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6 主日信息 <罗马书-39>

顺服神所设立的权柄

《罗13:1-7》

 

序论:我们人都生在权柄之下,也活在权柄之下。我们对在上有权柄的都有我们个别的要求,如同学生对老师有要求,员工对老板有要求,人民对执政的有要求。在我们要求他们的时候,即便我们多么客观,其实还是以自己的角度或是利益出发。在这样不完美的运作里,圣经给信徒一个绝对的教导说:在上掌权的是上帝所定的。这样的教导不但是要求信徒顺服有权柄的,更是要给予信徒得以享用神权柄的秘诀。所以,一旦我们与在上有权威的不能和谐,我们的心态与举动及向他们发的种种怨气无法使我们做一个平安与有见识的人。相反的,我们反倒会被许多的恶念影响,如此,我们就不能用到神的权柄了。那么,很多人会从这个角度出发说有些在上有权柄的并没有好好的执政,没有带给权下的人公平的对待。从客观与主观的角度来看,这的确如此。但是,一旦我们将矛头指向掌权者,我们要知道我们同时在几样事实上有盲点。第一:我们忘了自己与在上掌权的都是罪人。所以,除了上帝以外,我们在人间找不到一个完美的掌权者;第二:纵然掌权的会犯上腐败或是徇私的错误,但神要借着他们的权威来保护神民,直到主定的时间废除政权。为了神民与整体国度的复兴,神绝不会因人私人的意思废除在上掌权的。例如:残暴的巴比伦王不但掳掠了以色列,也同时掳掠了许多与神为敌的国家;希腊掌管了一个时代,但也带来了希腊文化与语文,以至希腊文成了新约圣经被记载的语文;罗马帝国的庞大成了福音能快速广传的管道。在这些邪恶的政权里,虽然有很多无辜的圣民被杀,但有更多的人被拯救。可能有些人会认为这类政权的错误百出,但如果没有这样的政权是会带来更糟的结果。英国前首相温斯顿说到:无政府主义是最糟糕的政治制度。事实上,这类的制度是将自有的权利全然交给罪人,因此那无法想象的结果就是强者欺压弱者,弱肉强食,人类根本不能得到保护生存下去。所以,神保护生命,发展福音,取得大众平衡,施行公义的方法还是暗中借着神所设定的政权来调谐各方面的平衡。在受那掌权者管制之下,我们可能会看见有多得的,少得的;有多有的,少有的,但人起码不会掉入全无的光景。因此,我们可以说神还是安放祂的公义在权柄里。人若不愿受到在上有权柄的管辖,就是追寻一种没有制度的自由,任由自己的罪性泛滥,结果就是挪亚时代的“随意挑选”,或是巴别塔时代的“传扬自己的名”的光景,这些都带来了邪恶昌盛的时代,使末后的结果更邪恶。所以,在我们明白了以上的大原则之后,我们要认识如何得着在上权柄的保护与祝福,就是“顺服权柄”。这当然不在于妥协我们的信仰,如同但以理与三个朋友不妥协王的吩咐而做出敌对神的事。使徒们违背耶路撒冷的官府、长老与祭司,不肯停止传福音。但除此以外,我们若是确认与回想,都会发现平安的脚步是来自不与在上有权柄的对立,反倒以感谢主的心接纳他们的治理。因为最终神是在上万事互相效力带领,使我们这顺服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的人能得着政权之下的最大益处。

 

1、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13:1-2》。

这经文有可能是针对革老丢王将犹太人从罗马城邑赶逐之后继续存在的骚乱而说的。保罗在此要罗马信徒认识如何从福音的角度看待在上的权柄。

1)纵然我们主耶稣是万王之王,祂却全然顺服神在这世界所定的权柄与规律。

主曾经说:“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路20:25》,在受审时也对彼拉多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约19:11》。这句话已经包含了几个事实:① 基督顺服父,所以顺服父所设立的权柄;② 一切人的权柄是神设定的;③ 若神有权柄将那最不公正的事(罪人将全然无罪的钉死)化为最荣耀的结果(救恩的成就),神也必定能在我们受的各样冤屈中为我们得回公道,将失转为得。试想,这是整个人类历史最不公正的一刻,就是罪人审判一个完全无罪的人,然后将他处决。当我们向那在上的权柄造反、示威、反击,我们是否有考虑过主耶稣所说的呢?纵然我们说是为了伸张正义,但我们能取得最完美的结果吗?所以,我们当借着神的真理比仇敌更有智慧。

 

