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8.7 主日信息 <罗马书-32>

犹太人与外邦人蒙福的链锁

《罗11:11-24》

 

序论:当我们谈到犹太人与外邦人蒙福的链锁的时候,其实就是我们正在迈进人类历史的结束。在此真理中,我们要得着神赐给我们个人生命与末后时代的社会的领悟。对个人生命的造就来说,我们要更深层的认识神在基督里的恩典。这恩典深不可测,没有一个人能够预知神的全盘救赎计划,神的救恩要临到谁就临到谁,要开导谁就开导谁,我们只不过是历史的见证人。当我们一边看圣经,一边看历史的时候,我们不能想象主的救赎能从那在耶路撒冷极少的一群门徒传到今日全球,而这领受者当中有“我”。所以,我们今日能站在这基督恩典中的人无可夸耀,而一生只能是赞叹的问主:“主啊,为何你的奇妙恩典竟然能临到我?”当世人都活在罪恶里,偏行己路,追寻私欲而活的时候,我竟然受到神的干涉,能得听这福音而进入生命的变化与翻转。这本是来自神的主权,是极度难测之事。可能有时当我们处在一些个人的忧患中,我们的心可能会一时忘记这恩典,但我们若静下来深思与祷告,马上会面对一个不变的事实:就是在整个人类历史,大帝国的兴起衰微,人类文明的变迁中,救赎竟然临到我。甚至源自犹太的神圣福音至今都没有办法被绝大犹太子民接纳,却被我这微不足道的外邦人蒙受,这能理解吗?当我们因我们的失败、挫折、忧患而感到痛苦时,我们唯有回到那“天恩竟然临到我”的事实,才能使我们从那短暂、可变、相对的问题得释放,得蒙圣灵给予我们的安慰与能力。其实,我们今天并不是因为苦难而被折磨,乃是因为忘记恩典而被折磨。事实上,当我们因我们稍好的条件感到优越安稳,或是因不理想的条件感到自卑沮丧时,那都是因为我们的心灵忘记恩典,那时也是我们的信心随时被吞吃的时候了。身为一个末世时代的信徒,但愿我们能从神那奇妙的恩典得着非凡的眼光与能力,以至在这充满忧患的时代成为一个大而有力的见证者。另外,当我们深思犹太人与外邦人蒙福的链锁(犹太人 → 外邦人 → 犹太人 → 救赎完工,基督再临),试问这日子多靠近呢?我们要有一个时间的观念。当我们看见这变化无双的世界与社会风潮一直要吞吃教会(如同《启 9:13-16》第六号的预言),我们是进入昏沉的状态,还是急迫的心态呢?当我们以谨慎的心分辨时候,我们心里是否对这日子的临近有数呢?至2015年9月的犹太安息年,世界股市蒸发了11万亿美元。有圣经的经济学家说这不是华尔街定期的衰退,乃是长期下跌的开始。当我们听到这样的消息时,有的人是忧心忡忡,有的人是寻找投机的时机,但那末世的余民却是对那将要临到的末时与灾难看得更清晰,以至迅速传福音,这样的信徒也才能得蒙保守。因此,活在今时的我们要从这启示确知传福音的必要性与急迫性,这也是神将末日启示赐给我们的本意了。

 

1以色列与外邦人的蒙福共有三个链锁《11:11-12》。

1)救恩借着以色列人的跌倒进入外邦。

这是自司提反的殉道已经发生的事《徒11:19-21》,然后也是在2000年的救恩历史迅速发展的事《徒28:28》。在整本《使徒行传》中,我们起码会看见犹太人在四个不同的情况拒绝福音(彼西底的安提阿,哥林多,以弗所,罗马),以致福音传给了外邦人,使各国各民经历了那与神和好的救赎。这告诉我们福音的广传是没有中断的。人的不信绝不能废除神救赎的工作,全能的圣灵在犹太人的刚硬中更猛烈的在外邦中施行救赎的工作。另外,神也借外邦人这么喜爱与谦卑的接纳救恩之事来判定以色列的罪。这如同主耶稣已经在《太8:11-12》所预言的:…“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唯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去…”。所以,这2000年来就是这预言的成就了。以色列民抗拒福音之心导致他们分散各国各地,甚至遭受了二战的屠杀。虽然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事件,但也是一个不能抹杀的事实。当一个以色列人悔改归向主,他必然会接纳这事实,承认他与他子民的过犯。

 

