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06-29 06:34:43
文章类别:罗马书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f7ab30102w201.html


2015.6.28

主日信息

神的忿怒显明在人的败坏中


《罗1:18-32》

序论:当我们看见这世界的败坏与堕落时,我们只会叹息说:“这世界为什么越来越败坏”?这败坏是从哪里来的?是否是受现今时代的趋势、西方国家、或者哪一个时代思想的影响呢?很多的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心里学家、哲学家一直都在思想着这些问题,但却实在没有答案。这样的败坏一直渐进性地发展着到现在,甚至到了一个地步,过去曾经人认为是败坏的事,现在却逐渐都被人接纳、认可了。比如:婚前性行为、婚外情、同性恋、离婚,以前人们是不能接纳的,但现在人们认为是人很自由的感情、欢爱;炒股票不是投机行为、赌博了,乃成为一门赚钱技术;堕胎是家庭生育计划等等。这是人的心里问题、思想问题、社会问题、政策问题还是政治问题?人们都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思想家、哲学家、社会学家怎样研究分析,他们也只是分析现象,根本不知道问题的本质在哪里?唯有圣经告诉我们,这些事情(问题)的发生与神的忿怒有关,这是神从天上所显明的忿怒。如同挪亚时代,人随己意嫁娶(与不认识神的人同化),带来地上不信神的伟人(势力)掌权,以致到了已经没有认识与敬拜神的义人存在了,最后带来挪亚洪水的审判。其实,今天一样的属灵光景正在进行,使神的忿怒显明。但是,在拒绝神而发展人的文明之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陷入离神的光景有多远,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离神的忿怒有多近。事实上,神的忿怒是实在的,那是从“天上”来的,先是显明在人对神的心,当人对神的心越来越远,之后显明在人的性情、关系、行为,最后一同聚集不信之人来形成敌对神,敌对真理的势力。在这当中,最恐怖可怕的就是神“任凭”他们,一直让他们走到堕落的极限,以致遭受自食其果的败亡。确实上,神的忿怒不单是将来(审判)那日才成就,乃是今日天天在神所任凭之人的败坏与腐化里显明出来的。今天有许多人已经在无意识中承受这些忿怒,却因无知而继续倍增性的腐败。对有些人来说,他们觉得能够活着就是幸福了但对有些人来说,如果他们活着看不到神,心里没有平安;对有些人来说,他们觉得“人定胜天,我行我素就是自由”;但对有些人来说,如果他们得不到神的感动,随己意而行,心里会有惧怕,他们的良心会受谴责。其差异就来自人有否借着真理真认知与看明神的忿怒。对于没有因信称义的人,他一方面是自义自救,定出准则;另一方面他自己做主而不能控制性情。他们的生命逐渐腐化,越来越糟糕。他们越发随己意,偏行己路,他们随便贪、随便爱、随便偷,犯一个罪,随即犯十个罪,再犯一百个罪,甚至到一定程度,他们却说“我没有罪,这是人的需要,是人很自然的反应”。慢慢地,他将自己的恶行逐渐合理化。这样,渐渐地,当某一时代过去之后,人曾经认为败坏的已经不再是败坏的,人已接受了人败坏的恶事是正常(自然)的,然后这种势力就会强大(同化的势力逐渐扩大)起来。但是,对于一个透过本于信,以至于信的人,他进入了神的义之后,他的信唤醒了他沉睡的良心使他知罪而遵从神的真理。他无法再掩面不看自己的罪,也无法再以自主的意念而活。他开始对创造宇宙万有的主的存在有了知觉,而且敬畏祂的存在。敬畏的结果,他发现他的心思意念,心肠肺腑,言行举止都要活在祂的面前,寻求祂的指引才得享平安。他若是看不见神,听不见神,随己意而活的话,心里反而是感觉到不安和担忧的。基于这点,他对人的罪根、罪性与罪的繁殖是带有很清晰的认识与知觉的。第一,他不会单单因时代的变化(体贴自我)而妥协真理的教义,反而会意识到神的忿怒的临在与加增;第二,他不会只因这时代的败坏而轻视堕落的人,或是与他们隔离,他乃是会被激动更是将救人灵魂的福音传扬,使他们能以逃脱神的忿怒。今天很多教会的教义是一直在道理上分析人的败坏,却不能让他们感触到神的忿怒,而意识到神的存在。或者有些只因人的腐败与堕落唉哼,却无法被激动给予福音的答案,拯救罪人。今天,我们要从这些方面明白主的心肠。

