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2 主日信息 <罗马书-50>

教会的多元性与合一性《罗16:1-16》

序论:教会的荣耀与能力显示在肢体之间的关系里。何种关系呢?是否是只有每周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面对彼此呢?或是习惯性的主日见面呢?当我们说到在主里的关系,这是主流出宝血所赎回的关系。所以,我们当很实在的问:① 这关系能否经得起考验呢?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相处,各种的摩擦与误会会发生,这是导致我们更认识彼此,还是因受伤而从此远离有些肢体呢?在摩擦发生时,那经得起考验的关系是选择要更多加认识而不是选择分开。② 这关系能否促使我在爱神爱人方面更加成长吗?实际地说,因为人与人在关系上的挑战,我们更加的认识当怎么适应我们周围的肢体。在一个教会里有信心坚固的与信心软弱的,有不同背景、文化、条件的肢体。若我们从没有理解而去适应他们,那就意味着我们在与人相处上是非常自我的,判断人的眼光是非常主观的,爱人的心肠也毫无成长。一个教会绝不会达到每个人有一样的信心层次,或是在判断每件事情有一样的观点,所以能够适应彼此是一种彼此相爱的明显表现。③ 这关系能否达到一起同工、服侍、传福音、牧养的地步?当有新的群人出现,那现有的关系动态就会改变。这就如同当一对夫妇生了孩子,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原先有的方便或是一来相同的观点都会受到威胁了。若一个小家庭是这样,一个更大的单位(教会)更是这样了。确实,当我们向新的群体传福音,牧养群人,这当中是要结合两人给彼此的助力才能完成的。若教会的肢体能在此帮补彼此,甚至达到拯救与医治人的功效,那关系是不但亲近,而且带有圣灵的能力。当然,以上所提的三点不是一朝一夕能达成的,这是在福音里的继续学习、反思与顺服才能达成的关系。但是,我们对主所委托我们牧养的教会绝对要带着这样的渴盼,也向这方面挑战教会。倘若我们是属于一间地方教会,我们也必须为教会这样的祷告。如何祷告呢?不是向教会要求,乃是实际的进入合一的行动,在教会里信心成熟的人当借着自己的存在带给教会有如此的合一。在今天的经文里,我们看见保罗的问安里正是带出了教会合一的关系,这等关系不是理所当然而有的,乃是具有一定的挑战性。让我们从使徒的问安一同得着这方面的启发与勉励。

1、罗马教会的多元性。

1)送信人可能是非比,坚革哩教会的女执事《16:1-2》。

非比有可能是个商人,需要到罗马去办事,所以保罗也让她将自己写给罗马教会的信件带到罗马。这里说到非比是坚革哩教会的女执事。坚革哩是在哥林多的东港,所以必然是在哥林多从保罗拿信带到罗马。保罗在这里特别给罗马教会举荐她,也说到她是个素来帮助很多人的姐妹。想必她可能是一个富有的人,常常用她的财富帮助教会和使徒的事工。这样的施予者是非常宝贵的,因为不是很多富裕的肢体都能很慷慨与乐意的将他们的财富用于福音事工。但若有几位这样的事工者,能够带来雪中送炭类似的帮助,主的事工便能突飞猛进的发展。其实,保罗的宣教事工里,总是有非常重要的同工做桥梁工作。往往,我们只有将关注放在保罗本人(那前头作战之人),但是他的局限正好就是指向对周围同工的需要。所以,纵然我们不是在前线服侍,但我们也千万不要轻看我们从旁协助的角色。在一个重要的宣教事工里,旁边人所给予按时的帮助(例如:帮忙跑腿、给予情报、牧养照顾、稍微作见证等)都是对那前线作战之人与整体事工非常必要的。