2)外邦人的得救会激动以色列人发愤,促使他们悔改。

以色列1948年的复国是无人能预料的,唯有极少部分的教会历史的伟人(如加尔文,约翰卫斯理,司布真等)按着信心声明这犹太民族必有回归的可能。但是一个分散了1900年的子民还能保持原有的文化语文而回到原有的地方聚集成为一个国土,按着数学几率性是如同“无限猴子定理”(不懂人语文的猴子在电脑面前随意打字,有一天能打出莎士比亚的作品)。因此,这本身不在于人,只在于成就万事的神。另外,本书也在《11:25》说到外邦人的数目填满了,福音必然要回归以色列。这圣经的预言和历史的证明都是我们要认真探讨的。纵然今天外邦人数还未填满,但以色列已经回归到巴勒斯坦地带,世界有许多的战争局势都是因以色列的回国引起的。基于这点,我们不能忽略中东的局势,也需要为着向以色列民传福音的事情来祷告。

 

3)以色列的丰满会带给全世界无法想象的祝福。

保罗在此没有详细说明何谓“丰满”。有些学者说是指以色列民全民经历一个大悔改,有的认为是信主的人数极其增多,这都有可能。但在此非常确定的是,这“丰满”必定会带给全世界最大的祝福。那么,世界会蒙受怎样无法想象的祝福呢?就是在末后的末时,外邦与以色列圣民将会有机会在一起宣传基督的福音,这就如同《启11:1-6》的两个见证人(象征犹太与外邦圣民),拯救那最后被拣选的子民,之后那万王之王,也是我们的大牧者主耶稣基督必要驾着云彩再临。

 

2、神要激动以色列民族发愤《11:13-14,16》。

1)在以色列民信主得救之前(其实万人都一样),他们必须被带入有建设性的嫉妒。

嫉妒分成两种性质:一种是敌意性的嫉妒,另一种是建设性的嫉妒。敌意性的嫉妒来自贪恋,也会导致贪恋。这是一种渴望得取别人拥有的东西的私欲,自己虽然没有权利得取,但却是因自己的私欲产生要得取的渴望与举动。这本是邪恶的嫉妒,根源来自堕落天使的性情,他们因嫉妒神的荣耀而从这荣耀中被驱逐。现在这种妒忌遍满全球,特别是在中东地带,我们看见这敌意的嫉妒使邻国产生彼此要灭绝彼此的意图,特别是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但在此经文所说有另一种嫉妒,就是当我们所渴望的本是神要赐给我们的祝福,而且因得不着而极其羡慕,这种的“嫉妒”是神所喜悦的,也是有建设性的。在此,我们要思想两样事情:① 我们是否嫉妒他人拥有的属灵福分(例如:爱心,信心),而非常渴望得着呢?若是如此,我们要知道自己在神眼中是何等有福的,我们要让这嫉妒使我们更加发愤得取那属天的祝福,不是叫我们因还得不着而灰心;② 为了把在基督里极好的祝福给予他人,但因为他人一点都不稀罕,所以我们设想如何叫那无法得着这福分的人嫉妒,好叫他也羡慕我们所得着的恩典。在此,我们要靠圣灵达成怎么叫他人羡慕而被吸引到主面前,不是强逼他人领受主的恩典。

 

2)以色列人必透过两个途径被激动发愤。

① 以色列因救恩的祝福临到外邦人而被激动发愤。这事怎么会发生呢?除非我们外邦人因福音得蒙的祝福是以色列人无法享受的。这有可能开始是因外邦信徒所蒙受的“属肉与物质祝福”而激动了以色列,但最终必定是借着外邦信徒蒙受的“属灵福分”(与神的深交而带来的爱心、信心、道德、自由、智慧等)而激动了这据说充满才能与虔诚的民族。试问:我们至今所信服与经历的基督信仰是否带出这些美德呢?倘若不,我们要被激动而追求,以至能被带入更深层与全面的信仰经历。

② 保罗毫无保留的活出向外邦人传福音的职分,好激动他的骨肉之亲发愤。这怎么说呢?我们知道当保罗全心全意地委身与他的职分时,他的亲属会反思他那激进的作为,以至心里被圣灵感动。可能他们会回想保罗曾经是个犹太拉比,今天怎么会这样激情的传异教呢?难道他是疯子吗?还是骗子?若都不是,那莫非这基督信仰所带来的好处是真实的?其实,我们个人的经历也能参考保罗这种做法。有时我们家人亲属就是无法看见福音的任何价值,那他们可能会借着我们全然委身与福音事工,看见我们与他人同享福音的好处而被激动发愤。

 