2)撒但的权柄是信徒要赶逐的,人的权柄是信徒要顺服的。

其实,圣经并不是在此给我们一种愚昧的道理。圣经早已告诉我们邪恶统治者的存在《箴28:3,12,15-16,28》。但很多时候,我们将这两者(撒但与人的权柄)混乱起来。我们给的直接理由就是人都是有罪的,所以索性将人的权柄都当做是邪恶的,是属于恶者的。其实,这是一个非常主观与片面的说法,所说的原是体贴自己的罪性与不法之心。因为他知道若自己掌权,也不会行得正,所以他认为所有人的权柄都是为己益的,但他却忘了在人的权柄之上是神的掌权。人的权柄里有神的任命,例如父母的权柄、老师的权柄、老板的命令、牧师的权柄、政权的权柄等。纵然这些都是罪人,但我们绝对要相信若不是神许可,他们不可能坐在那位子上。他们如果行得不正,神绝对有处治他们的时候,但对那听从神的话而顺服他们的人来说绝对不会受到亏损。没错,撒但借着人(特别是有权利的人)施行偷窃、杀害、毁坏的工作,但是我们要晓得连撒但的权柄都来自神,而神的权柄绝对能将恶化为善。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那恶者的计谋。倘若它借着人行了不公正之事,我们首先是不要让那苦毒、惧怕、无助潜入我们的心,导致我们行出反权柄的事,以至掉入魔鬼的陷阱。我们要学习初代教会信徒的敬虔与果敢《徒4:24-31》,就是“持守真理、恒切靠主、传扬福音、顺服在上有权柄的,最后将人无法办到的事交给主”,如此神的道必大大被传扬。在此,使徒们违反政权的恐吓,放胆传福音。在法老王时代,那收生婆因敬畏神,不敢谋害希伯来妇人所生的男婴。除此以外,若是不直接违背真理,也不违背圣民传福音的大使命,我们不该给自己找任何违反政权的理由。

 

3)抗拒权柄的就是抗拒神的命令,所以必然会自取刑罚。

我们不能忽略神在此很严禁的原则。不管我们的理由多充足,一定要记住不可以暴力反抗政权(例如:非法侵入政府大厦、静坐或示威、或是妨碍警察执行任务等)。倘若我们如此行,神说必然会有刑罚的后果。这意味着信徒若因此受到伤害,神也不以此为他的冠冕,也不会阻止他受刑罚。这方面典型的例子就是耶稣时代的奋锐党,他们在AD73年在马察达被罗马军队围困,最后全部自尽。但是,如果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当政府在某方面抵触圣经的法律,大大地贬低基督信仰的原则,信徒是能引用一些非暴力的反抗,例如向政府写情愿书,或是能公开表示不认同。这就如耶稣在《路13:32》曾应用比较触动性的名词“狐狸”来称呼那狡猾与谋害先知的希律王。其实,在这堕落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完美的教会与政权关系,因为这两者都各自有不同的目的,本不能完全融入。基本上,自基督教一来有四种教会与政权的关系:① 伊拉斯都主义Erastianism(政府控制教会);② 神权政体Theocracy(教会控制政府);③ 君士坦丁主义Constantinianism(政府庇护教会,教会帮政权稳固权柄);④ 合作主义Partnership(教会和政府享有建设性的关系,但同时认同对方拥有从神而来的独特功能)。从此处看来,合作主义还是在这社会制度里最理想的方法。倘若基督信仰的精神真是能发挥到影响政权的地步,这社会必然受到基督文化的保护。

 

2、政府有来自神的权柄,也有来自神的使命《13:3-6》。 

1)作官的所拥有的权柄是叫作恶的惧怕,行善的得称赞。

政权有两个功能,就是实行刑罚和赏赐。纵然人得不着救赎的特别启示,但神将一般善恶的启示赐给了人,那一般的是非之心却是存留在人的良心中。所以,当人看见在上有权柄的,自己的良心自然会发出一种警戒之声。这如同学生一看见老师在心里就马上联想到自己的品行是否合格,功课有否完成;开车的人一看见交警就会马上检讨自己有否违反交通规则;当我们收到税务部门的信就会马上回想自己有否交税了。所以,作官的人确实多半代表一种律法,他们的职分本身是叫人带着警戒的良心行事。因这理由,他们很自然会灌输一种畏惧在人心中,这对作恶的人是一种警戒,对守法的人是一种保护。但在此,圣经也提到政府叫行善的人得称赞,可能在此的意思也包括了积极奖赏那些带来有社会建设性质的人民。总之来说,我们也会知道圣经给予政府的智慧是不但维护治安,压制与刑罚那行恶的,也同时推行奖励给那些行善的,这样更能促进社会文明方面的成长。

 

2)作官的是神的用人,为要带给圣民益处。

这里所说神的用人可以解释为“公仆”。在神所设定的权威之下,一定安放着使圣民得益处的意义在里头。保罗说这句话不但是从神得到启示,甚至在他主观的经历上也有所体验。纵然保罗最后是被罗马政府判了死刑,但在他完成将福音传到罗马的使命中,他在耶路撒冷受到千夫长的保护,在坐船往罗马去的时候受到千夫长的保护,也在罗马监狱中受到罗马皇家守卫的恩待,能自由的接待人谈论福音,这都是他怀着顺服权柄的心与举动所换取的恩待。基本上,虽然那在上有权柄的官员不都是清正的,但起码他们都是带着维护治安,执行法则,捕捉伤害民众的与依法处治的原则行事。所以,既然保罗在这么残暴的罗马制度之下也能蒙受如此恩典,我们更应该有智慧,得蒙顺服权威的益处。