2)罗马教会掺杂了各种背景与条件的信徒《16:3-16》。

保罗在此向这么多在罗马教会的信徒问安,显示他已经认识了那里许多的信徒。这很有可能是在希腊、小亚细亚地带或他本族之人中认识的。在此,保罗向二十六个人问安,其中在种族、层次、性别上都不同。① 在种族层面上有犹太人与外邦人。例如:保罗的亲属,或是保罗亲密的同工(百基拉和亚居拉–在AD 49革老丢皇帝逐出犹太人时离开罗马首都,但在AD 54回返罗马);② 在阶层上,我们看见名单所写的暗伯利(8节)、耳巴奴(9节)、黑米(14节)、非罗罗古、犹利亚(15节)都是当时普遍的奴隶名字。另外,也有学者认为亚利多布(10节)很可能是希律王的孙子,也是革老丢皇帝的朋友,而拿其数(11节)有可能是那非常名望,当时影响革老丢皇帝的部长。拿其数虽然已经过世,但他的家属都是罗马教会里蒙恩的信徒。③ 在性别上,保罗在此问安中提到九位姐妹:百基拉(3节)、马利亚(6节)、犹尼亚(7节)、土非拿、土富撒、彼息(12节)、鲁孚的母亲(13节)、犹利亚、尼利亚的妹妹(15节)。在这些姐妹当中,他提到有四位为主“多受劳苦”。她们都是为主竭尽全力的妇人,也可说是保罗赞赏的。在此,我们可以看到在保罗亲密的同工中,百基拉和亚居拉,他也先提到妻子百基拉。这有可能是百基拉先信主或是在天国的事工上更加的积极。另外还有犹尼亚,也被认定为比他先蒙恩的姐妹,她与丈夫都是归信比保罗还早,也是在使徒中有名望的(这里所说的“使徒”指的是“众教会的使者”,或说“宣教士”)。再就是还有一位鲁孚的母亲,丈夫就是帮耶稣将十字架背到各各他的西门。所以在此处对这些姐妹的描述,我们也能认定保罗是非常肯定姐妹们爱主的生命。确实,姐妹们那单纯的生命与付出在保罗的事工中也是占有非常重要的角色。

2、罗马教会的合一性。

1)纵然各都不同,但有一种无歧异的合一。

在向这二十六人的问安中,我们看见有一种无歧异的合一性。虽然在种族、阶层、性别上都各有不同,但我们看见在保罗的问候里都带有亲密与合一的表态。首先,保罗用“姐妹”与“弟兄” (1,14节)来描述这是家中关系;此外又用到“我所亲爱的”和“亲爱的” (5,8,9,12节)来显示他们的亲密关系;最后,他又用到“同工”(3,9节)和类似“一同受苦”的意思(4,7节)来形容他们是为一个目的来奋斗前进的关系。最后,保罗又以此话结束这问安:“你们亲嘴问安,彼此务要圣洁”(16节)。使徒彼得也提过“亲嘴”的劝勉,这方面的形式当然是跟着文化而改变。在初代教会,许多基督徒都因信仰遭受被家人离弃,所以那时以此行为来表示对彼此的爱有如家人之间的爱。另外,这句话的意思也不一定是指基督徒之间必须有亲嘴的实际举动,但这亲嘴乃是说到对彼此有真情与亲属之爱的表现。这等的爱绝没有性方面的含义,也绝不是虚假(如同犹大用亲嘴来出卖主耶稣一样),乃是从神而来的那圣洁与纯洁的爱。这爱是在基督里生发的,也是在一起为基督受苦当中成长的。

2)这等关系全然是在基督里建立的。

在此处我们又会发现保罗四次写到“在基督里”(3,7,9,10节),五次写到“在主里”(8,11,12,13节),这刻意与广泛的用途可说明保罗与这群人的关系全然是在基督里建立的。这在基督里的关系超越了民族与亲属的关系,显示了《加3:28》所说:“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其实,一个人在基督里的灵命是可以透过他与肢体的关系看得出来的。有的人与肢体只是在教会里见面的泛泛之交,或是因为对彼此有利益上的需要而走得近一点,不然就是因事工的因素而有的同工关系。但是,那关系似乎缺少了“基督宝血的浓厚度”。若是肢体在患难中,我们能为他恒切代祷,不顾一切的帮助他吗?若是肢体在软弱中,甚至他的软弱触动了我的利益,我是否能因理解他而怜悯他,甚至带有主的爱要帮助他改善吗?若是肢体有成功之处,我们能因他感到自豪与喜乐吗?确实,患难见真情是一个非常真实的表征,这带出了人与人彼此之间所怀着的真正心意。另外就是若我们能与肢体共享他的成功,那也是血缘之爱的一种凭据了。在此处,我们要认定这样的爱是因我们爱主与认识主所生发出来的,不是因为单单人的情谊所带来的。

