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3 主日信息 <罗马书-40>

一生唯有欠一种债–爱人

《罗13:8-10》

 

序论:福音是具有满足与归正全灵魂的功能,特别是叫一个人恢复“真正的被爱,也真实能爱人”的性情。事实上,我们生在罪中,原是昼夜受控告,被惧怕掌控而活。这样的性情是根本不能爱人,就算爱也是非常自私的爱。一旦在爱人中受到了挑战,我们的爱很容易会转为伤害或是仇恨。若我们深思我们的性情,我们在爱人方面是这么的自我与脆弱。但是,当主耶稣的福音临到我们时,那救赎的恩惠潜入我们的灵魂,从神的爱子为我们舍命,使我们发现自己是在万有当中最蒙爱的,之后这等爱是不断的渗透我们的整个心思、意念、情感、意志,叫我们不只是留在因爱而感到好受,乃是因爱而牺牲。十字架的爱本是一个牺牲的爱。当我们讲到爱的时候,这是有牺牲的性质在里面的。为何牺牲呢?因为在面对人的罪恶堕落时,这等爱是既不能隐藏,也不能置之不理,更是不能逃避救赎的使命。因为神是爱,当祂面对人类犯罪的现实,祂的对应就是牺牲。所以,当这等爱临到了我们的灵魂,天天试着要渗透我们全人,这牺牲的性情是怎能不产生呢?所以,保罗从福音明白了一个极大的奥秘,就是基督的救赎是叫他活在一种无法还清的债当中,这就是“爱人”的债。当我们说到欠债,我们堕落的想法总是只能以负面性质来思想,就是我们欠了别人的物质或是人情,所以还不清。但在福音里所说的债是因恩惠大得无穷,以至怎么还都还不清,一旦要“偿还”而去拯救扶持人的灵魂时,下面所产生的心不是“还完了”,乃是有更多的爱在心中产生,以至无法停止那爱人的服侍。这就显明了神的爱本是无限的,没有一个人能领受了基督的爱之后只向往还清这爱。但今天在很多侍奉者的身上,我们看见他们因侍奉进到失望、疲累、不敢面对挑战、选择留在安逸的光景中。其实,这都是因为我们在服侍中已经失去爱的精神,反倒进入完成责任的心态。事实上,爱是无限的,人的能耐与体力却是有限的。爱能叫一个人在临终前写信坚固主的门徒,为着选民忍受一切《提后2:10》,也宣告他离世的得胜《提后4:6-8》。在此,我们要问,我们是否领会了福音的核心?或是我们在生活侍奉主当中常忽略福音核心的重要。今天,有很多信徒知道神就是爱,也认知神的爱是伟大无穷的,但是一旦说到要爱人,心里马上萎缩起来。他们保持一种“害怕不能爱而受控告”之心,其实,这是与一个全然蒙爱之心相反的。当圣经嘱咐我们在“彼此相爱上要常以为亏欠”时,它没有不理会我们的罪性。神知道我们的罪性和罪性所带来的软弱,所以神赐下圣灵帮助我们,使我们能靠着对福音的认识不断地领会彼此相爱之心,也拒绝那对人仇恨与冷淡之心。实际上,一个认识福音的人在处事待人中有可能会落入生气、失望、受伤、讨厌等,但因为不断寻求圣灵的帮助,终究会发现自己不能停止爱人。所以,我们今天不能只知道应该爱人,而要反思与揣摩我们的心境,让圣灵对付我们,使我们领悟出怎么爱人。

 

1、基督的爱是带给我们无法还清的债《13:8》。

1)世界的债与天国的债。

在罗马书里,保罗一直以“欠债”的观念来描绘他领受福音的心。《1:14》说到我们对着堕落的世界欠福音的债;《8:12-13》说到我们重生的信徒并非欠肉体的债去随从肉体活着(意思是欠了圣灵的债来过圣洁生活);《13:7》说到对政府或在我们权柄之上的,若欠税的,当给他上税。当我们讲到欠债,一般有两种债:一种是世界的债,这种债是一定要尽所能的去偿还,这里头有良心的催逼,是人不能推诿的,并且一定要偿还到合乎所欠的。第二种债是因为神在基督里释放了我们,使我们得以自由《加5:1》,但这自由带给我们却是另外一种债,就是天国的债,这天国的债是无论怎么还也还不清的,反而最后发现这债竟是他的荣耀。这就是向着外邦世界传福音的债与对人(特别肢体)怀着彼此相爱之心的债了。这两种债也有两种特性:对于世界的债,欠债之人总是带着压力与无助之心来面对债务。而对于天国的债,欠债之人是充满自由、盼望与能力的,是甘心乐意自愿来偿还的。所以,我们会一边爱那还未信主的外邦人,对他们的灵魂存有负担,也同样爱我们主内的肢体,愿意洗他们的脚。在此不会说自己的爱已经够了,这才是领会了在彼此相爱常以为亏欠的心肠。

 

