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9.22   主日信息 以弗所书-8

基督的宝血使以色列与外邦成为一家

《弗2:11-18》

 

人犯罪堕落后,离开了那一位父,一位主,都生长于堕落的根,本为自我,这根也造成人与人之间的一道隔墙。事实上,当两人来自不同的背景、条件,拥有不同信念,隔膜的灵是自然会在其中动工。在一个社会里,我们常常看见人的贫富之差、地位之差、种族宗教的不同、学历的差异、理念的差异等都带来人与人之间有隔膜(界限)甚至是彼此厌恶,以致无法相处;在教会里,我们也常会看见不同背景、文化、学历、条件、年龄层的人不那么容易在一起相处;在整体教会界里,我们也看见宗派之间无为的相争等等。尽管民主制度与社会学者都经常提倡人要彼此宽容、和平共处、保持和谐等,但试问单凭人的道德与理念能带来真正的合一吗?即使表面上好像合一,但实际上是压制的忍耐,不是真正的合一和彼此真实的爱。其实,真正的合一是从神来的,因信基督,有同一位主,大家得到一样的思想体系、一样的信念,主的灵在我们心中有绝对的主权,我们都听从祂的时候,这才叫真正的合一。

在以弗所书里,我们看到在以弗所教会里也存在着犹太与外邦信徒的纷争,这都因为两族信徒在背景、风俗、生活方式上有很大的差异。但最主要的是犹太信徒仍然不明白律法的精义,还紧抓着律法的规条。这律法和仪文在许多方面使犹太人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民族,尤其是当他们不认识基督之爱与上帝要拯救万民的心肠,他们守着的律法观念导致他们对外邦人总有歧视与敌意。事实上,犹太人与旧约的以色列人始终留在一个“神民”的观念。当神在旧约禁止以色列人与外邦人来往通婚,甚至将律法给予祂的子民,好与外邦分别,这本不是叫他们因风俗、文化、习惯等不同而敌对外邦,乃是要敌对那不信神、不爱神的人群(生命)。神在旧约将外邦人看为肮脏与污秽是因他们的心不圣洁(不信神的公义慈爱,不受割礼之心),并不在于他们的作风和外貌(例如:生活习惯不干净、样子低俗丑陋、吃某些不洁净的食物等)。在特殊例子中,我们也看见神高举明白律法精义,就是爱神爱人的外邦人,例如:喇合与全家、路得、约伯、乃缦元帅、哥尼流等,这些人都是得救的外邦人,与以色列成为一家。所以,基督的宝血讲明了神的心意,就是神来拯救属于祂的子民,使那按血肉区别是犹太人或外邦人的都得着一个灵,得以来到同一位父面前。

 

  1. 神在整个历史要得着一个以色列国民

1) 外邦人原先在罪中的光景《2:11-13

他们与基督无关。他们全然不认识真理与救赎的启示。

他们在以色列国民之外。他们生来所属的族类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不是因信(神)称义的子民。

他们在神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圣经所讲的每一句应许(被立为万福之源,列邦万民因他们蒙福的应许)与他们无关。

他们活在世上没有指望。他们没有永生的盼望,活着是咒诅,死了要面对永远的死亡(地狱)。

他们是远离神的。他们的风俗、习惯、文化、制造出来的宗教与信念等,不但不靠近神的启示,反而离神更远

主在《约4:22》对撒玛利亚妇人说:“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所以,没有神的启示临到的族类没有办法离开罪的光景与后果。神在整个历史拣选一群子民,在旧约中多数是在以色列,在新约中遍满外邦。

 

2) 虽然救恩是从犹太人而出,但许多犹太人仍不能正确地认识何谓重生得救的根基。

神将完整的律例、典章、法度给予以色列是要向他们显明祂隐藏的救恩,就是人无法自救,唯有透过羔羊的献祭(预表将来的基督)才能得救。神愿意以色列民相信这救恩,而心中被恩感,以至寻求爱神爱人,这本为律法的精义,也是神称旧约以色列民为祂子民的理由(因他们信了亚伯拉罕所信的)。律法的功用乃是让人知罪。所以,并不是按肉体判断亚伯拉罕的后裔是否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罗9:7》,唯有那以信(神)为本的才是他的后裔《加3:7》。但犹太人是继续本末倒置,认为因为他们是神民,所以才有神律法的启示临到他们。其实是因他们能听信神的启示,因律法知罪,领受救恩,才是神民。所以重点是:人把自己的条件放在首位,还是把神的条件(基督)放在首位。在以弗所教会当时的光景,犹太信徒之所以和外邦信徒不合是因为他们还重视自己肉体的条件,高举律法的规条习俗,却不知那是该废去了。

