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3 主日信息 <罗马书-43>

少在乎能否,多在乎神的国

《罗14:9-18》

 

序论:爱心与良心两者本是非常难融合的天性,尤其是当我们在面对软弱的肢体时,那两者将带来很复杂的心境。一方面我们愿意爱人,但另一方面我们又要面对自己的对错观。所以,在爱人的挑战里,我们发现我们不能盲爱,乃要明白爱。确实,主基督的爱是让我们知道了人的软弱之后,然后通过真认识真理来学习如何爱人。往往,在爱人的事上,我们的心灵有层次性的感悟,特别是我们与肢体相处时,我们不断地要从自己内心的光景来认识自己到底领会主的爱有多深。有些人看到肢体遭难的光景,心里就很怜悯他;有的人是看到肢体的信心受到影响,心里很伤痛;有的人是为了保护或坚固肢体的信心,甚至心里得着力量为他做出适当的牺牲,这不同层次的感悟应当促使我们反思神的爱。可能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可怜人遭难与可怜的光景,但是他现在爱主吗?他信心坚固吗?还是受到了打击?我们对此似乎没太大感觉。或是就算有感觉,也不实际做出某些举动来帮助扶持他,这也就是我们爱心的肤浅了。事实上,这世界都有同情之心,同情那比我们可怜的,但是这样的心很快会因他的情况好转而消散。但是,当一个人失去对主的信心时,他是马上会成为那恶者的食物,走进他的谎言,受到更多的亏损。因此,我们在主里坚固的人(所谓信心也成熟的)当把关注放在要建立人的信心。那不但是在教会看到肢体时有一种亲切感,我们也乐意要勉励他,让他在主里恩上加恩。另一方面,我们也要非常谨慎不让还幼嫩的肢体被绊倒。在此有警觉也有负担的肢体可说是明白何谓神的国,因为神的国与爱肢体的心行事是息息相关的。今天,有很多的信徒很想经历神的国所带来的好感,如同变化山一样的经历,但却不明白神的国是与两三个人的相爱与同心有关系的。当圣经说:“神的国不在乎吃喝,乃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究竟这“公义、和平,圣灵的喜乐”在哪找着呢?那不在信徒相咬相吞(彼此妒忌,比较),也不在我们与肢体那外表的礼貌与客气,也绝不是在教会里音乐伴奏的气氛,那乃是在我们对彼此真诚的关系,在乎彼此的信心,也能为彼此舍己的心找着的。试想,是外在的气氛让我们看见天国,还是那与彼此内在的相爱和深交呢?当我们回顾上个礼拜所提“信心软弱的肢体”与“疑惑之事”的时候,我们很容易陷入“基督徒能否这样行,能否那样行”的观点。其实,当我们过度地为这样的事争议与辩论时,只不过说明我们是为了保护自己,论断他人而已,说的再完美,也是从自我出发。但是对那认识天国的奥秘之人,他的关注是放在他人得益处与信心的成长,本为主的心肠。今天,让我们多思想怎么成为一个神所喜悦,人所称许的信徒。

 

1、为什么论断弟兄,为什么轻看弟兄?《14:10-12》

1)爱人不是凭感觉,乃是内心里的反思。

我们活在一个堕落的天使工作充满的灵界,他们是控告者,无时无刻不发出没有爱的声音。他们的工作在教会更是盛行,所以在人的软弱出现时,论断与轻视是非常容易产生的。论断带有谴责与批判的意思,轻视带有可怜与看小的心态。两者都没有爱,就算说的对,也不能造就弟兄。其实,每当使徒保罗这样的反问时,是要唤醒我们的良心。往往,当我们在关注其他人的软弱时,我们心里会向我们发出很多的论证,例如:“那肢体为何这么的糊涂,为何信主这么久还受欺骗,为何这么固执等等”。这时,我们的良心叫我们把那爱人的声音淹没下去了。特别,当我们有一群人一起对某个人有同一个观点时,这是会加强我们里头论断与轻视的声音。在此,我们的内心一定要向我们发出提醒的声音。所以,一个有爱心与信心的肢体是时刻警觉,他在面对肢体的软弱时,会进入内心的反思,会反问自己说:“我是在论断或轻视我肢体吗?”或是“我爱我的肢体吗?”

