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5 主日信息 <</span>福音进入现实-4>

在关键时刻所最需要的领导力

《出32:1-5,21-22;撒上30:3-8;徒6:1-7;太24:4-14》

 

其实我们在现实中,很多时候问题不是很难解决的,现实也不是那么可怕的,比那个现实更可怕的是,当问题临到时,我们不知道怎么做;当意想不到的危机、危难、忙乱、挑战、疾病、贫穷来到的这些关键时刻,我们束手无策,不知道怎样行。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就乱做,就要碰那个问题,结果发现情况越来越糟糕。所以,在这个黑暗笼罩的时代,我们所有人都要恢复圣灵所赐给我们的领导力。可能在一般的时刻,我们都会漫不经心地的生活,但是当关键时刻来到,那正是神的话语要成就的时候,而在那时刻最重要的是有谁能够紧捉神的话语,从神的话确定神的心意而随从祂所要行的事。确实,在这时刻带出的领导力是最关键的。当我们步入一个情报资讯泛滥的世代,人因听到各种的消息而心中没有筹算时,试想神是怎么在那世代来彰显祂的荣耀呢?那必定是透过那些合神心意的领导人。若没有神所膏抹的领导人出现,我们只会继续被残酷的现实冲击。确实,我们的家庭需要领导,不然我们的家庭很快会成为如同“罗得的家庭”。一个家庭如果没有蒙恩的领导权柄,夫妇两人怀着不同的理想与方向,无法切实的相爱,那么儿女的心也会渐渐被他们周遭的环境塑造,许多基督徒父母可能是等孩子到了青少年龄离开教会之后才发现。教会若没有必要的领导力,会有两个现象出现。第一就是很快会走“耶罗波安”的道路,以人数、果效、壮大为动机,不是恢复神的祭坛为动机,最后向世界妥协。另一个就是走“罗波安”的道路,拒绝有爱心与智慧的臣仆们给他的建议,以权势来治理百姓,最后被淘汰。特别,若信徒在末后的世代无法带给世人一种从神的真理而来的领导力,如同约瑟与但以理所显示那影响君王的智慧与能力,这世界的伟人就会起来掳掠信徒的心。那这样的领导力怎么来呢?在这次新年的信息中,我们已经得着了答案。神在我们身上所要具备的领导力是:① 能面对现实的领导,不是逃避和制造假象的领导。能面对并不在于勇气,乃是确信既然是神将我们带到此处,必有神的帮助与成就会临到,如同要过红海、旷野与约旦河才能到达迦南地;② 在心灵的至圣所掌握了怎么以恐惧战兢的心随时领受圣灵代求的奥秘。在黑暗笼罩的世代,信徒要晓得用心灵依靠那从上头而来超自然的恩惠,不是靠各种世人所造出来的方法论;③ 能够因确信真理而在专“靠感觉”的时代中看得更清晰,以致在一切所行的事上有定见。当人人都被自己的心欺骗的时候,有领导力的人是认识自己的心,也能正确地读到自己的心。为何能这么做呢?因为他重视那从神而来纯全的道,也能很精确的应用这道。最后,让我们透过今天的信息,在不同的领域中兴起来能显出领导力的信徒。若主已经让我们成为父母了,我们不能说我们不懂怎么教导儿女。若是已经是教会或小组领袖,我们也不能逃避带领的责任。我们纵然无法在带领人时有百分之百正确的引导,但那总比不带领更好。愿我们在此继续向高处行。

 

何谓领导力?

