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0-02-26 23:14:44
文章类别:默认分类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f7ab30100hn6y.html


入学两年后,神赐给我第一个得救的灵魂,就是阿飞。从入学起,我就感觉到他是主所拣选的人。虽然那时他是班长、入党积极分子,对福音也很反感,主却感动我,一直没有放弃为他祷告。我每周都邀请他去聚会。一开始,他还推托说有事,后来直接对我说:百加,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也别再和我说这些事了。我有点伤心,却不致失望。有一天晚上,我和他一起看了福音光盘。周六,晚上11点多,他给我打电话,问我第二天是否可以带他去聚会。我拿着电话愣在那里半分钟,又赶快说好。
第二天带他去聚会,他听到彼得老师坐在他旁边为他所做的祷告,心里非常感动。当天他就做了决志祷告,接受了耶稣。我哭了。他受洗的时候,我也哭了,是感恩与欢乐的泪。阿飞信主后,信心成长得又快又坚定。因为党员必须是无神论者,所以他毅然放弃了入党的名额。结果在系里、在学校,引起很大的风波。学校把他叫去谈话,他却没有动摇。有的老师还在低年级的课堂上讲这件事,说:你们的一个师兄,本来是党的重点培养人物,却被坏人引诱,信了教,走上了邪路。你们千万不要信什么教。这样一来,福音倒传开了。
阿飞带飞雪去教会,飞雪就做了决志祷告。不过他当时还不太明白,做完之后还问带领人:刚才都是你编的吗?主亲自带领他,给他智慧理解圣经。他的信心虽经历很多波折,却终于扎根牢固,成为神宝贵的器皿。


接下来,婷婷与玲也接受了主。婷婷是阿飞传的福音,一传就信了。那天我们为她祝福,愿神使她像天使一样,给别人带来祝福和安慰。神后来的确如此使用她。

玲是我同班同学,我从一入学就给她传福音,大一圣诞节晚会上站起来决志的就是她。她是个好姑娘,心地单纯、善良、柔软、美好,一切女子的美德都集中在她身上。可是三年以来,每次邀请她去教会,她都说不敢,觉得自己不配。然而大三的一个主日,她去了,在《有一件礼物》的歌声中,流着泪接受了耶稣。顺便插一句,毕业离校收拾东西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当年为全班同学祷告的名单。每学期阿飞都是第一个,玲是第二个。我自己都忘记了,但神没有。

随后,福音在学校遍地开花。小馨,在抵挡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流泪接受了主。我大学里最亲密的朋友雨,经过三年的抵挡与对教会的偏见,终于归向了神——我很多次给她传福音时,都又气又伤心得快哭了,可主的怜悯与大能却最终得着了她。她后来成了一个忠心、勇敢的使女。
我的男朋友易君,虽然不是在我们教会信主受洗,但也委身我们教会,渐渐成长为一个领袖。我们两个开始在教会中同心服事神。再后来,好多学生相继接受了耶稣。我们经常一起坐公交车去聚会,一上车就是呼呼啦啦一、二十人,大家的心都充满欢乐。
神真的听祷告!当我毕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系、所有的年级,都有了基督徒。我们也果真在长廊、凉亭、草地上,唱歌、查经、传福音。不仅如此,学校中已经形成了基督教的氛围,学生们开始关注信仰,开始产生兴趣,开始公开谈论,开始试着了解……
我问过在校园里卖书的书贩子,他说每天都能卖出去好几本圣经。
那个春天,我走在校园里,看到小草从地里长出来,我忍不住大声地赞美主:主啊,没人能阻挡春天来到,你在这里的复兴也无人能阻挡。春天来了,小草怎能不绿呢?


在后来的几次大学生营会当中,我发现,我们学校的基督徒,与北京其它高校的基督徒有所不同。由于在我们学校信主的学生,都会承受一些政治方面的压力,因此他们的信心,扎根得更深,忍受压力和逼迫的能力更强,更敢于为主付代价。我为我们学校这种特殊的环境向主感恩。祂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随着信主的学生越来越多,学生们从原来的聚会点分了出来,单独成立了学生聚会点,我们为它起名叫葡萄园。葡萄园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一个房间坐不下,就坐两个房间。然而就在这时,一件伤痛的事发生了:彼得老师不再继续牧养我们了!
彼得老师走后,葡萄园经历了很大的波折。聚会的人数开始减少,有时甚至坐不满一间屋子。所有的同工,不约而同地软弱。同工之间不同心,彼此指责。很多人不太接纳新来的牧师,信心渐入低谷。很多新朋友不再来聚会了。眼看着葡萄园要荒凉了,我们的心极其痛苦。

一个主日,我们十一、二个同工,在聚会后开会。开着开着,就变成了诉苦会,之后又变成了指责会。最后,易君说:
我们不要再抱怨了,不要再互相指责了,我们拉起手,跪下来一起祷告吧!当我们跪在主的面前,开始祷告的时候,每个人都失声痛哭。我们一起伏在地上认罪悔改,承认自己的软弱,又为葡萄园竭力哀求。所有的人都痛哭,放声祷告呼求,求主怜悯我们,复兴我们。从那时起,神把合一的灵放在我们当中,也开始重新复兴葡萄园。
自那以后,葡萄园渐渐由一个吃奶的孩子,长成一个自己吃干粮的少年;由比较散漫的、依赖牧者的团契,逐渐转变为管理规范、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主要由同工负责的团契;由以周日听讲道为主要成长动力,转变为个人灵修、小组查经、高校祷告会为成长动力。随着团契的健全,聚会的人数多起来,于是分成上、下午两个聚会点,就是葡一和葡二。后来葡二的人数又多到坐不下,又分成了葡二和葡三。
虽然每次分离,对我来说都极其痛苦。尤其是与玲、雨、飞雪、阿飞分开,我和同工们都觉得非常痛苦,非常舍不得。但因盼望前面的喜乐和更大的禾场,就暂时压抑住个人的情感,投入到新的服事中去。主也大大地赐福我们。现在葡萄园已经有一百多人了,学生们来自北京各个高校。相信主会加倍地赐福给祂的葡萄园,成为整个北京的祝福。