 

2)不论断与不轻视弟兄们的理由。

在此,保罗一直带出不可论断弟兄姐妹的“理由”,这理由包含着我们对真理当有的认识。所以,一个诚挚与成熟的基督徒不是先屈服于心中的感受或是现有的判断,他乃是先回到真理所说的“为何我不应该论断与轻视我的肢体”,之后才能从圣灵得着爱人的方向与感动。在此,保罗带出了5个理由:① 因为主接纳了他《14:3》;② 他是主的人,由主来负责,若是软弱,也有主来扶持,使他站住《14:4》;③ 若他所做的是以无愧的良心向主做的,主也看为美好《14:6》;④ 他是我们的弟兄,在主里与我们有一样的血统《14:10》;⑤ 我们都要在神面前受审判《14:10》。当然,这里所带出的理由并不是要限制我们关怀与劝勉肢体,更不是要我们对肢体漠不关心。这乃是要提醒我们,倘若我们的心生出那类没有爱,只有论断与轻视肢体的心,我们要立时因这些理由而在神面前谦卑下来,恢复一个要建造而不是拆毁肢体生命的心态。

 

3)最终,神是主宰,也会带来绝对公平的判决。

在神强调怜悯与不论断与轻视肢体时,祂宣告自己绝对保持祂按公义行事。神有权利这么说,因为唯有祂看得到每个人的软弱与不是,也认别出他们良心的光景。这就好比说,若一个信徒好像有信心能吃肉,但他爱弟兄的心还不如一个只有信心吃菜的信徒,那在此也只有神看得出,也会按着个人心意来赏赐个人。所以,我们不要因我们的知识就认为自己在神面前更受悦纳,因为神要鉴察人心、试验人的肺腑,按所行的报答他们《耶17:10》。所以,各人还是要面对心中的主行事,因为圣经说:“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说明”。

 

2、以实际的行动与考量,不让弟兄们被绊倒《14:13-16》。  

1)从不彼此论断的心态走到不绊倒彼此的行动,是真自由的人。

在我们爱人的心意里一定要走向实际的行动。因为当我们讲到行动时,我们就会发现必须有牺牲。例如:倘若我们很喜欢吃肉,我们会发现这时候不但要考虑到自己的喜好,也要考虑到那信心软弱不吃的;倘若我们对穿着很有讲究,但因为恐怕有些人觉得与我在一起格格不入,那就穿得随意一点,这些实际的行动都是要牺牲的。其实,当我们因着爱人的生命而能够在生活与习惯中做出调整,甚至是做出某些的节制时,那我们才是“真自由的人”。因为这说明我们能被爱牵引,而不是被欲望使唤。试问:今天还有哪一样事情能叫我们得着主最大的称赞?不就是那为软弱的弟兄们牺牲的事吗?主来为罪人舍己,不就是要叫我们为我们软弱或有需要的肢体牺牲吗?

 

2)凡物都洁净,但若人以为不洁净的,在他就不洁净。

在此,保罗对食物的事给出了一个立场,就是在信心坚固的人,他将凡物都当做洁净的,这是在他的信念与良心都已经确定的。但是,保罗也说到在那软弱之人却不以为然。他们将某些食物当做不洁净的,而对这等人的良心来说真是不能接纳的食物。在这两难之间,保罗给出了一个很明确的眼光,就是当我们爱一个人时,我们要尊重他的良心给予他的声音,也谨慎不要因此在任何的礼仪或习惯上使他跌倒。在此,我们刚强之人的良心会面对两方面的冲突,一是我们根本不认为身为基督徒需要在某方面受约束(比如食物),但另一方又不想造成软弱弟兄的信心受损。在这两者声音的冲突里,我们若依从那不叫弟兄跌倒的声音,那就证明我们的爱心能越过我们各人的理由了。

 

3)不可因食物叫人败坏或信心被拆毁。

借此经文,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撒但能够借着最小的事(但里头却存有不顺服神与不爱肢体之心)来拆毁神最重要的工作(人的信心)。其实,撒但一来的做法都是非常狡猾的。他最常用的做法就是将小事在人心中放大,将人小小的分歧扩大到群体的分裂。为何他有权利这么做呢?因为人心里头有不爱人与不顺服之心。所以,在这里保罗说到“食物”,这本为一个最小最普遍的事,却能够带来很大的影响力。其实,食物本是代表性的,这里头包含着一切的生活处事。倘若我们因这些小事使肢体失去信心,这是会叫主难过的。有时候,我们所做的事纵然没错,但若叫旁边的肢体受影响、受伤甚至开始对主产生不敬虔,那是“没有错当中的错了”。所以,在一个有罪的群体生活,我们绝不能单以自己的喜好去行,总要看我的喜好是否会带来另一个人的疑惑。因此,我们应当怀有属灵的敏感度,总是将专注放在肢体信心的建造。并且,倘若我们以自己的牺牲赢得了他们,也借此建立了他们的信心,他们也就不再被疑惑之事捆绑了,那在神面前将被看为是何等美好的事。