1、认识神的忿怒。

1)神的忿怒是神的善向恶的对立,也是罪存在的自然结果

神的忿怒不是一种人带有罪性或血气的发怒,也不是一种因果报应的宇宙性能力。神的忿怒的存在是因为在整个宇宙万有背后确确实实有一个有位格的圣者,祂本为善,是有理智、情感、意志的存在者。因祂的存在,万有被创造,也在祂的善意里运行。神造人的本意是藉着人的生命彰显祂的荣耀,人能够反射祂的荣耀。但当人犯罪堕落后,万有都一同叹息、劳苦《罗8:22》。因祂的存在,罪自然受审判,也将进入永远的地狱(所以,永不能悔改的堕落天使是已经受审判了);因祂的存在,罪恶是自然受到敌意(所以,恨恶罪恶的性情与意志是赐予那些信祂之人)。所以,在有罪的地方,人的心灵、作为、关系、时光、环境等,已经有神的忿怒存在了。换句话说,我们不一定要等到某些灾秧临到,比如:飞机、船失事、地震等等,才意识到神的忿怒,这本是人的心灵所能意识到的。其实,当人的心思意念、意志与神的善(公义)敌对的时候,这已经是神的忿怒的临到了,所以,当人跟神的真理敌对时,人的心里绝对没有真正的平安。另外,我们也要知道:神忿怒的相反不是爱,因为神是在爱中彰显祂的忿怒的。神的忿怒乃是在神与世人的道德冲突中,人保持中立的态度,甚至按人意来接纳与妥协罪恶。其实,这乃是人对上帝最大的抵挡了!(比如,挪亚时代)

2)神向人的启示及人向神的反应所带来的结果《1:20-21,28》。

一般启示:① 为所有世人设立的;②
隐藏在自然界,在自然良知里和自然关系中;③ 从创世以来,日日述说,夜夜传扬《诗19:1-2》;④
借着万有带出神的存在与荣耀。基于这点,人从神所造的万有万物中都能知道神的存在。但在这里所讲的“知道”必有程度上的差别。人是能知道有关神的知识,甚至是能认识到神的能力、神性、荣耀,但是绝对不能认识到神借着基督所显明的救恩。所以受一般启示所给予的知识不能叫人得救,无论是地上多伟大的宗教家与哲学家都不能,但却足以定他们的罪,因为他们所行的违背了他们的所知。他们在灵里虽能意识到神的存在与无限,但他们在这样的背景中故意不认识神《v28》-
不将这神当做生命的至宝,反而是无价值的对象,以至带来神的忿怒。

特殊启示:①
透过基督与圣经作者传达,向世人显示救恩,但只有被拣选之人能明白与接受;② 借着超自然的“道成肉身”显明,不是自然界;③
终极的启示在于基督和圣经,以此来解释整个人类历史与万有的存在;④
救赎就在于基督的恩典,不是人在自我自义中所领受的自救法。所以,在此不是神将良善的世人区分,只将救恩给有些人。乃是神在向世人显明祂的存在与荣耀时,那不虔不义之人拒绝真理。

