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08-04 11:20:39
文章类别:罗马书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f7ab30102w6vd.html


2015.8.2主日信息<罗马书-9>


普世人都在罪恶之下


《罗3:9-20》



序论:
倘若我们对全人类的根本问题不清楚,我们绝对不能领会基督福音的普世救赎性,也就是说,人人都犯了罪,连一个义人都没有,全人类都需要被救赎。今天,有些人在传基督福音的时候,似乎是讲一些人的道德观念,有些是给人一些高尚的学问,有的是满足人情感方面的需要,有些是给予人一些新的敬虔生活方式,或是给人暂时的解脱等,但真正的福音是能够拯救人的灵魂,将人的心思、情感、欲望、良知、意志都全然拯救。事实上,人要经历福音荣耀的转折点,就是被带入神的恩典,与神和好。人要真正领受恩典,绝不能单以人性的范围来体会神的爱,人必需被带到他认识福音之前的那种彻底堕落的样子。虽然人很难体感到那是一种怎样的堕落,但人必需从真理认识那是怎样的光景,是何等真实的事实,之后才能越来越发现基督救赎的伟大。而这救赎不仅是自己需要的,也是万人都需要的。今天,我们很多信了主的人的问题就是常常遗忘我们堕落的光景,一旦信了主,就对那曾经堕落的光景失去知觉,被套在一种以恩典为自满的光景。这样,我们很快就会与我们过去堕落的光景脱了节,没错!圣经说:“在基督里,我们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但是我们不要认为这个新人和将要过的新生活是不需要对自己堕落的本性有意识的,相反的,我们必需明白“罪”持续所带来的影响,这旧人(肉体)常常要掌控生命的主权,撒但也是常常引诱欺骗我们。这一切都是属灵的现实,也是我们新生的灵魂必需清楚意识的。在这点上,我们要看见圣经伟人的谨慎与通达之心。大卫说:“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在母胎时就有了罪”;保罗蒙恩之后仍旧说:“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啊!”所以,我们要真实地认识福音的普世救赎性质,那不是一种宗教概念的学说,乃是当我们认识了福音真理之后,必需经过反复确认来认识普世人的堕落性质,不论是男女老少,尊贵或卑贱,聪明或愚拙,好人或歹人,或者是任何的人种民族,他们里头都有罪根,以致不由自主地受到罪的影响。当圣经说:“连一个义人都没有”,这是普世人都已经陷入的现实光景(原罪,罪根)。我们不能将这句话范围化,认为某些人糟透了,某些人还可以;或某些人真该死,该受刑罚;某些人却对人类有贡献,不值得遭受这么严重的判决。相反的,我们要透过圣经去认识、体会、确认人不义的光景,然后将人带到他对原有堕落的认识,他才能接纳神的恩典。所以,保罗在《罗5:20》说:“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这句话并非说人的罪显多,才算有罪,乃是人生命的本质就有罪,但若不将它显多,人绝对不会看到自己需要救赎。所以,圣经说:律法使人知罪,以此将人带到恩典面前。


1、普世人都在罪恶之下。《3:9》


1
)不信之人最难理解与接受的就是将人的罪普世化。


总的来说,对“全人类都有罪”的反驳者有两个主要论点:①以自己的善恶标准来断定。
比如:有些人能够做到的,我都不能做到,那些人真的伟大!我犯了这样的错,但别人没有犯这样的错,所以,那些人比我好。我们也看到在历史上有少数大公无私的人,忧国忧民,甚至为人类牺牲;或说今生的确也看过有些道德高尚的人,他们有非一般人的思想与欲望,总是存心求他人的益处等。这是有限的人性总喜爱以自己主观的想法和感受为标准来断定、衡量、推测神话语的真实性。②认为“人性本善”,人有能偿还罪的特权与本能。倘若人能对得起良心,立志行善,便能脱离罪的诱惑,行在本为良善道德的基准上。甚至倘若能行,连过去的罪过也能偿还。这也可以说是所有宗教的主要理念,如果我们不认识圣经的话,这可能是全人类最伟大的思想了。对于这两种论点,我们不能说服他们(唯有圣灵能),但我们能提出两个疑点:①
如果对善恶的标准是从自己出发或是会变动的,那就不能成为一个标准了。试问何谓善,何谓义呢?难道对我们各人有益处的就是义吗?倘若一个人能行出别人做不到的善行,那就是善吗?或说那就证明他没有过错吗?要知道,人最终还是要向那绝对的公义者(那掌管人一切心思意念的)交账的;②
倘若“人性本善”,这世界就不会一直有要对付罪的宗教了。为什么宗教越来越多地被制造出来?其实,宗教存在的本身是证明人的本质是有罪的。那不是因为社会的风气带来的,乃是因为人的本生命有罪,所以纵然人以自己相对的良善来影响人向善或以法律来对付罪恶,但不久后又会有罪的因素透过人性进入整个社会。所以,人的行善、忏悔、积德、修行等能除掉罪吗?要做多少才能除罪呢?没有人能证实这点,但我们知道这一切无法解决人本质的问题。
如果没有圣经强调,人不知道‘人性本善’其实是一个最大的谎言!



