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7.17 主日信息 <罗马书-29>

神主权性的公义与慈爱

《罗9:19-33》

序论:人有几方面一直是在无形中敌对神。其一就是不能接受神拣选的权利,之后就算似乎是接受了但心里仍然怀着一种“神不公平”的意念;不然就是觉得既然神拣选了,人不需有任何责任。试想,从我们人推翻神的主权一直到我们宣布自己没有责任,这不是敌挡神吗?当然,我们被造的人有神的形象,也是有灵的活人,得以能与神交通,所以神许可我们运用我们理性、灵性、感性来与祂交通。必要时,我们的思念也必须进入与神的话较量的光景,如同保罗为他的亲族的刚硬极其忧伤,也捉着神的应许和信实来为他们代求,但较量的结果是我们最终必须被神主权性的公义与慈爱说服。倘若我们一直捉着自己所理解的对“神的公平”的观念,最终我们一定会怀疑神的带领,更糟糕的是我们会领悟出那掺杂人本的神学。试问:为何在救赎的事上我们不能接纳那“神有主权,人也有自由选择”的平衡观念呢?为何人不能说“神展现了祂的救恩,人有自由意志为自己作出选择”?这样听起来不是更加的合理吗?不能!因为要是这个说法成立的话,一,不会有人选择上帝;二,当人不选择上帝而灭亡时,必定又会责怪神说:“既然你是全能的,难道你没有能力使人信吗?”说到底,堕落之人的本性就是既要自己的主权,但又要向神追讨被刑罚的责任,换句话说就是将功劳归给自己,将过错归给神。所以在面对那已经堕落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性时,神没有给人任何选择的权利,神只有按着自己公义与慈爱的属性设计了救恩,然后按自己的意思施行感动与任凭的工作,叫那得救的知道这都是神的怜悯,也叫那被任凭的看见自己的刑罚是应得的。再者,人若是认识自己的罪而谦卑虚己,也必须承认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接受的权利。所以总结来说,神的主权最终要被高举。那有的人说,神为何这么在乎祂的主权呢?我能否接受救恩就好,但不要探讨神的主权的事?不能!因为这宇宙所有的道理都有根源。无论我们思想什么事情,不管是人的存在、或是科学原理、或是人的关系、或是各种事情的发生等,我们都会问到底,若是好事,谁造成的?若是坏事,谁许可的?都会发现我们需要回到根源的问题。被造的灵魂自动会发出这样的疑问,而当人追根究底,一定会被牵引到事情的由来,那就是全善全爱的上帝在祂的主权里所定的事了。倘若我们只接受救恩,不接受神的主权,我们在信仰当中就会因所遇到不合乎我们心意的事而进到对神的疑惑。因此,神不愿意我们只接受救恩,不接受主权,救恩本是神主权性的救赎的彰显,所以,若我们接受了救恩,必要接受神在我们信主之后的主权性的带领,而“接受”本身不是一个认同的概念而已,乃是要实际地“察验、寻找主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然后行在其中,得取其中的益处。

1、在读《9-11章》时,先要与神和祂的主权和好,不要因自己主观的矛盾和软弱而掉入疑惑。

确实上,神性与人性不一样。倘若神(慈爱、公义、智慧)远超越人,神就必须享有无穷的主权。祂向人展示祂的救恩,也同样以拣选和任凭来显示祂的慈爱与公义。同样的,祂今天在带领我们的信仰道路中也有祂绝对的主权。所以,我们蒙爱之人既然不能选择恩典,也不能选择我们的苦难。我们的人生百态,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在我们身上发生,但我们要相信神以祂主权性的公义与慈爱做事。所以,当有不合乎理想的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时,我们活在神的主权面前的人 ① 不需要怀冤说:“神啊,我的生命相对来说没有这么糟糕,为何这样的苦难临到我呢?”因为圣经里有一个约伯,他是何等敬虔的人,却在神的主权中遭受何等的苦难,但最后得着加倍所失去的。② 不需要一直留在控告说:“神啊,是不是我的生命有问题,所以你借此事狠狠教训我呢?”因为我们人本是不完美,有时连我们的过错在哪里自己也不知道,并且我们也无法参透神全然美善的计划。但既然神在祂的主权里许可这事,我们当求主鉴察我们的心思意念,也向我们显明祂的美意。③ 不要向神抗议说:“神啊,若你不向我显明,显示你合理的理由,我就不再跟从你。”因为我们不能接受,不代表神没有解释,乃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心肠与智慧领悟神其中的爱与美意。如同神借着约拿拯救了尼尼微城,但先知约拿暂且无法领会主的心。但我们必要相信,神必透过时间与不同事件会向我们显明我们曾经无法体感的事。④ 不要留在自哀自怜说:“神啊,我就是这么糟糕,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是我自有应得”,因为倘若神能在我们彻底堕落时拯救我们,神岂不能怜悯我们暂且的过犯呢?纵然我们信主后有时仍然会犯有些不可思议的罪(如同大卫君王),但是那已经将我们从地狱拯救出来的主必然透过管教、熬练、责备使我们全然更新,成为合神心意的人。试问,这一切所强调的是什么呢?就是你能否将神的主权视为全然的公义与慈爱,然后以卑微的心接纳与察验神的美意,尽心尽意地顺服神向我们显明的。可能我们今天能知道神的主权,但我们能接纳与顺服神的主权,那才是生命之恩的根源。

