却不明白信心是圣灵透过道所赐的礼物。《书1:8》说到我们必需昼夜思想神的律法(应许),好使我们谨守遵行神的道,换句话说:有信心行出来;《来11:6》说到那真信之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寻求祂之人;在《提后3:14》,保罗劝提摩太将所学习的(圣经),所确信的(经过确认),要存在心里。确实上,信心的增长绝非一朝一夕,乃是要经过:① 反复思想神的应许,以应许来面对当下的问题或难处;② 以应许寻求神,察验神的美意,以至细密地跟从主所吩咐的;③ 这之后必定要重新确认神所应许的事实,得见神的话语胜于现实的难处。唯有常反复经过这样的心路旅程,人才能将神的话存在心里,在面对人生的难题时常会听见圣灵亲自指示与坚强他的声音,以至有信心跟从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