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7.31 主日信息

神在每个世代都存留余数<罗马书-31>

《罗11:1-12》

序论:在报福音,传喜信的事情上,我们绝对不能忽略“余剩子民”的大观念,因为是神先在祂的恩典与怜悯中为我们存留余数。事实上,福音若真是拯救人灵魂、改变人命运的佳音,必有那恳切接纳这佳音,而变卖一切来得着里头祝福的人。为此,他们就是那真正活出福音精神,也将福音种子散开的人。确实上,神拯救万民、医治万民、差派万民的工作都是借着余民作的。在以利亚时代(邪恶的亚哈与耶洗别掌权时),神为自己存留七千个没向巴力屈膝的人;在以赛亚时代(当以色列民大多数都悖逆行恶时),神说祂必砍伐栗树,橡树(象征以色列),存留树墩子(余民),借着他们延伸神的工作;在犹大被掳掠到巴比伦时,神借着像耶利米、以西结、但以理、以斯拉、尼希米这些余民继续延伸祂的工作,带来以色列民的恢复。今天,很多信徒认为“余民”这字眼太单独性了,为了大众化融入性精神,所以尽量少提到这字眼。但圣经从开始到末了是一直告诉我们人是那么快的堕落、败坏、冷淡、偏行己路,一群圣洁的子民是不过几十年就出现稗子性的人物,然后他们像面酵那样地影响众民。倘若没有余民的存留与兴起来成为那时代的呼声,那时代的子民就渐渐走向没落而灭绝。所以,我们不能继续盲目的留在安逸中,这反而是一种自欺。纵然我们不能说“一个人不是余民就不得救”,但我们不能否认福音信息的传递是借着余民所带来的。每个时代都有影响一个时代,为时代代祷的义人(像亚伯拉罕),也有被那时代的堕落世俗风气吞灭的义人(像罗得)。前者留下世世代代蒙恩的子民,后者唯有自己侥幸得救,却从他之后遭遇了“属灵的绝种”。今天,有很多人在教会里连自己是否得救都没有确据,他们那没有定见的生命常被风吹动翻腾,只有受这时代的风气潮流摆布。确实上,我们要重新传出有“挑战性的信息”,使这时代的余民兴起来。其实,余民并非是什么特别人物,或是有什么特别恩赐,他们乃是听了福音信息,心里大大的被那纯正的福音真道吸引。他们不是什么狂热分子,乃是真信福音的子民;他们不是要为神做什么大事,乃是带着正直清洁的心跟从主,完成主托付他们的福音使命,因此他们自动会兴起来向这时代作见证,向这时代发出神的声音,叫那时代的人因听见而回转跟从主。总之来说,这世世代代的余民被存留的事情乃都是神的主动(恩典)所成就的事,这是神信实的作为,不是人的主动或热心所成就的事。但对那些今日听见福音之呼声的人(特别在这末后时代即将结束时),这样少数人物的兴起相对来说更是急迫。所以,让我们不要因多数人的刚硬而灰心,乃是更迫切的传福音,兴起那少数。

 

1、以色列民的刚硬并非显示神弃绝祂的子民《11:1-6》。

1)保罗确认神在以色列民中的信实,就是存留余民。

① 个人正在蒙恩的证据

当整体以色列民的刚硬挑战那在保罗心中的神的信实时,他发现了一个最确实与私人的理由,就是自己就是以色列人,却蒙受了神何等的恩典。当他多深思时,可能会联想到自己曾经不但是拒绝神的恩典,还是那亵渎神、逼迫教会、尽全力敌挡神的法利赛人,当时在他里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能蒙恩的证据,但如今却成了神的使徒,是基督福音的代言人。这不可想象的变化就告诉了他神的恩典是无法意识到的,但事实却摆在面前,说明了神的信实与怜悯。这也确实告诉我们,当我们在传福音中看不见果效而灰心时,最要思想的是我们自己是怎么蒙恩的。我们绝不要因现况而受欺骗,反而要看见自己今日的蒙恩就是神怜悯我的家族、民族、时代的最个人与最确实的证据了。换句话说,有时我们在传福音当中继续感到灰心的更深切理由是,因为我们没看见自己的蒙恩,我们可能是因不能肯定自己是那正在蒙恩的余民而陷入灰心,并非因他人的刚硬。

② 神与人立约的证据

圣经说神没有弃绝祂预先知道的百姓。我们从全本圣经都知道神是守约的神,祂向亚伯拉罕,大卫立过有关他们的后裔蒙恩的约是不被废弃的。纵然在他们的后裔当中出现了稗子,但神早就预知祂所拣选的子民,所谓“预知”也可说是“预先所爱,所拣选”的意思。所以,我们在此绝不能以字面的意思套住神。人绝不能将自己的悖逆的责任归给神,更不能以民族性的特权来要求神。因为倘若不因认识基督而重生,就证明不属于神。当以色列民绝大部分都成为了稗子,那不是神反悔,乃是神早就知道祂所拣选的子民,也在堕落的时代中生出与保全他们的生命。