2)在爱人的事上只有两个仇敌。

① 人的罪性使人成为自我,也造成一个自我的世界。当人越自我,不法之事就会增多,(因为人都为了自我利益而彼此伤害,连家人之间所关注的都是自己的需要,所以国攻打国,民攻打民),人的爱心也就渐渐冷淡了《太24:12》。在这样的光景中,饶恕、怜悯、理解成为很陌生的字眼。确实,当我们只有以自我为中心,我们无法理解另一个人的处境,更无法看见人的受害。结果就是以律法来定别人的罪,将神爱人的本意本末倒置了。

② 人的脆弱使人无力爱人。当我们爱人的时候,常感到体力不够,精力不够,这是正常的。但当人的罪性引发一些恶意、恶念,比如:杀害、偷窃、毁坏、讨厌、苦毒、憎恨来的时候,脆弱的人无力抵挡,心里的想法是“由他吧!”脆弱使人任凭罪的摆布。懒惰、讨厌、浪费光阴,反正我控制不了,就这样了,由他吧!脆弱让人一直任凭那个偷窃者窃取你的时间、情绪、精力。所以,要有力量爱人,必定要在真理里面站立起来,靠着圣灵,得着能力,不放任那个脆弱的恶念,爱人是需要能力的,所以,当我们不能被圣灵充满,得着能力,我们有限的精力与体力叫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3)福音叫我们在乎人的生命,也挑战我们不断扩大自己的心胸。

今天,教会在爱人方面有一个非常大的盲点,就是常常提倡彼此相爱的道理,但却没有不断地扩大那爱人的心胸与眼界。试问:我们只喜爱与怎样的人来往呢?我们有否被挑战接触与我们的条件与背景不一样的人呢?当我们的利益被触动,体力被消耗,侍奉当中遇到人的丑陋,我们的眼光是放在人的过错,向人产生负面的情绪,还是不断地借着我们所认识的福音来挑战自己胜过那“不能爱”的心境呢?往往,我们会看见现今教会(尤其很多自称为传统,已经设定了体系与制度的教会)只有留在保持现状,接触一律的群众,却不能跨越自己去接触那陌生与不熟悉的群人。如果不挑战信徒的这种心态,渐渐会成了一种文化,基督福音的传递就会大大受到限制了。确实,在面对一个有罪的世界,信徒所向往的舒服境界、安逸生活、平安稳妥其实就是一种“不愿意在爱心上成长”的心境了。我们要在祷告中操练自己,走出这样的框框。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一直挑战自己,不能因着短暂人际关系的纠纷就轻易让情感与无助的心支配我们,乃要在爱人的事上被事实牵引,也竭力追求。没有不能爱的人,只有不能爱的心。

 

2、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13:8,10》。  

1)律法与罪的关系。

无论神的律法是多么的完美、全备,一个堕落、以自我为中心的本性是不能达到律法的要求的。一旦我们以成全律法来达成神的义,我们马上会发现自己一败涂地了。因为我们里头的罪性叫我们落入受审判的光景,从此便因惧怕而守法,并不是因爱人而行超出律法的要求。纵然我们人好像是能爱人,但却不能走出自私的爱。倘若我们以整本圣经的观念来认识律法,会知道神给予律法是为了叫人知罪悔改而谦卑接受神儿子的救赎,借着信奉祂而得着一个重生之心(新性情–从惧怕转为爱,从听从自己转为听从神),以至我们过后是天天否认自我,寻求神的荣耀而活。倘若没有这律法的功用,我们绝不会明白何谓亏欠神的荣耀,也更不会明白罪的本质。罪并不是单单杀人、奸淫、说谎、偷盗等,乃是敌对神为本目的,所以律法叫我们知罪,也承认自己里头没有良善,以至过后活着是因信基督(所赐的义)而活,所追寻的是基督的公义圣洁。

 

2)爱成全了律法。

主耶稣说自己不是来废掉律法,乃是成全律法《太5:17》。这里有两个意思:一是自己全然活出律法的义(全然的圣洁,为子民赎罪);二是将爱的性情借着圣灵赐给凡信祂之人(使我们从惧怕之心转为爱人之心),以至我们能行超出律法所要求的。所以,成全律法的方法就是借着圣灵(施行救恩与做感动充满的工作),成全的性质就是爱了。没有圣灵所带来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能领会基督的爱,因此那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情无法变化为以神为中心的性情。那么,一个以神为中心的性情不再是因惧怕而活,乃是因蒙主爱之心而活。因为爱里没有惧怕,因此,他里面的圣灵会生发一种常常挑战那“不爱、不愿意爱、自我为中心的爱、已经爱够”之心。从行善的角度来说,我们晓得圣灵是不会叫我们留在守律法而感到自满,反而是不断地将我们指向爱里面的善行。圣灵在我们心中无形的声音会常问我们说:“你在基督里真是蒙爱的吗?你处事待人的动机是爱吗?爱的做法是怎样行呢?怎么爱的更切实呢?”

 

3)基督带给我们的新命令是彼此相爱,那我们还需要律法吗?