2
)我们要“知罪”,但知罪的程度(如何知罪)会断定我们对恩典的领会。


如果人不知罪,就不明白为什么人需要救主。确实上,保罗花了很多唇舌来争辩这一点,好叫犹太人或外邦人都能降服于“全人类都有罪”的事实。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一个人的重生必要通过“知罪”这一关。如果我们对自己的罪毫无知觉或是马虎与肤浅的认识,我们怎么能看见与珍惜恩典的价值呢?倘若对自己的不义(切身的罪恶)不理解,人不能来到恩典面前。确实上,人有四种的知罪:①认为人普遍来说多多少少都有罪,而这等罪是行为上的罪。
但人却明不白灵魂的罪,与一切神的良善敌对,也绝不能荣耀神的罪。这样的知罪是最肤浅的;
认为自己曾经犯了伤天害理的罪或是在周围人的道德准则之下非常亏欠的事,但人不明白全人性质的罪。在此,越是要弥补这罪,会无形中犯上更多的罪;③在神学理念上知道人都堕落,本有原罪。虽然理性知道,没有确认到心灵,不会连接到生活。也就是说,人对自己的罪性的意识和恩典的需要没有清楚联结上关系的话,就不能仰望恩典,不能怜悯人。因此,信徒没有趋向过靠着恩典与罪争战的信仰生活。在此,我们也并非强调信徒要留在罪咎感(自我控诉)里,但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罪性的现实,我们会不断认定基督恩典的价值,也产生对这恩典的独有需要;④
认识、确认与意识到自己的罪常在自己面前。只有当我们在基督里对罪有如此坦诚的认识与面对时,我们才能不但不因自己的罪而感到有罪咎感,乃是被促使不断地谦卑依靠主恩,在生命与生活的各层面上都不断地依靠恩典而活。


2、人的罪是生命本质性的问题,不是外在显现的问题。

1)本质的问题是看不见的,但借着真理,透过时间会显露出来。

一般人在读《3:10-18》的内容时,都会认为这不太真实。因为按着人的观察,这世人不尽都是罪犯、歹徒、奸徒、凶杀者等。所以,在这里所表达的乃是人完全败坏的教义,实际地说是人本质的问题。什么叫本质?就是眼睛看不到的东西。事实上,本质的东西是不能马上看见的。这就如同一个婴孩生出来看不出有什么性欲或血气,但长大后,当理性与感性发达长成,就自然产生这些了。但这并不是说他的性情里根本没有,乃是本质里已经有,但只是还未显露。再比如说,一个很愚笨的人与一个很聪明的猴子看起来相差不远,但猴子无论怎样聪明绝对生不出一个有良心、有灵性的人,再聪明的牲畜生出来的只是牲畜。但再野蛮、愚昧的人也能生出一个有人的性情,能以明白追寻属灵事物的人,这是因为人的本质里已经存有那要素了,这里,在科学叫基因,但圣经讲的是灵魂。所以,当亚当与夏娃犯罪之后,他们不但是犯了一项罪,而是他们的生命已经与罪结合起来了,罪的影响与辖制已经在他们生命的本质里运行了。因此,纵然他们刚犯罪后只是显出对神的逃避或是对彼此的责怪,但“罪根”已经在他们里面形成,已经有犯各种罪的潜能的存在了。在此,当我们对自己,也对全人类有了这等认识之后,我们看人的问题就会追根究底,明白唯有因信基督所带来的新性情(重生)才能解决人一切的问题。我们要谨慎不要单以“有些人的问题是家庭、社会、贫穷等造成的”来判断人的问题,以此给他们找寻答案。这样的话,我们很快又会追寻另一种“不是答案的答案”,快速走向人本主义。