③ 圣经历史的证据

圣经在此说到以利亚时代的情景,说明祂是信实与施恩的神。当先知在逃避耶洗别的追杀陷入极其灰心无助的境况时,他认为只剩下他一个效忠于神的人了,但神在何烈山却清楚告诉他并非如此,因为神是一个为自己存留余民的神。确实上,神在此事早有胜算,我们唯有要得着祂所要拣选的7000人(完整数)。实际上,以利亚从何烈山下来之后,只有单单得着一个以利沙,之后邪恶的亚哈、耶洗别与他们的孩子都因他的出现被灭绝,以色列的先知学校也被设立,神的工作在以色列中再次兴盛起来,余剩的子民也越来越多被发掘。过了差不多一个世纪后,像以赛亚这蒙恩的先知也在犹大的王族里出现,将余民的教义教导清楚。其实,圣经历史就是今日现况的返照。神为我们所预备的祝福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但惟有我们反思圣经历史向我们所启示的情景,就会知道这是何等荣耀的使命,也是我们与主一起同工,一起同得冠冕的挑战。

 

2)若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

圣经在此又再次高举神的恩典(神的主权)。这里说到不是人有任何信心的功德,乃是说到这全然是神的恩典,恩典本是神白白以仁爱来对待不配之人,消除了任何人行为的因素。确实上,神的主动排除了人一切的主动,神的可能排除了人一切的不可能。所以,我们绝不要在传福音上犯上高举自己现况(难处)的错,纵然我们家族、民族或传福音的群体有时看起来非常刚硬,神反而在那越消极的情况,愿意我们更是仰望恩典,认定在主里面有无限的可能。对我们这真诚的传福音者,主继续要做的是拿走我们的热心与聪明,使我们全然受圣灵感动与引导来完成神的旨意。在这一切的过程中,我们的心将越来越“恩典化”,晓得如何在恩典中遇见神、依靠神、寻求神、顺服神。

 

2、以色列民族并非就是神蒙拣选的子民《11:7-10》。

1)以色列得不着“以自己的努力赚取的义”,选民却得着了“蒙神拣选的义”《11:7》。

当神任凭人一意孤行的顽梗下去时(继续拒绝神借着基督向他展示的恩典),那显明他们里头那看不见的生命本是与神为敌的,并非是神拣选的。有史以来,神拯救的子民并非是以某种血统为标准。祂拣选亚伯拉罕,与他和他的后裔立约本是要显示祂的恩典临到了这群子民(以色列)。这群子民拥有的特权是能得听见神的启示的特权,而并非是自动得救的特权。在得救的根基上,那背后最关切的是他们因听见神的启示而归向神(以新约的话说:重生)。所以,当顽梗的子民出现在以色列人当中时,他们是那不接受恩典,也不明白重生的种类。他们反倒将律法视为能以人意来遵守,以此得着蒙拯救的特权。这在神的眼中就是顽梗的心态,而这就是他们为何将基督钉在十字架,之后继续不悔改的理由了。

 

2)不蒙拣选的人本有顽梗不化的本生命《11:8》。

当我们以人的合理角度来判断时,我们一直将责任归咎于神,认定是因祂的任凭而导致人灭亡,但是我们并没有看见这群人本是拥有敌挡真理的本性(顽梗不化的生命–刚硬到底)。他们本是拒绝恩典,随己意敌对真理之人。神不愿意这样的人得救,因此神使他们的心昏迷,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到,说明他们对属灵事物完全失去敏锐感,也根本不看重救赎的价值,圣经在此清楚地说明了这点。今天,人都能明白行恶而灭亡的真理,但最无法明白的就是拒绝恩典而灭亡的真理。其实,这等拒绝恩典之人根本不承认自己的堕落,本是高举自我,是自恃自义的族类。在此事上我们不能以人性或人的道理来全然说明这点,唯有我们在传福音当中才会看见那刚硬到底的人真是本有顽梗不化的生命,如同主在《约15:25》说:“他们无故地恨我”,这就是那些生命的本质与神为敌之人的状态了,他们的内在生命绝对不能认可神主权性的恩典,反而以此为懦弱,或认为是推卸责任或贬低人的意志和能力的一种说法。说到底,他们的性情与思想本是与神为敌的。

 

3)顽梗之人的遭遇与结局《11:9-10》。

这里所说的“筵席”指的是他们的成功、安乐、成就、保障、开心、密友等,这一切将变为他们的“网罗、机槛、绊脚石”,使他们被欺骗而最后失去一切,进入永远的灭亡。再就是,他们眼睛昏花,看不见属灵的价值,一生追求那地上可变的、短暂的、属肉的,以致他们“弯腰”,被许多罪和今生思虑的重担压着,他们的日子没有平安,反而满有悲伤、恐惧和压迫。其实,有时我们走在信仰的道路中感觉没有什么新鲜,但若我们仔细确认那不能蒙恩之人所信的(没有恩典的思想,一切都要自己负责),深思他们的人生所追求的(一生为了日光之下的事物,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而活),我们就会确知圣经的话语没有夸张,也不是加上悲观,那乃是拒绝永生之道的人天天陷在的光景与走向的结局。