当先被圣灵领导,才能成为别人的领导。

领导力,绝不是从一个人优良的品德、杰出的才能与高超的情商所汇集的特性,这是这个世界的人的领导可能所具有的某些特点。但圣经所讲的领导力是从神而来的,其实质是一个能够听见也能够听从神的灵性,这也可以说是他的属灵机能,且是最关键的。所以,无论一个人有再优秀的特点,若他不晓得遵主而行,他的领导总是会走向错误。确实,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常常落入不能听从神的光景。从生活中的小事,环境临到的时刻,一直到需要作出关键的决定时,我们往往都失去定见,屈服于那合乎自己的想法、感受、习惯与做法,领导力绝不能临到这样的一个人。确实,“我们要带领”与“我们要代替神带领”往往是一线之差,但却是绝然不同的。一个是以“自己要什么”出发,一个是以“神要什么”出发。所以,从一个人怎么凡事透过神的话语思考事情,与借着祷告来亲近神当中得着明确的感动,就知道他是否在圣灵的领导力之下生活。

 

2)当人人都摇动时,领导者必然效忠于神。

领导力里同时带有一个分别为圣的特性,就是当人人都因环境、情况、条件、情报、气氛摇动时,领导者却将眼目放在神的荣耀,心里寻求的是神的声音,他忠于的是那不改变的神的话,不是那可变的种种情况。在圣经里,我们看到一个最差的领导者,他就是亚伦。在以色列民走向悖逆之道时,他屈服于他们的要求。这说明两件事:① 他自己对神的应许也不是那么确信,所以心中看不见神的圣洁荣耀;② 他从摩西领受吩咐,但自己却没有亲自听见神的吩咐,所以在关键时刻屈服于众人给他的压力。确实,领导力绝不是因你的职分排在第一位才有权柄领导。当我们从神的仆人透过神的话领受了信息与劝勉之后,我们自己最终还是要从主领受,确定是主向我说的话,才能在自己的各现场里带出领导力,以至自己不但能顺服到底,也能带出顺服的影响力。

2、如何得着(建立)这样的领导力?

1)当神要在一个人身上将领导力建立起来时,必定要透过时间与环境。

我们要明白为何神在使用摩西时训练他四十年,在重用约书亚时在旷野中训练他四十年,在重用约瑟时训练他十三年,在重用大卫时,让他在很长久的时间受到苦难。其实,时间与环境往往是神在一个人身上建立领导力的途径。那不但是要装备那人里面的特性,也同时要说服周围的人,使他们认定某人的领导力。因为领导不单是一个丈夫带领家人的事,妻子(或儿女)要看见丈夫(或父亲)是可依靠的。领导也不单是一个牧师带领会友的事,乃是会友看见牧师是可信服的,这些都是在多次关键的时刻发生的。确实,当我们谈到一个家庭,小组,教会的领导力时,时间和环境的现实是我们不能越过的。相反的,那是神细密的功课所在之处,我们当要在此细密地受主的教诲。

 

2)领导力的关键是察验,直到你在神的美意上得着定见。

什么叫察验?什么叫听见神的声音?什么叫定见?那不是一个人的心里无根基的感觉,也不是没有考量过的信心。这就如《西2:2》所说“丰丰足足在悟性中有充足的信心”,以至能知道神,也得着在基督里一切智慧。《雅1:5-8》说:只要凭着信心求,那不斥责人的神必将凡事上所需要的智慧赐给他。实际地说,当一个人因心里具备了神的话语之后,他在面对人与事物时绝不是随心所欲,也不是优柔寡断的,他乃是有:① 清晰的判断性思维。这使他能够客观的察验凡事,直到他的心能确定神的美意;② 充足的信心跟从主。这使他不会留在不知所措的光景,就算他在面对未知数的前景也是以神的应许面对,以至结果如何也是良心无愧。(这两个例子都在大卫遇难时显示出来。他将以弗得拿过来,以弗得有两个物品,乌里姆与土明,象征神的启示与真理,以坚固的心求问与跟从主)。试想:若一个人凭着眼见或是靠情感处事,他心里怎么能有确定呢?另外,若是一个人靠谋略或聪明行事,但结果出现意想不到的差错,他怎能不受自责呢?他的良心必然受自责。所以,一旦人不是面对主行事,或说不靠真理察验,唯有凭着无根无基的感动,他绝对没有办法得着从圣灵来的平安。所以,在今天这世代我们看见很多的人越来越怕说错做错,信徒很多的祷告只是寻求一种好感或安舒感,但最终在所行的路上都不得着定见,迷茫的人心就会转向所谓“世界的伟人”了。