 

3) 最终,神要得着祂拣选的犹太人与外邦人为以色列国民(教会)

神的本意就是要外邦人转向神(认识唯一的得救根基—基督),要犹太人离弃仪文(不对的得救根基—非基督),然后两族人在基督里同归于一。他们两族人被赎就是神的基业,也是神要得的单一、持续、没有中断的“以色列国民”。所以,他们两族人要怎么合一都在于他们现在怎么认识基督为得救称义的根基。在犹太人这方面,他们要明白神已经废去了律法的规条,以凡因信基督而来到基督面前的就为洁净的神民;在外邦人这方面,他们要明白重生得救是因为领受了圣灵《弗1:13》,虽不需要守犹太人的律法,但律法的精义(爱神爱人)却是必须有的。《弗4:30-32》

 

  1. 基督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214-18

1) 犹太信徒紧抓着律法的规条,导致他们与外邦信徒之间有极大的敌意。

犹太人因不明白律法的精义,只抓着律法的规条,造成他们与很多民族起纷争。例如《约18:28》犹太人怕染了污秽,就不愿意进彼拉多的衙门;在《徒10:28》彼得在哥尼流家中说到犹太人和别国人亲近来往,本是不合例的;《约4:9》说到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这种种的观念与态度很容易使犹太人与其他种族的人之间引起冲突、敌意和仇恨。

今天,很多信徒也因种族或家族的关系闹意见,或是因某些传统道德进到无为的争斗。今天我们要确认,我们在基督里是否已经改“姓”了,是属神一家姓“耶”了?还是仍非常关注我们的种族习俗、传统、礼仪,也因此造成无为的纷争?

 

2) 这律法的规条不仅使外邦人与犹太人为敌,也使这两族人与神为敌。

当犹太人一直按着律法的要求而行,到一个地步就会认为这是得救的其中一个的标准(除了基督以外还要加上的条件),这信念本身就是与神为敌了。其实,一切在旧约里显示的律例、规条、形式等,基督本为那精义,祂的公义、慈爱、圣洁都在其中。例如:割礼是代表基督里分别的生命;洗洁净的仪式代表向主存清洁的心;献祭代表与基督同死同活。这一切在基督来了之后,信的人得着圣灵后都不需要了。所以当基督以肉身来到时,拒绝祂的人证明他们也从未领受过旧约律法的精义。信了基督还抓着仪文的人是反而被绊倒,也绊倒他人的。

 

3) 事实上,基督已废掉了律法的规条,使人与神、人与人和睦。

基督的宝血使我们与神和好,叫我们都归入一位父,一位主,得着一个圣灵的感动。因此,两族人不需要再留念或注重原来的背景与条件,反而是都信从神的应许,在凡事受圣灵引导,以传福音为终极目的,这就是真正的和睦了。因为人的背景与条件总有不同,因此会带来冤仇,唯有基督带给人新的关系、所属、应许、目的,以至在祂里面的人都能因此被一个圣灵所感,凡事都得以来到父面前。

 

4) 现在,在基督里和睦的外邦人与犹太人都当将这和平的福音传给远近之人。

当基督使我们众人和睦之后,当晓得这并不是叫我们只满足于和睦共处,和睦的终极目标是传福音。主已经将大使命给予我们,这也是住在我们众人心中的主的最大所愿。所以,信徒的和睦必带来同工,尤其是一同朝向兴旺福音之事。事实上,没有福音的和睦是假的,这本是一种世界的善意,不是基督的善意。圣经释义说:基督给予的和睦是必然激动我们将这和平的福音传给远近的人,使属神的子民归入以色列国民的群体。

 

  1. 检讨:目前我们与在主里肢体们的关系是否合神心意?

1) 我们是否能因一个人的重生得救而看重与善待他?

从这里能检讨我们与人的关系的基础是建立在哪里?是人的条件还是基督?

 

2) 我们是否能接受肢体的爱,也同时接受肢体的诚实话(坦诚的劝告)?

从这里能够检讨我们一直所认为的一主,一信,一洗,一神的关系是浮浅的还是有深度的?我们从肢体领受爱与关怀的同时,是否也能领受诚实的劝勉与责备?

 

3) 如何包容我们肢体的软弱或与我们的不同之处?

从这里能检讨我们对肢体的爱是否局限于自己的底线还是出于基督?

 

4) 我们是否能与喜乐的肢体同乐,与哀哭的肢体同哭?

从这里能检讨我们爱肢体的心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是在口头上还是内心里?

 

5) 我们能否与肢体一同传福音,关心拯救灵魂与牧养群羊之事?

从这里能检讨我们与肢体的爱是否带来繁殖、生养?还是以和气为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