 

3、以色列民不会永远跌倒而无可挽回《11:11-12》。

在此有三个非常直接的启示:① 救恩因着以色列的跌倒临到了外邦人。换句话说,在以色列民拒绝救恩时,神已经预备了外邦人的心,外邦中被拣选的神子民也在那时浮现出来了。他们向福音作出非常蒙恩的反应,有许多信而受洗的,这是保罗在三次宣教旅程都能看见的;② 外邦人的得救会达到满数,激动以色列人发愤,以此使他们回转归向主。在这点上,我们在上周的信息已经谈到这是在末后世代大有可能发生的,就是外邦圣民的属肉与属灵的复兴都会激动以色列人,使他们深思自己的无知,也因自己的刚硬懊悔。这样一来,外邦人达到得救的满数便会带来以色列的丰满了(大复兴)。那么,以色列的丰满会带来什么呢?③ 就是主基督的再临。那时,神在全人类的救赎计划完毕,主基督也与祂的新娘(教会)进行那最荣耀的婚宴,进入永远的新天新地。

 

4、神主权性的恩典与为以色列存留余民的信息必要带给我们五方面的顺服。

1)谦卑在神的主权之下–认定自己今日在基督里的蒙恩是全然来自神的恩典,因为这是神的怜悯临到我这死在过犯罪恶中的人。因此,在跟从主时,我们也为我们过去和现在所遭遇的感恩,以察验主的美意来跟从祂。另外,若我们是还没来到主面前的慕道友,我们绝不要说神没有拣选我,因为我们今日仍旧有机会听见祂的话,显明神在向我们显出祂的忍耐。我们唯有求主继续向我们显明,让我们能认识祂,经历祂,以至有一天能在祂圣灵的动工之下,经历重生与变化,因为神本是以真道重生人《雅1:18》。这就是一个谦卑之人的生命了。

 

2)当更迫切地为刚硬的非信徒祷告–当我们看见保罗继续不休与迫切地为他的亲族与民族祷告时,我们当要清楚认识一个属灵的事实,就是那样的代祷是绝对不落空的。很有可能那些非信徒(可能是我们爱的家人或朋友)处在极其刚硬的光景中,是因为神要激动我们为他们代祷,以至借着我们的代祷打破他们生命里坚固的营垒,使他们最终降服,或者就是借着我们的代祷将更大的祝福累积起来,结出更美好的福音果子。倘若保罗这样按事实的代祷能带来以色列民1900年后复国,然后在最后的日子全民复兴悔改,我们今日又怎能放弃为周围刚硬的非信徒祷告呢?

 

3)只要有机会,得时不得时向所有人传福音–确实上,神的预定不是叫我们放弃向人传福音,相反的是告诉我们必有人会重生信主。倘若神没有先预定那将会蒙恩的人,传福音的人就枉然劳力了。但是,我们往往在传福音没有果效时得着相反的感动,认为有可能是因为神没拣选有些人,所以他们不信。其实,这本不是神的声音,是欺骗者的声音。我们不知道神所拣选的人是谁,但我们却知道当我们“去”使万民做主的门徒时,圣灵的能力是倍增的临到我们身上。当我们在传当中看见人的无知与困苦流离,我们那“欠万民的债之心”才会被引发起来。

 

4)在传福音当中要特别找寻余民–换句话,这就是培养门徒的观念了。纵然愿意听福音的人很多,但信而跟从的人确实不多。在现代教会中,我们看见福音并不是没有人懂,但在传递上有问题。的确福音的变质是今日教会面对的最大问题,我们特特要为着纯净的福音被传递,也要为着那听福音之人的耳朵祷告,因为末后的时代充满着掩耳不听真道的教徒。不对的福音进入不对的耳朵,造成的就是不对的心灵。这样的趋势渐渐泛滥,造成了福音被削弱,人知道福音的道理而非重生,非得医。其实,余民事工并非是什么伟大的运动,这乃是神在历世历代将福音传递的做法。余民的特征并非他们特别有恩赐,乃是他们是真会将纯正的福音精神与信息传递之人,这就是这败坏时代最需要的子民了。

 

5)在兴起余民的过程中必要能承受挑战,经历适当的苦楚–以利亚在找寻神预备的7000人时经历了何等的挑战,保罗在建立教会、设立长老、培养提摩太时也经过何等的试炼。确实上,一个门徒的兴起与培养是用“舍己”而带来的。在这点上,我们的主耶稣给我们留下了最美的榜样,让我们不要羡慕一个无风无险的事工。主的恩典找寻了我们,主的恩典也同样精炼我们。倘若我们真是要与罪人在一起,拯救医治他们,我们一定要面对他们的软弱、过犯、丑陋的性情,甚至是带给我们的失望与伤害。唯有靠恩典走这条路的门徒才能培养出那真实为福音而活的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