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追求和睦和彼此建立德行之事《14:19-21》。

1)和睦与建立德行。

① 和睦的意思带有“沙龙”的意思(平安,和平)。纵然在肢体生活当中会有许多摩擦与分歧的事情产生,但我们总要小心不要破坏信徒之间的和睦。因为当和睦一旦失去了,下面来的就是怀疑与敌意。这样的关系根本不能带来任何建设性,更不能带来同工了。倘若坚固的人总是对软弱者带着“摇头”的心态,软弱者因此消极的反应,新来的肢体也会因这样的气氛跌倒。为此,我们在这方面要积极地追求和保守和睦之心。所以,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学习一个真理,就是“等待软弱者所带来的和睦”总胜于“争议是非而带来的分歧”。

② 彼此建立德行是肢体关系中一个很必要的目的,这话的意思是让“彼此得益处”。对信徒而言,最重要就是信心的增长,另外就是爱心的成长了。其实,一切的恩福是在这两方面的临到而赐下的。所以,圣民每次的相处是一定要取得这样的果效。确实,当人生活在一起时是彼此影响的。有时,软弱的肢体暂且无法行出讲台所传讲的话语,但是透过旁边肢体的勉励、提醒、见证与设下的榜样,他们会被坚强起来,在信心与爱心上得造就。因为如此,所以圣民之间的交流是极其重要的。倘若没有交流与交换信心的经历,圣民很难取得在此“彼此”祝福的功效。

 

2)为取得和睦与建立德行,神所设定的简单原则。

不可因食物(最小或最普通的事)毁坏神的工程(在神眼中最重要的事):确实,信徒的信心与教会的合一都被视为神的工程,是借着神的道,再透过多人的祷告与时间来建立的。对罗马信徒而言,保罗告诉他们绝不能将肚腹的满足放在教会群体的健康之上。对我们而言,我们要谨慎不让我们的喜好、兴趣、欲望或是我们暂且认为的良好原则来破坏神的工程。

凡物固然洁净,但有人因食物叫人跌倒,就是他的罪了:在此告诉我们洁净的事物在某些情况中会成为不洁净的。从客观来说所有食物都是洁净的,但若我认为是不洁净的,却因为人或情况的压力而领受,那在领受那食物上便成为了不洁净的举动了。另外,若我在吃某些食物(或说做某些事)时会造成肢体对神的信心削弱,那没有爱的举动就叫我在领受那洁净的食物为不洁净的。所以,我们领受的心态与动机是最关键的。

只要是叫肢体跌倒的事,一概不做才好:因为人与人之间有个别错综复杂的背景与信念,我们最好在此多以谨慎的心态来面对疑惑之事。若是会带来分歧的,我们最好一概不做。那不是安全起见的心态,乃是借着爱人的考量,选择在爱中行事。若是爱,就不会有冤屈,甘心做的心也蒙主喜悦。若是带着厌弃肢体之心,然后将此话当做律法来遵守,那就是信心出现了问题,这也是圣经在下一段落要解决的问题。

 

2、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14:22-23》。

1)你有信心,就当在神面前守着。

这句话告诉我们虽然基督徒的信仰是以圣经为准则,但在生活当中有许多疑惑之事的“能否”是我们个人与神之间的事。确实,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信心所带来的良心。因为我们信了神的话,认为有些事可行,有些不可行。特别在疑惑之事上,倘若我们坚强的信念告诉我们某些事是可行的,我们就当在神面前守着,但不需要夸耀我们的信心,也更不需要强加于别人。若非如此,有可能显示我们自己在神面前得不着确定的心,或是要达成某些自己私人的意思。所以,每个人在行一件事时,要知道虽然他人看不到,但神却是看得到我们里头那最深的动机,而那动机是向着神还是向着人,是享受我们在主面前的自由,还是要人认同我们的自由呢?所以,我们要反省自己是因对神的信心而做,还是因另有其他目的而做的?

 

2)人在自己所行的事上能不自责,就有福了。

其实,人的整个行事为人是同时有另一个层面,是肉眼看不到的,那就是他行事为人背后的心态与动机。这可以断定人所行的是向神而行,因此向神坦然无惧;或是带有满足自己肉体的动机而行,以致受到自责。

① 其实,当人还未认识基督的救恩时,人的心思意念里没有神,也没有讨他喜悦的信念。人那时所谓的按良心行事、按责任行事,或是按情况行事,都是在满足自己的肉体。因此,他不被称为有福的,因为是随从肉体而行的,不是借着(对神的)信心而行。所以,一个还未信主之人,虽然他很积极地行善,但唯有神是看到他内心里的动机,可能是要累积功德、取得功德圆满,或是力求上进,或是种种私人的意思,这都是察看与试验人心的神看见的。

