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保罗探访罗马信徒的拦阻被解脱了《15:22-24》。

1)保罗是在哪方面多次受拦阻?

在《1:13》,保罗也说到有阻隔,却没有详细说明他如何受拦阻。但从上下文我们会晓得,可能他最大的“阻隔”基本上有两个:①因为他忙于各地区的开荒与牧养事工,所以一直抽不出额外的时间走访罗马;②因为罗马教会不是保罗建立的,他不愿意在别人的根基上建造他的事工,所以自认没有太大迫切的必要到那里探访。但这两个理由都被克服了。首先保罗说到他在亚细亚与希腊的事工都已经完成了(再没有可传的地方了),并且他与罗马信徒的相聚是有一个更加重大的宣教理由,就是要受到罗马信徒的祝福(蒙他们送行),往更远的地方传道开荒,那也就是他所讲的西班牙了。因为有这更迫切的理由,保罗才看见他与罗马信徒的相聚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在其中。

 

2)保罗是带着怎样的向往去见罗马信徒?

① “…这好几年,我切心想望到…”。在这里我们看见保罗在决定往罗马去的事上不是随心所欲,乃是经过多年的祷告,从他所遇见的人当中,等候主的时间表,到了最佳的时机再决定过去。这说明一个蒙福的宣教事工是必须透过时间,察验神的带领的。并且,在这时段当中宣教之人必定累积许多牧养的经历与对当地之人的认知,如同保罗在哥林多这地方已经从亚居拉与百基拉得知罗马信徒的事了《徒18:1-3》。

② “…先与你们彼此交往,心里稍微满足…”。保罗想趁着到西班牙的途中先经过他已经代祷已久的罗马教会去。确实,在从罗马到西班牙开荒的事上,他很看重他与罗马信徒的灵里交流和相通。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人都受到地区与文化的限制,若他要往西班牙或是那临近的地带去,他必须透过罗马信徒给他的许多帮助或情报,他才能对那边的宣教之地和人群有足够的认识。在此我们会看见一个宣教士不是鲁莽的往宣教之地去。他必定对那地方有足够的探讨,也稍微认识那地区的人并与之有足够的交通,借此,主的旨意会更加明确的显明。

③ “…然后蒙你们送行。”在此,保罗所说的送行可能有两种意思。第一,就是需要他们代祷的力量,特别是精神上的支持。若一个宣教士不得到一群人的代祷,他的工作有如单枪比马,在灵里层面是虚弱的。第二,很可能就是物质和金钱上得圣徒的帮助,在这方面也包括能从罗马教会得一些人护送他走一段的路。所以,在此处保罗要完成当时的一个“罗马福音化”事工,需要罗马信徒在背后很强烈的代祷。

试问:这些向往又怎能实现出来呢?其实,这不是借着保罗到罗马教会去将自己伟大的志向告诉他们,保罗乃是先写信过去,然后他本人带着他所蒙受的福音的启示去到他们当中,将这些属灵的恩赐(福音之恩)分给他们,与他们在一起确认福音中一起蒙恩。唯有福音这样的开启人的灵眼,扩大人心,人才会看见要撇弃自己所有的来跟从主,一同与使徒同工完成罗马福音化的使命。今天的宣教机构的一个问题就是只有讲策略,讲异象或是给出一些福音被传递的统计,但却没有将福音的信息恩典带出来与圣徒们分享,所以无法激活信徒们的宣教之心。

 

3)保罗是否真的到过西班牙吗?

可能这个问题是没有任何学者或历史家能确实地回答。但罗马的革利免曾经在主后96年写给哥林多人的一封信中提到有关使徒保罗说:“他向全世界教导公义,他远至西极,在统治者面前作见证”。所以,一般学者猜测有关保罗曾经到过西班牙宣教有可能是真实的。他很有可能在使徒行传结束时从罗马监狱得释放,继续往着西班牙前行,在探访过西班牙与周边地带之后再度被逮捕,然后在尼禄王帝的逼害之下被斩首。在这点上,我们也可以大胆的说无论使徒是否真到过西班牙,他这等心志是神愿意我们今日教会拥有的。当我们在认识福音的恩典上达到了满溢,我们不能自满,必要走出舒服的境界,继续踏上更有挑战性的宣教之地。一旦我们将福音的种子撒了,建立与坚固了当地教会,一定要继续前行。

 

2保罗将希腊信徒的捐项带给耶路撒冷信徒的意义《15:25-27》。

1)保罗何等看重将希腊教会筹出的捐项带到耶路撒冷的事。

这里保罗所写:“但现在,我往…”,分明是指现在时态,说明保罗现在还没到罗马之前,自己身负重任要出发将这钱带到耶路撒冷教会。在当时来说,若保罗从哥林多出发以海路行走的话,他将有三段路程,一是从哥林多到耶路撒冷(800英里),二是从耶路撒冷到罗马(1500英里),罗马到西班牙(700英里)。这一共是3000英里(4800公里)。若他从哥林多出发直接到罗马,那只差不多1000英里路(差不多1600公里)。但为何保罗必要走多出的2000英里路呢?这就说明他要将捐项带到耶路撒冷的事是多么重要,他也将此事告诉罗马信徒。

