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06-22 09:17:36
文章类别:罗马书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f7ab30102w1lq.html

2015.6.21
主日信息

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罗1:16-20》


序论: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这大能是什么呢?在整本罗马书的内容中显示的就是重生人灵魂,赐予人永生的能力;是超越所有问题的心里的能力;也是叫人在现实的受限制的情况环境中实际地帮助我们改变的能力。神的拯救当然首先是赐予人灵魂的重生,后是借着内住在人里头的圣灵与他同在,在他一切所遇、所行的事上亲自帮助与引导他。那么,我们如何知道这拯救或帮助已经临到一个人呢?就是当人相信的时候。确实上,信心不是神的大能存在的首要(必要)条件,但却是神的大能临到一个人的明证。在人相信的时候,他发现神的义已临到了他(亚伯拉罕信上帝,这就算为他的义)。当人活在信心的时候,他会在凡事上清楚地听见圣灵的声音,看见神的同在,得见祂的神性和永能。所以,对那信的人来说,不管是犹太人或外邦人,希腊人或化外人,聪明人或愚拙人,他们都会得着一样的神的大能,认识那从神而来的义,与那永恒与万有的创造者联结上关系。这是一切要靠人意制造出来的宗教、靠道德取得自义、以行善自救之人无法进入的属灵境界,也无法明白的关系。这神的义若不是借着信心来得取,一切的守律法、行善做人将会叫人无形中进到自我优越的心境,以至看小另外一个被造的人,也无形中偷取神的荣耀(这也就是目前犹太人与外邦人进到分歧的主要理由)。在另一方面也会因自己的软弱之处无形中进入受控告、隐藏自己的状态,而不是看见神显大的恩典。但对那些借着信心得以进入神的义之人,他心灵的是只有高举那赐下救恩的那位,他所夸耀的是神的义,他看待旁边的人是平等的,对软弱的人更是以慈爱怜悯相待,对万人是带有欠债之心。这种心灵本身就显示了神的义,也就是主耶稣基督在地上时所显明的心灵。事实上,人生命的堕落就是自主自义,得了某些优越的条件之后却不认为也不相信这是从施恩之主而来,以致仍留在不信里。一个信徒经历不到福音的大能的最大因素是自义。在罗马书的背景中,犹太信徒仍存有守律法为义之心,所以不能全然透过信心得享神的义;外邦人虽然明白不需要守旧约之律,却不活在信心所赐予爱神爱人之意。他们两者都在本于信,以至于信的领会上有所欠缺,他们似乎认识了有关福音的观念,却无法彰显出福音的大能,受圣灵引导来拯救、医治、帮助旁边的人。

1保罗宣告说:我不以福音为耻,因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1:16》。

1)“不以福音为耻”的真意何在?

何谓耻辱呢?就是在我们心灵里有一种羞辱、惧怕与退缩的反应。试问:保罗为何不讲:“我以福音为骄傲”,却说“我不以福音为耻”?的确,当我们害怕会有以某事(福音)为耻的可能性存在或者在心里意识到有这样的影响或结果时,我们才会说这样话。所以,主耶稣在地上时告诉门徒不要以祂为耻,保罗也对提摩太有这样的劝勉,也说到阿尼色弗不以他的锁链为耻。这些都事先告诉我们在跟从主、传扬主的过程中必定有与耻辱之心争战的试探存在。事实上,一个十字架的道路必有面对羞辱的途径,所以《希12:2》说到主耶稣:“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的苦难”。试问为何如此呢?十字架不是我们的荣耀吗?没错,但我们必需通过那羞辱的途径,才能进入那荣耀,以至夸耀与活出那荣耀。

2)为何会因福音为耻?