 

3)作官的是神的用人,是为民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

从这句话中,我们会晓得政权是神用来施行祂的伸冤与刑罚的一个管道。有一句话说,“法律不饶人”,必然会带给作恶的该有的后果。在此,我们会知道神并不是等到最后的结局才来施行公义,神在这短暂的人生中也许可当有的惩罚临到犯法之人。所以,作恶的人必有惧怕,而这惧怕就显明在他的良心中。而在此,我们圣民除了世界的法律,在神面前也有着那胜过法律的真理。那我们生为蒙恩的子民,我们特别要重视我们的良心,保护良心不受污染。倘若我们的良心是非常容易受谴责,或是因不守法律规则而常要处在躲躲藏藏的光景,那我们肯定不能以坦然无惧的心活在神面前。我们惧怕的心会叫我们常常失去凡事上的定见与智慧,这不该是圣民应当处于的光景。所以,圣经在此告诉我们不但要惧怕犯法所带来的刑罚,也当因良心告诉我们神不喜悦。除非,我们所做的能超越良心的谴责,就是确定是神的旨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若一个政权不给受冤的伸冤或是刑罚那作恶的,神也会施行祂的公义,将那在位的废除。事实上,历世历代大帝国的兴起与衰微都有神公义的双手在背后执行。

 

4)作官的是神的差役,是管理分粮之事的(分配国家资源)。

这里也讲到神设立权柄与要求人民顺服权柄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将资源分配的妥当。在此,我们会知道“累进税”是符合圣经的原则,因为本原则是向富裕者征税来将财富分配到贫苦者。圣民在此应当心甘情愿的纳税(更不应该逃税),好帮助社会里的贫穷者。在此,我们也应当明白一个政权的使命也是当要保存群众的经济利益。倘若他在管理资源的事上腐败,国家一定败亡,那政权也会到了时候被废除。其实,在分配资源的事上,我们会看见一个在上掌权的政府是否在神的眼中做得合意。倘若一个政府在此事尽心尽力,我们没有理由向他怨声载道。

 

3、圣民对在上掌权者当有的积极责任《13:7》。

1)凡人(在上掌权的)所当得的,就给他。

有位份的需要人尊重那位份,有职责的公务人员需要人的配合,这是一个基本的原理。事实上,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得蒙他当得的待遇,甚至是一个腐败的国家领袖,他也希望在他治理齐全的地方得蒙人民的尊敬与配合。所以,纵然人有不齐全的地方,圣经告诉我们不要对人过度苛刻,更不要因人还有不完全之处否定神给他的位份,或是阻挡他执行使命。倘若他的位份与使命都来自神,我们理当给予他当有的待遇。这如同保罗怎么在罗马政权之下受保护,得以完成使命。在此,我们也不要将这信息局限于政权而已。我们都是生在权柄里(在上有父母与兄长),活在权柄中(学习时有老师,上班时有上司,教会生活时有牧者等)。所以,倘若一个人晓得在他长大的过程中将人所当得的给他,他一生必然得享平安的道路,也能享受权柄所带来的保护。倘若在此违反原则的,他不但是会活在惧怕里,连在神面前的良心也常常受谴责。所以,我们活在这非常冷漠的世界,特别是人非常自我,人与人之间也缺乏亲情的时代,我们当要教导我们的下一代,不让他们成为一个目中无人的人。

 

2)基督徒应当成为在社会有影响力的人,以至能为主影响社会。

在此处我们也要深思一个关键的课题,就是基督徒应该在社会中寻求升迁吗?基督徒能否参政呢?我们的答案应该是“可以”。其实,基督徒不是逃避者,也不是落后者,我们不能穿戴着“不爱世界”的名号就无心向上。倘若我们触犯了法律或惹上官司,我们心里靠主,但最希望也是有一个公正的基督徒法官给我们判决;倘若我们得了复杂的病症,我们祷告之后,心里很向往的就是有一个又专业又有基督信仰的医生给我们诚恳的建议;倘若我们是贫民百姓,我们会因一个基督徒部长所规划的美好国家政策来得享益处,心中也因此赞美主。

当然,一个人是否能成为这时代的约瑟或但以理首先必有神的安排,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呼召,在不同领域取得杰出的结果。但是在这末后的世代,资讯传媒也这么的发达,我们必须清楚认识我们周围的动向,以至我们能带出有果效的服侍。甚至是在与外邦人接触方面,我们也要从圣经支取那敬虔的品格与超然的智慧来影响周围的群人。这样,我们就能影响在上有权柄的,同时也叫在我们权柄之下的人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