 

3、在一切的是非与能否中,我们最终要追求的是神的国《14:17-18》。

1)基督为我们死而复活就是要带来神的国。

在这疑惑之事的纠纷上,罗马圣民犯上的错误就是高估了饮食的事,低估了神国之事。今天,我们往往太关注次要的,而忽略了那更重要的。一旦我们的人际关系起了纠纷,大家的专注点就是往着谁对谁错,行事为人能否这样或那样,这样教会就会无形中陷入更多的是非,带有更多的律法规条,但更缺少爱。其实,在我们处理分歧之事时,我们最终是要将大家的心思转向基督为我们钉十字架所带给我们的天国,而我们是否享受了那等恩福?倘若我们花时间来思想争议之事,却不同时更加追寻神国之事,我们就在此失去神的本意了。圣经说(释义):“吃喝”不是重点,所以不要过度卷入这样的纠纷;“神的国”是最重要的,且是信徒要追求的。何谓神的国?神的国在乎公义(基督的义所带给我们称义之心),和平(因与神与人的和睦,心中得享平安),圣灵的喜乐(当我们天天行在主的旨意,以遵行祂为满足,圣灵赐下天上的喜乐)。在天国降临时,圣民都会看见万事互相效力。这样一来,所有的纠纷就会渐渐平息,所争议的也渐渐会达成和谐。其实,当教会越少经历到神的国降临,很多因人的罪性引起的纠纷就会出现,人的话越描越黑,人事越处理越复杂。因此,主嘱咐我们当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

 

2)在这几样上服事基督的,就为神所喜悦,又为人所称许。

这段经文更明确的意思是说,若晓得以这样的心态来事奉基督的(将国度放在主要,一切放在次要的),就为神所喜悦,又为人所称许。其实,如果我们安静反思自己的心态,就会发现我们很多无为的情绪或是缺乏智慧的地方都是因为我们在此本末倒置。今天,信徒的问题就是不晓得分别主要的与次要的,所以进到无谓的摩擦。其实,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只是在遇到侍奉中棘手的事情,或是事物繁多的时候,我们往往会缺乏耐心,或是一时被繁杂的事物冲昏了头,或者,我们在面对人不断重复的软弱中总是会失去心里的平衡。所以,我们在教会服侍越多的人越是要祷告,以防备自己掉入“马大精神”。另外,我们也要发现自己不能完全负责另一个人的生命。当我们以好意相劝,但人若还是不能从自己的软弱中走出来,我们必定要回到与神和睦的心,也将人放在祷告里就好。倘若那人是主所爱的,主亲自纠正他的时间必然会到。

 

4、在爱人的事上最终要取得三者的和谐:我的自由,我的弟兄,我的良心。

我们基督徒凡事能坦然无惧,满有自由,那是一种非常吸引人的生命见证。因为自从始祖犯罪后,人都活在惧怕里,在惧怕里,人没有真正的自由。人一旦少了自由,就没有能力,毫无创意,也缺少胆识。所以,基督徒应该展示自己的自由,不应该以“怕犯错”来行事,乃是要在主里“确定要做”来行事。但是当我们处在一个有罪的世界,特别是在主所爱的教会里,人人都因条件不同而容易感到陌生,因意见不同而感到分歧。所以,当有许多疑惑之事出现时,我们因为爱我们的弟兄,我们应该自愿地限制我们的自由。严格来说,这不是被约束的自由,反而是显出有能力的自由,因为这自由是被爱支配的。这在神眼中看为更加可贵,也值得称许。最后,我们还有主给我们的良心,这良心透过认识了神的真理与圣灵的引导也成为我们在许多方面行事为人的指标。当我们面对两难之间,这良心会有两种声音出现,例如:“我认为这么做是对,但另外一方面又不能叫人跌倒”。纵然我们的行事为人有绝对的自由,但因为爱弟兄而最终还是听从后者的声音,以至为了造就弟兄的生命做出适当的牺牲。这也就证明我们拥有的是一个成熟的爱心,主必会赏赐我们,使我们恩上加恩,也一生得蒙神与人的爱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