因为信念不同。福音显明唯独神透过十字架带来拯救,而这拯救临到那相信之人。但不信之人却相信自义与自救。福音是叫人看见自己彻底的罪和无能,明白自己无法自救,所以只能降服在基督面前。但那自义与依靠自救法之人却是在心灵藐视这样的道理,认为这样十字架的信息是愚拙,甚至视为绊脚石。


因为性情不同。福音的性质是与肉体的趋向背道而行的,福音是叫人彻底否认自己而将自己的主权完全交出来,以至使人心甘乐意地撇弃一切跟从主。所以凡领受了这恩典之人越来越愿意
凡事都寻求主、祷告信靠主。但我们不信主的家人会讥笑我们,给我们轻视的眼光。因为世人是要放纵肉体的,性情里没有神,不管神的旨意,自己开心就好(自己舒服、有的玩、有钱、平安无事)。并不是说平安无事不好,但没有神,我要怎样就怎样,这是肉体,随己意行,世人的性情。因此,对那撇弃一切跟从主的道理总是看为愚昧,甚至视为有冒犯之处。

另外,在我们跟从事奉主的道路上,我们是不断地与自己的老我(随从己意的趋向)争战。在这当中,我们也会面对那时常在灵里恋慕我们的罪与那趁机会控告我们,使我们羞耻的恶者。所以,在我们跟从主,为主作见证时,马上会面对人里头的不信。当我们意识到人里头不信的性情与眼目时,那受耻辱、怕被视为愚昧,叫我们胆怯畏缩的试探就会向我们迎面而来。的确,这些羞耻的因素是实实在在的。所以,如果在跟从事奉主的道路上没有这羞耻所带来的试探与难处,怎么证实我们所传的是十字架福音呢?我们又如何能真实得见十字架的荣耀呢?

3)如何才能不以福音为耻呢?

我们如何透过福音得胜这羞耻的试探呢?因为有这羞耻的试探存在,所以保罗在传福音时常存着那“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的心《林前2:3》;他时常“恐惧战兢”地做成他得救的功夫

走成圣之路《腓2:12》。这并不是说保罗带着惧惧怕怕的心跟从主,他乃是很谨慎,无时无刻要听从依靠主来过他的信仰生活。在这过程中,虽然他在传道中被人耻笑与藐视,但他心里仍旧能安置在“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这事实上。特别,他不但经历了重生得救、罪得赦免,也在恐惧战兢地跟从主当中亲身经历许多圣灵的帮助与扶持,然后也看见主将他的生命渐渐带进新的族群,拯救释放许多主的子民。另外,他也确定了这福音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在传扬这福音中,无论看见有怎样条件背景的人,一旦信了这福音,那圣灵所带来的生命变化同样的临到他们。因此他无羞耻地宣告无论怎样的人,只要信了福音,都能在生命里经历和享受一样的福音的大能。

2、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1:17》。

1)何谓神的义?

在整个教会历史中,对“神的义”有很多的谈论。但我们从以下三方面来解释:①
神的属性或特性。公义本为神的品格,也是他创造运行万有的原理。这义就显明在基督的十字架,因为按着神的公义,必定要付上罪的代价;②
神主权性的救赎作为。神按自己的意思发明了救恩(十字架),显出
祂是公义的神,也是救主。所以,神的义不但是像一个公义的法官毫不留情地惩罚罪人,而且也包含了拯救的性质;③
神赐予信祂之人的义。这里所讲的就是我们这信祂之人所得的是基督赐给我们的义。所以,圣经说:我们(这罪人)借着基督就白白的称义。神不但自己是公义的,祂也将自己的义赐给我们,以至叫我们这信祂之人能与祂一样,借着基督成为祂的义,也拥有喜爱祂的公义的性情。这如同:“亚伯拉罕信上帝,这就算为他的义”。《创15:6》。简单说,祂赐给我们称义的地位,如同王赐给王子一样的尊荣地位。

2)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直译:出乎信而进入信)。

这句话的意思是:①
信的来源:是从那施予者临到我们这领受者。换句话说,这信能临到我们是神的信实在先,之后我们才能回应神。所以,在此没有人能夸耀自己能信或选择信,这一切都来自那施恩者的信实;②
信心的传递
这信运行在信徒心里,使他信了基督之后不得已要传福音。如同使徒保罗信了,继续在心中被催逼要将福音传递到各地各城各乡;③
信心的成长。当一个初信的信徒重生得救的时刻,他是以那芥菜种的信心得见了主的荣光。当他继续以信心面对与寻求那心灵的主而活时,他的信心将从一个层次被带入另一个层次(越来越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林后3:18》。这如同保罗初信之时恍然大悟,之后开始在大马士革传福音,后来在逼迫当中也传,到最后甚至为了福音的缘故选择苦难的道路。所以,一个靠信心而活之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我们也要继续挑战我们的信心,挖掘我们的潜能,继续活在信心的道路中,或者我们的生命有可能到达保罗的地步。