3)在教会里合一的挑战始终会存在。

因为人的爱无法完全,所以挑战总是会存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神将合一的挑战呈现在教会里,为的就是让我们在基督的爱中成长。今天在教会肢体相爱之间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结党的问题,人人都选择与自己比较喜欢或能让自己舒适的群人在一起。因为人与人相爱其中一个最大的仇敌就是“陌生”,人都不喜欢让自己进到陌生之处,反倒喜欢和自己的亲属朋友或是背景相同的人在一起敬拜与侍奉。确实,那些专门搞教会增长学的专家也都鼓励将一样背景与条件的人放在一起敬拜与侍奉,因为人的言语是最难克服的障碍。倘若人的背景与条件不同,带出来的往往必定是不同的观点,彼此的言语就很容易带给彼此不舒服之处。但是我们要认定这就是教会了!多元化就是教会不可缺少的主要要素了。在全世界里,能够真正将人之间的隔墙拆毁的就是教会和教会里所传讲的基督福音了。宇宙性的教会就是透过基督宝血的救赎,借着“各国、各族、各民、各方”组成的大群了。今天,很多人喜爱参与福音机构,主要原因就是能够在主里与那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服侍。这固然有他的好处,也能吸引志同道合的群人,但福音最终一定要达到能够使不同条件、背景、年龄、性别的群人同归于一,一起同工与同得冠冕。无论我们的服侍多有果效,我们最终要建立的是在多元性当中能够取得合一性的教会。这等教会显出她的成熟,也证明其信徒真是领受了福音的大能。

3、罗马教会带给我们本教会的功课。

1)我们不当小看自己,乃从领袖到各弟兄姐妹都当各按其职。

没有一个教会能在合一上完全,但我们不能因现有的不合而留在分歧。我们的不合是让我们在福音里学习更加成熟,不是叫我们更加狭窄。一个教会在成长当中,不管是质与量,领袖与会友都当一同成长,我们教会也当如此。但在成长中,领袖应当借着教导与牧养在前面带领教会前进,也同时为弟兄姐妹设立爱神爱人的榜样。教会必须有领袖所带来方向性的带领,不是民主性的带领。但是,这并非给领袖独裁的权利,反倒是给领袖带来教会合一的权利。这如同保罗写的罗马书,把福音的本质《1-11章》和应用《12-15章》讲得清清楚楚之后,在《16章》的问安中显出那在基督里亲切的爱。另外,我们也当知道一个领袖再有恩膏,也不能独当一面来完成那庞大的福音事工。如同保罗受到非比女执事和许多同工的协助,主的仆人(或领袖)需要众肢体的代祷与帮补才能完成那伟大的福音事工。所以,我们都当找寻主托付我们的事工,在主委托我的事上走出一条又新又活的路。往往,我们的侍奉被限制在前人所设定的水准。其实,我们侍奉主的精神是要在神面前求恩膏,以至在服侍上带出前所未有的突破。这点上,我们不需与其他肢体比较。所谓,多得的多舍,少得的少舍,但若各按其职,必要同样得蒙奖赏。

2)在我们这舒适与世俗的环境中,我们要守着“为福音劳苦”的精神。

所谓为福音劳苦也可说是“为主竭尽全力”,这也是保罗用来描述四位姐妹服侍主的精神。今天,我们很少会看见这类的服侍精神。因为当这世界越来越繁华,讨人眼目的事物越来越多,人都向往自己的人生,追求自己想得取的果效和理想,连侍奉的动机都带着自己的私心(例如:为名利、成就感、人的奖赏等)。其实,主最看重的是我们纯全爱主的心而付代价的服侍。可能今天很多教会领袖的服侍心态都不如这几个女子的服侍,因此,我们在服侍中当要反思自己的心态。试问我们的服侍(不管是服侍人或教会)是否有达到竭尽全力的地步?我们能承受精神与体力的劳苦与生活当中的不便吗?我们在事工需要时能付出金钱与时间吗?但愿我们没有人将此当做压力,乃是寻求圣灵在我们心中的恩膏,使我们纯正爱主的心加添我们服侍神与人的能力,也愿罗马教会中这些蒙恩之人的榜样能在这末后时代点燃我们的心,使我们常常在生活服侍中带有那起初的爱心。《弗2:14-18;加3:26-28;罗10:12-13;西3: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