2、倘若神有拣选人的主权,为何还指责人呢?有谁能抗拒祂的旨意呢?《9:19-29》

1)神拥有窑匠捏泥的权柄《9:19-21》。

就如窑匠以绝对的权利按自己的意思将一团泥捏出自己合用的器具,艺术家能按自己的意思来使用艺术品,神也有权利按自己的意思拣选与预定属于自己的子民。可能我们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神在此将人视为一团没有灵性的泥土,我们自然的人性总会认为神怎能将我们这有灵性的人与泥土相提并论呢?但在此若我们多思想保罗的用词,就会发现我们这已经堕落(灵死)的人类只不过是一堆尘土。《诗篇103:14》:“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甚至可能我们比尘土更糟糕,因为仗着神给我们的本能来破坏神其他的创造物并自取荣耀。所以,圣经在此要将我们降卑到自己完全没有价值的光景,从那儿使我们明白我们是毫无选择的权利,也毫无良善的条件,以至我们能谦卑地降服在神的主权面前。确实上,我们无法为自己辩护什么,能做的就是唯有向那公义与慈爱的神求怜悯。但是以上的解释也未必是全符合事实,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人也不是没有知觉的一团泥。我们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的,有理智,有道德观念,有属灵层面的存在,是具有本能能够与神交通的的人。因此,我们是应该能与神探讨祂的启示,提出值得较量的观点,也在当中学习祂的思想。在此,神乐意让我们更深更全面的认识祂的属性,使我们正确地明白这位慈爱与公义的真神并非是“创造罪人作刑罚的用途”,乃是有权利“按自己所喜悦的来对待有罪的人”。祂有权干涉与赦免他们,也有权任凭与惩治他们,这是我们被造的人对创造主当有的认识与顺服。

2)神启示祂公义与慈爱的属性《9:22-23,28-29》。

在此,神借着两种器皿来显示祂公义与慈爱的属性:① 对于那预备遭毁灭的器皿。这里说当神要显明祂的忿怒与权能的时候,祂并非主动预备某些人灭亡。反而,神的方法是多多忍耐宽容(任凭)他们,换句话不立时使忿怒临到这些行恶的人,也不叫审判之日立刻临到,但这些将要灭亡的人继续始终不悔改,直到他们罪恶满盈,显明他们是不能悔改之人,是那预备遭毁灭的器皿。在此也告诉我们说,那得救的时机多敞开一刻,那最后倾倒的忿怒更为可怕。所以,神在此用祂的宽容忍耐(慈爱的属性)来显出祂的忿怒(公义的属性);② 对于那预备得荣耀的器皿。这里说当神如此将忿怒显在那预备要灭亡的人时,那并不是因为这些得荣耀的器皿相对之下比预备遭毁灭的器皿比较良善,乃是因为神的怜悯。因此,在这里出现了一个“人无法解释的”神的怜悯。为何神决定怜悯呢?为何有些人能蒙受这怜悯呢?我们只能说,因为“怜悯”本是神的属性。在此,我们会看见神的公义与慈爱的属性在这两种器皿同时进行。

* 在此,我们从《9:29》会看见神又显出祂怜悯的属性,为刚硬的以色列民存留余种,这又显出了祂的慈爱。但是,我们又从《9:28》看见神的公义叫祂的作为不散漫,反而是速速的完结祂所要成就的事。有时我们因我们个人的主观眼光觉得神似乎在带来最后的结局非常散漫,那是因为我们还没体会主的心肠与明白祂的计划。我们当晓得,整个人类历史没有一刻是不必要的。在这短短的6000年,神给每个时代、地区、民族存留了余民,唯有我们跟着神的脚步,进行迅速的传福音工作,才能体会主迅速的作为。要不然,我们只是留在自己暂时性的思虑与今生反复性的事物,所以觉得好像没有意义性的新事。相反的,对那参与福音事工的人会发现目前每一刻都有存在的重要性。