所以,一般启示定了他们的罪,虽知道有神,却不敬拜祂,反而故意不认识祂;特殊启示显明了他们心灵的刚硬,他们的心被任凭,无法降服于神的救赎。

3)神从天上显明祂的忿怒,证据在于祂的任凭,结果在于人自取灭亡”。

在《1:24,26,28》连续说“神任凭”这可怕的字眼,这其中显明神极大的忿怒。通常,我们谈到神的忿怒时,我们会联想到雷轰、闪电、灾殃、烈火等类的景象。这只是从外界使我们惊吓的忿怒,是触动人的肉感的。但还有一种惊吓更为可怕,这就是这里所说的神“无声无影”的工作,就是“任凭”世人自我为主,自行其是。当上帝如此任凭、不干涉时,人的良知将越是昏暗,以至离神的性情、道德、永能更远,如同《弗4:17-19》所说:“良心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人也因此走向自取灭亡的道路(被罪捆绑,被恶辖制)。事实上,当神放任顽梗的罪人,任凭他们固执地以自我为中心活,以致他们的道德和灵性逐步堕落,这就是神在天上显明的忿怒。由此可言,当我们还受神干涉时,例如:在软弱犯罪中得着良心的控诉,或是在定意要随己意行时受到阻拦时,我们当要感恩,因为这是神还爱我们的证据。再就是当我们看见刚硬之人心中满有不安,或是他们周遭环境都有不如意之事时,我们要知道神还在给予他们得救的机会。因此,哪怕这样的人还是刚硬,我们绝对不要放弃为他们祷告。但对于那拒绝神而做恶,但越发兴旺之人,我们绝对不要心怀不平,因他们已经在审判里了《诗73》。

2、世人在神的忿怒中渐进败坏。

1)人遭受神的忿怒的前因后果《1:21-32》。

事实上,神有始有终地看到人逐渐地堕落:原来(神的忿怒临到否认与阻挡真理之人);
因为(人
将比自己低等低俗的万物来取代神的荣耀);
所以(他们以满足自己虚谎的情欲为主,以此取代神
的存在、道德、永能的真实);
因此(他们的顺性变质腐化,成为逆性);既然(人故意不认识神,就向社会显出抵挡神的道德之心和表现,也勾引人与他们同流合污)。在此已经显示人受到神的忿怒的前因后果,所以人怎么能向神强嘴,说是神使良善的人刚硬?堕落之人本为刚硬,也在神面前显出刚硬之行为。


2)人拜偶像与放纵肉体的情欲有密切的关系《1:21-25》。

其实,人尝试要用各种宗教与道德文化来克制自己的情欲,但是这等克制法都会失败,因为宗教与人的道德不能带来性情的改变,那只是一种发自人堕落性情的优越之心。倘若在本质上没有改变,一切外观或态度的改变只不过是暂时,且会带来更糟糕的结果。《西2:23》说到人的规条(宗教道德)虽有外在的虔诚,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的(改述)。确实上,保罗时代的希腊哲学和文明都含有超迷性或不道德的行为(例如:男神、女神与他们之间的性爱关系)。实际上,这也是希腊文明与人群所接纳的。印度也是另一个例子。在他们高尚的哲学与多神论的信念中,民间许多堕落行为(例如:女人受压制与强暴的风气)没有受到有效力的反对,因此也一样难辞其咎。那么,西方国家也好不了多少,因为在现代西方社会所崇高的财富、名誉、势力、成功,以此取代对神的敬拜,例如:成功神学,积极思想,都是一样愚昧与可责。在此说到神对于拜偶像的审判就是“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确实上,整个以色列与外邦历史都证明拜偶像与放纵情欲的密切关系。因为偶像的背后带有邪灵在人肉体的工作,而人体贴肉体之心导致他制造出偶像(自己的神)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3)人放纵肉体情欲的结果就是叫顺性变为逆性(在此也谈到‘同性之恋’–性方面最腐化的变质)《1:26-27》。

在这里首先要谈到的是一个属灵原理,就是当人继续无止境或猖狂的放纵肉体的情欲时,或是长久在属灵风气非常不健康的环境中生活时,人原本的顺性(自然或合乎天性)会腐化,变为逆性(违背自然)。这等变质不只是在同性恋的事上,乃在所有神给予人的自然天性里都如此。