3)一旦前者有真信的,后者就必然会归信。

《v16》:“所献的新面”与“树根”所指的是起初信的列祖,如同与神立约的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大卫等人物。倘若有这群真信而分别为圣的人,这福音的种子必定接续到后来的时代,以至到最后神拣选的子民都会归信。换句话说,这天国的福音必定会传遍天下,拯救主所拣选的每个子民。在此,我们也能得着一个“余民”的观念,就是当时代黑暗笼罩,倘若有那极少的圣民在乎神的荣耀,也继续求庄稼的主差派工人收庄稼,主的救赎工作是绝对会接续下去,直到主的教会有基督的大军兴起,完成这末后世代的大收割。

 

3、当深思考虑本橄榄与野橄榄的意义《11:17-24》。

1)野橄榄枝子接在本橄榄树的意思。

如同葡萄树,橄榄树是以色列公认的标识。本橄榄树就是整体神子民的家族或说长子基督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树根就是列祖,野橄榄枝子指的就是外邦信徒。如今有几根枝子被砍下来,野橄榄枝子被接上树根。这代表犹太人因不信而暂时被弃绝,然后外邦人因谦卑接受福音而被接在基督的家族,一同得着神给列祖的应许。这其实是何等的恩典,也是神深不可测的救赎计划。通常,这砍伐本树枝子与接上野橄榄枝子是用在刺激那不再结实的橄榄树的方法。一旦原有枝子被砍掉,野橄榄的嫩枝接上,吸收树的汁液,这树就会重新结果。这也说明主砍掉了那不信也造成全体神民无法结果的以色列民,然后将恩典与应许带到外邦中,借着外邦信徒将福音传到地极。这本是神用祂的恩典与智慧所成就的事。

 

2)这砍下与接上使我们认知“不能自夸”的理由。

不是我们托着树根,乃是树根托着我们。枝子本是没有生命的,我们不能发明救恩,也无法领悟神的启示。我们今天蒙恩乃是因为神与列祖所立的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列邦万民也因他们蒙福),然后我们被接在其中,成为领取这应许的接续人。

以色列民因不信被砍伐,我们却因信心被接上。所以,我们必然要因着那不信而被砍掉的子民感到畏惧,也同时求主的恩典托着我们的信心。因为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而这信也不是出自于我们,乃出于主。因此,我们要恐惧战兢做成我们得救的功夫(继续走那得救之后的成圣道路,使我们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不是自以为已接上了本橄榄树而感到自满。

③ 圣经特别嘱咐我们外邦人不可自高,反要惧怕。以色列原是生于本橄榄的群体,但因不信都能被砍掉,何况我们外邦人天生是不属于以色列家,也毫无神启示的任何背景,相反是生在外邦的文化背景中,基于这点,我们当对自己现在的蒙恩存有万分的感恩,不是掉入自义自恃。

④ 我们当深感神的属性,祂存有恩慈,也有严厉。他向我们这无知的人施恩,但并非不会向那长久不信或是践踏祂恩典的人显出严厉。

⑤ 以色列是原生于本树的枝子(拥有神旧约的启示,也认识神与列祖立的约),而我们外邦人本是野橄榄,所以,倘若我们外邦人本有野橄榄的逆性,都能因神的恩典得接在真橄榄树上,那当神的恩典临到以色列民时更不用说了。到那时,他们(以色列)的回转将更快更容易

* 当然,当我们谈到这些有关以色列与外邦救赎的神学论证,我们也必须明白当时引起保罗带出这些论点的因素也是当外邦信徒多起来,就有所轻看在他们当中的犹太人。纵然那时犹太人被批准回到罗马,也受法律的保护,但因为他们相对来说是一群少数,所以无形中会受到外邦信徒的歧视,甚至也受到暴力的侵害。犹太信徒也因为不肯受外邦文化同化,也不肯放弃他们的一些习俗(例如:重视某些节期与禁止吃某些食物),所以在外邦中渐渐引起了一些反犹太主义的风气。保罗之所以写这封信,也是要在教会中针对这些反犹太主义的风潮。

 

3)最后,我们还是要被带回恩典。

今天经文的总结终归将我们带回到神主权性与奇妙的恩典。犹太人拒绝了恩典,这恩典临到了外邦人。在此,外邦人也没得自夸,因为他们的蒙恩是出自于神的恩典。所以,真蒙受这恩典的外邦人会认知自己不但不能轻视不信的犹太人,反而有义务要将这恩典传递给他们,也爱护在他们当中的犹太信徒。试问我们是否得着基督恩典所塑造的这样的性情与心肠呢?今天,我们要从这经文中反思我们是个心中有恩典的人吗?我们的口是多说出怜悯与造就人的话,还是说出控告与轻视他人的话呢?当我们的力量大起来(如同外邦信徒人数多起来),我们是否使用我们的力量多谦卑服侍人,扶助软弱的,接纳与我们不一样的,加快脚步传福音脚步,还是进入自义、自恃、自满的心态呢?愿主的恩典在此光照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