3)神显明了祂全面的救赎计划《9:24-29》。

其实,当神要我们认识与接受祂主权性的旨意时,他不仅是将祂有窑匠的权利与神绝对的属性告诉我们,祂也将祂要拯救人类的全体计划告诉我们。在这点上,神更愿意我们能够与祂产生共鸣。在此,神很明确的说到祂拯救的对象不但是从犹太人中,也从外邦人中。在何西亚书中,神也显示了祂“任凭与怜悯”的做法。一是称那背道而被弃绝的以色列为罗路哈马(不蒙爱),过后又称以色列为罗阿米(非我民),但过后又将他们从被弃绝之处聚集回来,如海沙,不可量不可数《何1:10》。这有三种说法:① 按着字面指着以色列民族讲的,说明他们全民最后会有大悔改;② 按着属灵的意思指着基督和教会讲的,说明基督与借着基督蒙拯救的教会都是蒙爱的,是神永生的儿子;③ 指着将来新耶路撒冷讲的。就是神的子民都被赎那日,那时都被称为蒙爱,永生神的儿子。无论如何,我们从这点知道神是有慈爱、怜悯、不长久责备的神。纵然祂弃绝了那刚硬背道的血统上的以色列,但却借此得着了那群蒙怜悯的子民,或说是在灵里面借着基督重生的人群。所以,我们在此不要执着于神目前会不会恩待血统上的以色列民族,乃是要将关注放在神主权性的怜悯,和祂决定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拯救犹太人与外邦人的大计划。但在此,我们在从《9:29》所告诉我们的话补充一句说:怜悯人的神没有在以色列民族断绝祂的工作。纵然在整个2000年的历史中犹太人继续刚硬不信那已经来的弥赛亚,但神决不让他们像所多玛与蛾摩拉一样。当这两个城邑灭绝的时候,罗得与两个女儿逃脱,但从他们之后所生出来的后代都是敌挡神的民族。所以保罗借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话知道了神继续为以色列民存留余民,使他们在最后会有福音的种子发芽结果。

3、以色列的刚硬与外邦人的蒙恩显示了“十字架的冒犯之处”《罗9:30-33》。

1)那本来不追求义的外邦人反得了义。

这句话一听起来感觉神很不公平,但这句话本是一律的要高举神救赎的主权。救赎的开始本是要将人带到他认知自己什么都不能做来改变他那灭亡的命运,因此他唯有承认自己的罪而信那从神而来的义,便被神称为义。这等人的信带来了圣灵的大能在他心中的运行,以至他一生将一切的功德归给神,也一生以蒙怜悯的心而活。其实,这听起来是这么简单,但却是灵里头还有自我之心的人无法达到的境界。其实,当我们在这一点上进一步的思想时,我们要问自己在接受救恩的事上有否存有任何自己功德的观念呢?倘若我们在此有一丝一毫归功于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在灵里面必然还存有那骄傲的因素,在信仰道路中也必然遇到难以降服于神的主权的途径。但愿我们不要在那纯粹从神而来的福音加添自己人本的意思,以免过后在受圣灵引导中遇到许多无为的拦阻。

2)以色列人追求律法的义反而得不着神的义。

他们为什么得不着神的义呢?问题不是在于他们追求,乃是追求一个达不到的目标。确实上,这世界最亵渎神的一个观念就是自以为能自救的观念。试问倘若人能自救,基督为何还需要死呢?这样,基督的死就成为一种毫无意义的累赘了。事实上,人所制造的宗教都是带有人能自救的信念在里头,这也就显明了人性所设想的解决法都有贬低神的恩典,抬举自己的功德的灵在里头。今天,教会的教义里在救赎这块也带有很多“半恩典,半人意”的救赎学说,这等无形中使人骄傲的学说是我们特特要推翻的。

3)结论就是:基督成为房角石或是绊脚石。

对那信靠基督的人,祂成为了他们的房角石,带给他们生命的根基,并且叫人在上面建造。另一个是使人绊跌的石头,使人一旦要前进就被绊倒。对于那接受救恩的外邦人,基督明显为他们的房角石,是他们生命得救赎与被建造的根基。对那些还要努力守律法来赚取神的义的犹太人来说,基督为他们的绊脚石。其实,看起来人有很多理由导致他不能接受福音,但可能最大的因素还是人里头的自恃自义之心了。所以,总之来说,人得救是神主权性的拣选,人失丧是因为人拒绝神的责任。可能这两者是人的理性无法达到共识的,但Clergyman Charles Simeon这么说:“我以拣选的教义为乐,但是当众使徒劝诫我悔改顺服,显示我共有蒙拣选的恩和行动的自由时,我就要承认我不明白这问题。这就如同在工业革命时,那机器里复杂的齿轮能循不同方向转动,促进共同的目标,神的拣选与人的自由在得救的事上也是一同促进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