有些信徒将律法和爱看为互不兼容,但事实上,两者之间有一个不能分开的关系。律法经常是强调负面与最低底线的(有限制)(不可…),而且也针对特定的罪(特别是指向人的恨、淫、贪、奸、不忠、忘恩方面的事,都叫我们深思)。爱却是往着正面的设想,也不给人限制,反而是叫人超越任何的界限去祝福人,能够带来此结果的就是圣灵。但很多人也因为这负面与正面的差异就视为着两者之间没有关系,认为圣灵感动人行善是唯有叫人彼此相爱,与律法没关系。在1960年代,教会受到新道德(或说处境伦理)的影响,这样的主义宣称最高的法律就是爱,在这之下没有固有的良善,除了爱以外,没有对错的规范。所以,在这样的思想主义中,人开始认定律法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爱本身有它自己的道德指标,能够给予人直觉,在每个环境里怎么表现出对人的善意。其实,这是一种对爱非常盲目与危险的想法,因为若没有律法给予的客观道德指标与深奥的智慧《诗119:98》,爱是没有方向和内容的,只不过是人自己以感悟来领悟的一种理想和好感而已。当保罗说到爱是律法的成全,那不是说爱是律法的结束。全面的说,律法给予爱方向,爱给予律法活泼的灵感。

 

3、爱是不加害于人的《13:9-10》。

1)神爱护人的生命,因此律法都有保护人生命的本意。

当人带着堕落的罪性生活在一起时,很容易就会因自己的利益而触犯到他人的利益。例如:两个人性格相冲,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久而久之就会对彼此产生敌意,若这不受约束,妒忌、仇恨、甚至谋杀也会发生;另外当人的性欲无止境的泛滥,人在随从情欲的欢爱之下将非常容易犯奸淫,整个神子民便会陷在那不负责任的欢爱中;再就是,在得取物质的祝福方面,有些人得的多,得较少的人便会有妒忌与贪婪之心产生,以至以各种手段来夺取他人的东西。所以,神若不给予律法,整个民族便会因自己的罪性彼此消灭了。这并非说律法能解决社会的问题,因为整个社会的问题是唯有福音之爱才能解决的。但是在一个有罪的世界里,神保护祂子民的方法是借着律法,而透过律法我们可以看见神爱人的生命,不愿人进到受忿怒、淫欲、强暴、奸诈等所害的光景。试想,杀人消灭人的性命,奸淫伤害别人的感情,又破坏别人的家庭,偷盗夺取人的财物,作假见证损坏别人的好名声,贪婪损坏社会的平衡制度,这一切都叫人大大的受害。所以,在有罪的世界里,律法是需要的,因为必须带来保护的功用,以免人受害。但是除了叫人不受害之外,也同时要带来生命的改造,这是借着爱才能达成的。所以,我们不但要叫人不受害,还必须看重人的生命并为他全生命的利益着想,这才是福音全面的精神。

 

2)不加害与人也绝不是纯粹留在伦理道德层面,乃是叫我们得着圣灵的能力去拯救人的灵魂。

爱不是单单讲情感或是尊重他人,乃是讲临到人身上圣灵的能力,而这能力是叫人得着对人灵魂的迫切。确实,一个不加害人的人,也是能拯救人的人。他不但是懂得靠圣灵治死自己身体的恶行,也是在这世界天天靠着圣灵为主作见证。今天,很多信徒一听到要彼此相爱这句话,心里就不由自主地受谴责,要不然就是在伦理上尊重人,却无法对拯救他人灵魂有实际的举动。这都不是在神面前真正爱人,也不是真有能力的人。他们只有将“彼此相爱”视为一种律法,却不是进入属灵的争战,以至能天天活在拯救人、医治人、培养人。确实,当圣灵将能力赐给我们,那等能力首要就是爱的能力,因为只有爱才能叫使徒们将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地极《徒1:8》。当世界叫人越来越自我,人失去的就是爱的能力,圣徒失去的就是传福音的能力。今天我们会看见世界都在讲爱,但所讲的爱与人的永恒无关。人追寻的多半是自由的爱,却没有真理的爱。所以,在这样的时代里,神要兴起的门徒是借着福音不仅拥有人性的爱,也同时拥有属灵的爱,那等的爱就是主耶稣的爱了。

 

3)最终,真爱是必须受到挑战,才会长阔高深。

“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并非是一句口号。当这句话真正进入了我们的心灵,成为我们的信念与心怀时,我们立时会发现有很多叫我们“不能爱”的情况与人群会出现在我们周围。其实,在面对此现实时,我们应该怀着感恩的心,因为这样的挑战是将我们带到一个认识自己爱心的真相。倘若,我们在爱人的事上常以为亏欠的话,我们不怕在爱心上受到挑战,或是遭遇挫败,只怕的是我们自欺,告诉自己“我已经爱够了”。可能我们是一个慢热或是不容易向人敞开的人,但是圣灵会不断指教我们认识怎么以诚恳的心接触人。可能我们是一个只能接受外邦人的软弱,很难接受基督徒的软弱的人,圣灵也会指示我们更深层的认识人的罪性,而这属灵问题不但在非信徒,连信徒身上也有。可能我们是只有能在教会里传福音,却无法在教会外现场传福音的人,圣灵也要帮助我们除去胆怯的心,恢复刚强壮胆向人作见证的心。因此,在爱人的事上能被挑战的人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