3“义人必因信得生”的真意。

在这里保罗引用《哈2:4》的经文,其背景讲到神兴起残暴的巴比伦人来刑罚以色列,先知哈巴谷提出抗议,质问神怎能用恶人来施行刑罚呢?神回答他说至高之大的巴比伦必衰亡,正义的以色列人必因信得生。在这里所讲的信心是对神的敬畏与谦卑依靠之心,“得生”
是指那信靠神之人必然存活(不死),而这存活也带有永恒的真实性。确实,保罗在这里重点讲的也是“罪人要因信称义”的意思(就如加拉太书应用这段经文时原是讲说人是因信而不是因律法称义)。另外,在此我们也不能忽略其中有“生命生活的延伸”的意思,就是说当人信了基督之后,不但是能存活(称义),并且他不再按肉体活,乃以信心生活,将这荣美的基督生命延伸。因此他继续靠信心随从肉眼看不见的主,为
作美好的见证。

3、惟有信心能叫人看见神的永能和神性,人的堕落却叫人只凭着肉眼所见《1:18-20》。

1自从造天地以来,神是继续向人的心灵显明。

在所有的被造物里面,唯有人是被造为有灵的活人。所以,唯有人是能看见神,听见神,与神交通的。在神一切的创造里面已经有自然启示,人借着大自然应该知道这位神的全能与无限,人借着人际关系与亲情应该知道上帝是爱的源头,人行善之后应该受感应知道自己的善行仍有不足,但也同时因那满足喜乐意识到必有那道德的源头,而这源头就是赏赐人的善意善行的那位。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看见,当人看见大自然的无限时反而当做是偶然的(宁可相信有限的科学原理,也不相信有创造者);在与人的亲情与爱情的陶醉中只满足于人的情意,不认定,不需要,也不寻找神的爱;在行善后感到自满,自我为义,甚至相信能自救(因此制造出许多宗教来掩盖自己的不足),却不归荣耀给那公义圣洁的源头,也不将自己的功德看为是施予者给他的恩典。在这种种人的表现和反应中,显示出人的骄傲之心与高举自我之心,因此这就足以定了人的罪。

2因人的不虔不义,阻挡真理,以至神的忿怒临到人身上。

当圣经讲到神的主权时,不虔不义之人总会说:“神很霸道,祂似乎断定一切,难道不给我们自由的意志和选择吗?”事实上,神在祂的主权里的确将自由意志给人,叫人借他的自由意志寻求神,察验祂的美意跟从,好与祂同得荣耀。但是,当圣经又讲到人的责任,强调人需要回应神的恩典时,不虔不义之人又会说:“神不感动我,我怎能信?谁能抗拒祂的旨意呢?怎能将责任归到我身上呢?”但事实上,神将救恩向世人显明,不愿有一人沉沦,愿人人都悔改。所以,不虔不义之人在面对真理时,总是有理由,不是藐视神的救恩,就是推卸自己的责任,这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寻求与归降真理之心。因此在《赛6:9-10》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这句话不是说神使人刚硬,乃是说到人那阻挡藐视真理之心无法明白而信从真理。

3)神的事情(永能和神性)是唯有借着信(福音真理)之心才能得见的。

神的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义人必因信得生。这告诉我们福音所显明的义不是一种交换性质(就如人给神信心,神给人称义)。福音的义乃是叫人能借着信心得见那创造万有,也运行在万有的神。所以,一个因信称义之人的心灵是立时活起来,在万有中能看见神,听见神。纵然他刚开始看得不是这么透彻清晰,但他的属灵眼睛已经向这位上帝打开,他是借着信心迎接这位上帝,也继续寻找祂的美意而活。这种人是用心灵服侍神,透过自己接触的万事来与祂交通,以至继续增长自己对这位上帝的认识。这就是信心的结果了—能看得见神,听见神。纵然刚信主时还有所模糊,但是当他越来越多认识神的话,这活泼有功效的神的话便会透过万事向他显明。这样的基督信仰就是“因信称义,因信而活”的信仰了。所以,福音的大能是相信而从罪得拯救,相信而在万有中看见神,相信而在凡事上继续得蒙神的帮助,相信而继续将福音传扬,直到地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