2
)对罪全面的认识《3:10-18》。


① 罪是否认神的主权:在《3:10-12》,保罗说到“没有义人”与“没有明白与寻求神”的绝对关系。在这里,圣经指出“不义”的定义,就是离开神,否认神的主权。罪的本质就是不敬畏神,也不知怎么敬畏
祂。人的被造是本为有灵的活人,在理智上认识祂,在心里与祂交通,在情感上追寻祂,在意志上是荣耀祂。但罪使人反叛神,要拥有自己的主权,甚至要夺取那本属于神的荣耀。因此,堕落之人的灵魂都一律会向神说:“我要自主,我知道什么是对自己好,我能得取我的幸福”,这本是受引诱吃了善恶果的始祖里头的话,也是今日所有不虔不义之人的灵魂向神宣明的话。



罪是渗透性的:罪是影响我们全人的素质,从我们的灵魂到我们身体的每一个器官,一概全部受到影响。的确,罪影响了我们的心思、情感、欲望、良知、意志等,所以人不能达到对神的正确认识:人的心思不能寻求神,人的情感不能喜爱永恒的事;人污秽的良知无法感觉从神而来的警戒;人受罪影响的意志是没有完全的自由的,乃是在罪的支配之下运行。因此,人的知觉与器官无法在神创造的定律下荣耀神。在《3:13-17》列出人的不同器官:“喉咙、舌头、嘴唇、满口、脚”,人不是用这些来荣耀神与造就生命,乃是用来自我取利与破坏生命。但这里要强调的是人性犯罪的范围,不是犯罪的程度。确实上,每一个人在犯罪的程度上都有不同(例如:有些骂人,有些陷害人,有些杀人),但在犯罪的范围来看,我们人都有这样的本质性的问题,或说若我们在适当的情况、条件或拥有充足的时间,我们都会犯上这样的罪,这是因为我们的人性都受到了罪的弯曲和污染。


③ 罪的普世性:在《v10-12》有四次“没有”出现,两次“连一个”出现。在这里,圣经特别地强调一个绝对的事实,就是这世界出现的最好、最高贵、最有学问、最慈善、最伟大的宗教家、哲学家、思想家或是什么人都好,从来没有一个人(除了道成肉身的主耶稣以外)能经得起律法的考验。这不仅是以良心为律法的外邦人的光景,也是拥有摩西律法的犹太人的光景,他们都亏欠了神的荣耀。当神透过历史来显示人的心思意念,或是给予一个人足够的存活时间,我们会看见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行为或是人领悟出的善意、道德、宗教观念能满足神律法的要求。

3、在真理的启示与辩证之下,人无法再否认罪《3:19-20》。

1)神要塞住各人的口,使普世人都伏在神的审判之下。

保罗写了将近三章的内容来辨明这事,用意是要人在神面前完全承认自己的罪,也心服口服地承认神的审判是公正的。在此,人也都会放下自己里头的自义与自恃之心,无法再夸耀自己任何的条件。不管是蒙受律法的犹太人,或是按着良心来判定自己的外邦人,他们①
当承认自己没有办法达到律法或自己良心的要求;②
当明白是因为他们生命本质的问题,就是罪根。他们必需承认自己生来就是道德堕落的人类,绝不能达到神良善的水准;③
当清楚自己灵魂与身体都被罪渗透,因此不得不透过基督的替代才能得以还清罪债,靠着基督的恩典才得以称义;④
既是罪人蒙恩,就在众人当中没有什么可夸的,唯有以恩典相待,在彼此相爱中常以为亏欠。



2
总而言之,律法的功用本是叫人知罪,从这里开始人才能享受恩典所带来的丰盛的信仰人生。

在此,我们要承认律法是本为善的。律法本没有瑕疵,是显示神的公义的。但对于无法达到律法要求的人类来说,律法不能使他们称义,但其功用乃是揭发他们,定他们的罪。对于没有律法的外邦人,他们的良心也扮演了一样的功用,唯独是指控他们,使他们知罪。确实上,当讲到这里,有几样深奥的心灵功课是我们要反复确认与操练的:①
我们透过福音所认识的那位上帝是否是在万有里我都能看见呢?祂是否是我在凡事上与每时每刻寻求依靠的对象呢?或者,祂只不过是我在信仰表现比较虔诚时才看见的对象呢?我的信仰是叫我向往多听见圣灵的声音而活呢,还是满足于平安无事的生活?②
我们的良心被福音的真理洗净之后,是否在思念里常互相较量,最后透过真理能确定主给我们的声音呢?③ “普世人都在罪恶之下”对我来说真是这么真实吗?若不是,我要如何开始有根有基地确认?若是,我要如何从中得着向他们传福音的信息呢?④在信仰生活中我们难免会有软弱过犯,那我是因知罪而向主怀着越来越谦卑顺服之心呢,还是因知罪而越来越感到罪咎无能呢?其实,真知罪的人才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