 

3)领导者一定要活在现实的挑战中才能带出更美的领导力。

我们常常听人说:领导者要以身作则。所以,领导者要做一个以身作则的模样,给跟从的人动力。其实这不是重点。试问:领导者为何要以身作则呢?因为这样才能了解详情,更好的给出方向。确实,一个不好好牧养的牧师绝不是一个好的老师,一个没有关注家庭事务的丈夫绝不能好好带领家庭,因为他们都看不到过程与细节的难处。当然,领导者不需进到细节中来钻牛角尖,但是那关键性的细节是必须要清楚的。例如:如果一个丈夫看见妻子在照顾孩子常常心烦意乱,他绝对不能草草了事安慰妻子,或提出一些照顾孩子的概念。他一定要进到照顾孩子的细节,认识其中的难处,才能带给妻子适当的提议与帮助。所以,活在挑战的中才是克服现况的要道。

 

3、什么情况下必要带出领导力?

1)一般的情况:如果在一般的情况中没有显出领导力,在特殊的情况中很难得着众人的信服。其实,人是每时每刻需要被领导的。当人活在现实的冲击里,有时会累、会烦、会迷茫、会无知等,若没有领导力出现,给予他们及时的扶持与按时按事的智慧,人自然是靠肉体行事的。所以,家庭的每天生活与教会的每一次相聚都是我们要学习带出领导力的时候。

 

2)危机的情况:在危机的情况中,人的情绪波动非常厉害。所以,一般的人都被现实中所看见与听见的占据。在这样的情况,真正的领导力不是一同进到情感波动,也不是束手不理,更不是推卸责任。真正的领导力是要面对那残酷的现实(如同以色列民在没肉没水时就只懂责怪摩西),然后寻求主,领悟出神所指明的道路。所以,领导力是在那危机时刻最关键的,那不单是要越过问题而已,乃是将神的荣耀显现,使在危机中的人看见神的恩手与信实。要是没有这样的领导力出现,众人会因那残酷的现实而进到不信里。

 

3)福音要前进的情况:这世界与在基督里的领导力最大的不同是前者相信人的能力,后者是相信福音的大能,这两者带出了领导力在本质与方向的差异。世界的领导力是继续会崇高人,然后带出更美好的方法论来解决人的问题,但基督里的领导力是因为认定唯独基督是救赎,所以将主要方向放在传福音。这样的领导力特别是在教会迷失方向时(留在自满安逸的状态),将传福音与传纯正的福音的重要性带出来。这世代若没有这样有独到眼光的领导力出现,教会就会渐渐走向传“社会福音”来符合人性,以致渐渐失去福音的本质。

 

4)在末时临近时,领导力更是要坚定果断。《太24:4-14》

在兴旺福音的事上,最重要的是人,但最复杂的也是人。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让现实的情况导致我们对人失望,或是因事务性的事忽略人的生命。保罗说:“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福音的宗旨就是要拯救人,倘若我们因现实的冲击,因人的丑陋的生命产生失望、伤害、无助,甚至想要放弃接触人,那我们就失去了福音的核心了。相反的,若我们在现实中清楚看见人的丑陋与软弱之后,越来越得着的结论是“人需要福音”,那我们是正行在领导力的轨道上。在此,领导力的关键性就在于我们能为了拯救人的生命坚持多少。特别在末世的号角声继续响起时,领导力就是能够分辨时候,将神的子民带入《太24:14》的时间表。他不会在此优柔寡断,担心人跟不上,也不会过于体贴人的难处,因为他忠于圣灵的指示,也对所带领的人负起重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