在这段经文里也谈到有关同性恋的论点。首先,我们不可将同性之恋单单当作是一种自然倾向,因为神既然起初造男造女,祝福他们成为一体来生养众多、遍满地面、管理治理一切,这里头不是单单一个人的倾向或欢爱就罢了。但我们也不能将有这倾向的人看为极其邪恶,因为这背后必定有抵挡真理的灵在动工,这是与灵界所带来的先天和后天性因素都有关联。所以,我们要拯救此人的灵魂,也在主的救赎里让他确信神的爱能将人迁往正确的性倾向。其实,圣经敌对的不是同性恋者,也不是同性恋倾向,乃是人以不虔不义之心将此合理化与正常化。

4)他们故意不认识上帝,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1:28-32》。

他们虽知道上帝…
他们故意不认识神…
纵然不信之人能找出很多借口来指正神的不公正,例如:神没让某人听见福音、神的预定没有给人选择的机会、神在自己的主权中否认人的善行(如同孔子、苏格拉底、释迦摩尼等所行的)。但这经文告诉我们人的普遍邪恶,说到人灵魂的本能虽然知道神与
的存在,但同时在灵里面却向生发理智的糊涂,情感的敌对,意志的刚硬的因素。所以,无论人怎样地以理论或人伦道德向神辩论,他们也不能否认自己灵里对创造主的刚硬。在此,神要的是向的谦卑降服,不是自救。总而言之,他们抵挡的对象就是神,“故意不认识”那自有永有,创始成终的主宰(或说:认为对于神的认识是没有价值),所以神任凭他们的心成为没有价值,就是与神的平安、道德、永恒无关,而这逐渐的结果就是保罗在这里列出的21项恶行。首先:四大类的罪(不义、邪恶、贪婪、恶毒);后来心里充满的罪(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口舌之罪(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自我崇高而淹没良心的罪(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罪性的总结(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神赐给他们的天良知道行这事的都会遭报,但罪总使人失去理智,陷入不能自拔的光景。他们最可憎之处就是要得人的认同,所以不会独自一人行这事,乃会愿意人加入他们。

3、但是,神的忿怒不是终结,乃是要将人带入救赎恩典。

神向人的忿怒绝不能离开神向世人发射的救赎意念,一个父亲向他儿女们展现的忿怒一定是有挽回的用意在其中。当我们谈到人的堕落、败坏,随之而带来的神的忿怒,主要目的是要将人带到悔改的道路上。在这渐进性的堕落犯罪的世界继续存留的每一刻隐藏着神的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这每一刻和每一个气息的存留都包含着神给人悔改得救的机会与恩典。所以,神至高无上的恩典本为神的终极强调。当神的话带有震怒,强调祂的审判与公义,这总是要指向恩典(神荣耀的最高顶点)。这就符合《罗5:20》所说:“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确实上,恩典是神最完美与主观的属性。如果“忿怒”是神憎嫌罪的反应,那么“恩典”便是神向罪人施恩的表现。所以,在心灵里能够领会神的恩典的人不是对神的忿怒无知,乃是因看见神向罪所怀着的忿怒而谦卑悔改,以至才能够领会神无穷的恩典。所以我们对《罗1:18-32》不能单留在神学研究或分析性质。我们在神的恩典中要得着神向人类与罪人的救赎答案。无论是在救恩之门外面或里头之人,主的救赎与释放的恩典是天天存在的。在这世界渐进的堕落时,福音之恩当要显得更宝贵纯洁。所以,我们不能传讲一种叫人只有害怕神却无力转向神的福音,也不能传讲一种只叫人陶醉在恩典的自由而不与罪争战的信息。的确,如果人只有陶醉在一种好像积极的恩典感,但不明白神的忿怒、神的公义有多真实、多彻底,那你对恩典的认识、体会是绝对有限的。一个真认识恩典,也被这恩典保护、有力量跟从神的人是一定经过神的忿怒,理解神的忿怒的真实,他们对神是何等地畏惧。确实上,我们要靠圣灵来寻找神迫切赐予这末后时代的信息,叫主的子民能靠着恩典的力量分别为圣也能拯救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