 

2)将马其顿与亚该亚的捐项带到耶路撒冷的意义。

在这里未曾提到耶路撒冷教会贫穷的理由,但很有可能如同亚迦布先知所预言的大饥荒已临到耶路撒冷,而教会也在环境的逼迫当中得不着经济的来源,因此面临穷乏的危机。在这点上,保罗特别是从比较富裕的马其顿和亚该亚教会得着经济的来源供给耶路撒冷的需要。在这供给上,保罗带出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属灵意义,那不是一种社会福利意义(富裕之人帮助穷人),也不是超民族相助的意义(外邦民族帮助犹太民族),乃是欠福音之债的意义在里面。这里特别带出了在福音里的受益人(坚固与兴盛的外邦人)给施予者(软弱与有需要的犹太人),这等关系是在福音里最美好的画面。这如同外邦人(所谓野橄榄)谦卑的告诉犹太人(所谓本橄榄)“我们能得知福音的奥秘都多亏你们(因为福音是从耶路撒冷传出来的)”,也对在那领受帮助的犹太人来说不需自卑,反倒带着祝福外邦人的心来接受他们的供给。其实,这样的关系就带出了福音之恩了。因为在这没有福音的世界里,那帮助人的总是看自己为高,那领受帮助的人总是看自己为卑。但在福音里这关系是扯平了,因为人身上所蒙受的祝福都来自神至高无上的恩典,这如同保罗一开始也说他欠万民的债。这是一个最蒙恩的传福音者与宣教士所拥有的认知。

 

3)在这供给的事上能带给罗马信徒的功课。

试想为何保罗将这事告诉罗马信徒呢?想必首先是要给他们看一个活生生的教材。因为在《罗马14章》一开始,保罗就特别谈到外邦人与犹太人在基督里当要彼此接纳的事,所以保罗在此特别将外邦人与犹太人在实际相爱上极美的例子带出来,好让罗马信徒赞叹福音所带来合一的美好证据。另外,保罗也有可能要呼吁这些这么有条件(例如:地位与物质)的罗马信徒为福音献出力量。其实,当神让一个教会与另一个教会,或是一个福音群体和另一个群体有条件上极大的差距,都是为了要让众圣徒在一起同得冠冕。所以,当神的仆人们到处传讲福音看见有这样的差距时,向一个地方的教会或信徒要求付出来供给另一个地方的教会或事工时,这不但是在福音里合情合理,也是一个必要的做法。因为那有多的若不晓得分出去,他们所拥有的便会渐渐“腐烂”(换句话:叫信徒自满)。

 

3保罗要带着基督丰盛的恩典到罗马,再从那里往西班牙去《15:28-29》。

1)保罗的事工是有定向的。

保罗虽然已经清楚要到罗马去,但是在他还有未完成的事(就是之前所提供给的事,让耶路撒冷教会与希腊教会真是在基督里同归于一)之前,不能动身到罗马。另外,在他打算到罗马去的时候,他心里的定向是往着西班牙去。确实,一个蒙主呼召身负时代的使命的宣教士是没有落脚之地的,他完成了一个使命,才能确定地面对下一个挑战。另外,他在完成下一个使命之前,也已经意识到还有更大的使命等候着他,他的生命是一直被主挑战的。很可悲的是,今天很多侍奉主的仆人每次想到自己的年龄老迈与精力有限的时候,就盼望着退休的年日,向往找到退休的地点。当他们在灵里怀着这样的趋向时,身体与精力也就跟着衰退了。但英国的乔治穆勒牧师却带有一个极相反以及奇特的例子。他70岁开始17年的世界宣教工作,他走了20万英里,到了42个国家,向300万个人传福音。

 

2)保罗的事工是有证据的。

保罗向罗马信徒说他必定带着基督丰盛的恩典到罗马去。其实,他如此的宣告必然是来自他已经完成了主所托付他的使命,因此不但带着他从主所得的福音启示,也同时带着在宣教现场中所得见的证据和自己侍奉的果效到罗马去,将这些恩典分给他们。其实,今天有很多宣教士只是带着一些有关福音的理论到宣教现场去,但却缺少了保罗生命里所拥有的实质性内容,这是因为在许多神按部就班带领的事工道路上没有忠心到底。保罗的事工是满有证据的,他靠着圣灵所建立的教会,所带来的外邦与犹太人的合一都是有实质性的福音事工。因此,若我们继续看使徒行传的记载,就会发现上帝为他排除种种患难,使他平安的到达罗马,为主作最美好的见证,也透过罗马的八方大道将福音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