2005
9月份,我决定考易君所在大学的研究生,我想和易君一起在那个学校传福音。离考试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我才开始正式准备,而要考的这个学校却是北京最著名的学府,别人都觉得我不太可能考上。而且我在整个考研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聚会,整个周日只事奉主。教会里的服事也没有停止。又正好赶上圣诞节期,服事很多,我也从不推托。另外,每天我在自习室,第一件事就是读一个小时以上的圣经。大量的心思还放在传福音上。与我同期考研的人,都以为我疯了,变成了宗教狂热分子。可我心里知道,不管眼前的事多么重要,在生命的优先次序中,神始终是第一位。
有一天,一个同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若能考上这个大学就真是奇怪了。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些沮丧。回到自习室,按照读经顺序正好读到《尼赫迈亚记》,以色列人要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外邦人嘲笑他们:这些软弱的犹大人做什么呢﹖要保护自己吗﹖要献祭吗﹖要一日成功吗﹖……他们所修造的石墙,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然而百姓依靠神专心做工,52天就完成了整个工程。
我急忙拿出日历,算了一下,从当天到考研,除去所有主日,正好是52天。我得到很大的鼓励!随后,我又翻到《撒迦利亚书》,又看到一句经文: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我的心立刻被感恩与喜乐充满。



考研的当天,临出发前,我仍然翻开圣经看了一眼,《以赛亚书》33章的经文跃然纸上:你一生一世必得安稳,有丰盛的救恩并智能和知识,你以敬畏耶和华为至宝。我高兴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主如此爱我,我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两天的考试很顺利,尤其是考到电影史那天。在考试之前,我开玩笑地说,若是考伯格曼(世界著名电影大师)和中国电影50就好了。因为伯格曼是我本科研究的题目,就是闭着眼睛,我都能答满分,而中国电影的前50年,又是我最有感情、也准备得最充分的部分。


试卷一发下来,我就惊呆了,正好考这两个题目。结果我这一门课就打了
136分,遥遥领先很多人。考试成绩出来后,我是专业第二名。本以为我报考的这个专业要招四个研究生,去交复试数据时才知道,只招两个,是从前三名中选两个。我一下子慌了手脚。因为我的初试成绩和第三名只差一分,几乎不占优势,所以我被淘汰的可能性还非常大。


那时我的妈妈心急如焚,说要来北京帮我找人、送礼。我的心里也很慌乱。然而神再次通过经文安慰我:
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人;依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这句话立刻让我既羞愧又感恩。我跪在地上祷告说:主啊,万事不都在你的掌管之中吗?有你帮助我,我还需要寻求人的帮助吗?祷告之后,我的心里满有安宁。


复试进行得很顺利,我们前三名竟然全被录取了。当我得到录取的通知,我心里极其欢喜。不是因为自己成了著名学府的研究生,而是看到神如此宠爱我、抬举我,也愿意使用我。我知道,论努力,大家都比我更努力;论聪明,比我聪明的人比比皆是;论能力,比我有能耐的人有好多
……然而神不喜欢马的力大,不喜爱人的腿快,却喜爱那敬畏祂和盼望祂慈爱的人。
十一

上了研究生后,我继续在同学当中传福音,并根据新学校的情况,不断做出调整:
第一,我在以前的学校中,传福音的方式是努力带人去教会,让他们通过听牧师讲道而信。现在,我越来越多地使用个人布道,一对一地传福音。
第二,以前,我最关注福音的广传。现在,神把另一个更强烈的负担放在我心上,就是建造教会,持守真道,使教会在圣经真理上扎根。
第三,我以往的福音事工非常关注人数,但现在我更迫切地寻找忠心的人、愿意为主付代价的人。找到一个,就投入大量的爱与精力,通过查经小组,训练他或她成为主的精兵。
第四,过去我习惯了单打独斗,但如今我和所有同工一起努力,建造一个大有能力且合一的同工团队,以彼此相爱的事奉来建造教会。
第五,过去我在事奉中时常抛头露面,做带领者。但现在我是易君的帮助者和守望者,从人前的服事中退出来,主要进行带领查经、接待新朋友、关怀、劝勉等方面的服事。
第六,我以前非常努力为主做工,参与各样服事,却忽略了操练自己、预备自己成为合乎主用的器皿。但现在我开始操练作主的门徒,每天520起床,灵修祷告,背诵经文,亲近主,也操练节制和敬虔。虽然有时仍旧懒惰,却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了。

主如今更加赐福我们,让我们的事奉的果效越来越大。在三年前我已经把自己奉献给了主,不管怎样,我一生一世都要跟随主,服事主,与祂同行。祂实在爱我,我也真是爱祂。

作者现在北京某大学读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