② 另外,对于一个已经信奉神的人,他在所行的事上也必须试验自己的内心是否是遵行神,不是体贴自己的情欲(欲望、爱好、理想)。往往,当我们信徒行出善事却不向神而行,我们心里也存有很微妙的自责。这就好比说:我的孩子明天想到学校做义工,但我嘱咐他先将房间打理好了才去。但他继续不打理房间,我便给他警告说若房间没打理,明天不能去。最后他不得以打理了,所以才被容许到学校去做义工。试想:他似乎听了我的话打理房间,也的确是到学校做义工行善,但他做这一切的动机里毫无听从父亲的意思,所以虽做了但在我眼中并非善行。

因此,从某一个角度来看,信徒行事的良心与动机比所行的事更加重要。有时,我们可能有满足基督徒道德礼仪的一切善行(守主日、奉献、侍奉、探访人、关怀肢体等),但若是心里没有确定是遵行神而做,我们做这些事的心态不喜乐,也很容易会向主发出怨言。所以,圣经说我们要在所行的事上不自责,尤其是疑惑之事,若我们通过无愧的良心与爱神爱人的动机而行,心里便毫无自责。圣经清楚说这人就有福了。

 

3)若有疑心而吃的,就必有罪。

在此,圣经清楚地将罪的观念与良心的事结合造一起。一般上,我们都认为若行了神的话所禁止的事(例如:奸淫、偷盗)就是罪;但若是再进到更深的认识,就是此经文所说到的,若我们不考虑弟兄的信心而行,以致叫他绊倒的也是罪(这是不爱人的罪),但很少人明白违背良心而行的必有罪。今天,我们要对心灵之事有更深切的认识。纵然我们的良心不是绝对无误(我们现在所接纳的对错不是绝对的),但圣经清楚指示我们不可侵犯它。这是因为当我们的良心还不能通过做某件事(例如:吃某些食物、去某些地方、说有些话等),试问我们是因谁而做的?那不是因爱神与信靠神的心而做的,乃是因有些人或情况所带给我们的压力而做的,所以在此是要得着人的称许,不是遵照神的旨意而行。当我们这样行时,就会让那恶者有机可乘。确实上,如果我们因受到人的压力或影响做了某些事,后面便很容易因遇到了一些不良的后果而感到后悔。

 

4)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

这句话可能是在圣经里对罪最真切与渗透的定义了。这是因为它将一切罪恶的心态与举动的根源明确指出,那就是不按着对主的信心而出发的。原来,罪恶不是以吃喝的事来断定的,乃是以他吃喝时在心灵里对神的信从而断定的。为什么吃喝不按着爱心行呢?为什么在做这样简单的事时会拆毁神的工程呢?理由是因为人在做那事的时候不是出于信心。当然,对一个非信徒而言,他还尚未重生,因此他根本不能借着信心为主与靠主做。所以,无论他行再伟大的事也不能达到神的喜悦。但是,对我们在主里的信徒而言,当我们怀疑主的应许与良善来行某些事,那本不是主所喜悦的。试想,若我遇到急难之事,有一位好朋友告诉我说:“朋友,我以我的名誉和一切所有的来担保我一定帮助你度过难关”,若我不领情,甚至拒绝他的帮助,那岂不是对他的人格与尊严一种极大的得罪吗?倘若那朋友是越有尊荣与信实的(比如说是国家的领袖),我对他的得罪岂不是更大了。所以,当神将他的应许赐给我们,告诉我们说:“你在我里面一定会得蒙最美好的祝福”,或是“在这件事上你尽管自由的吃喝”,我若带着怀疑他的心来领受,那绝不是他所喜悦的。这样的不信之心最终一定是叫我按着自己的动机行事,也盼望得到自己所理想的结果。最终,那就是毫无荣耀祂之心了。另外,我们还要明白地说:若按此而言,罪也不限制在神的律法了。罪在此的定义已不限制在不杀人,不犯奸淫,不偷盗的范围里了。反而,那范围是扩大到有否靠那对主的信心而行(认定主而行)。所以,主日留在家是罪,主日上教会也可能是罪;积攒而不奉献是罪(偷取那属神的),但奉献也可能是罪(受压力或不是甘心乐意的);婚外情是罪,但夫妇之间的性爱或拒绝性爱也都有可能是罪。在此,我们并不是要将信徒带入一种对罪过分猜疑的光景,但我们要对罪重新了解,以至我们在过信仰生活时,总是要追求那凡事出于信心的行事。因为一旦不是出于信心依靠主的,那就带有人自我的动机与谋算在里头,那不荣耀神,也不蒙主所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