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在福音传到地极的事上有那蒙恩的少数《罗16:21-24》。

1)与保罗在一起的8个同工向罗马教会问安。

保罗向罗马教会的26个人问安之后,接下来又代表8个在哥林多与他在一起的同工们向罗马教会致意。① 提摩太,想必是保罗最亲密与拥有最深厚感情的同工,也被保罗称为是他属灵的儿子。提摩太8年以来一直是保罗宣教的陪伴者,之后也受保罗的信任,将带领以弗所教会的重任交给他。在提摩太受委任的事上,我们会看见福音生命与事工的传递是极其重要的事,这是确保纯正福音能继续延伸的途径;② 路求,很有可能就是《徒13:1》与保罗和巴拿巴在安提阿教会一起侍奉的先知和教师群体之一。倘若是,这关系可有10年之久,说明这同工关系是在服侍基督上建立起来的长久的关系;③ 耶孙,是保罗的亲属,也是他在帖撒罗尼迦的房东。在《使17:5-9》,他为了保护保罗受到极大的逼迫,所以可说是一个为福音将生命置之度外的同工;④ 所西巴德可能是庇哩亚教会委派与保罗一同到耶路撒冷的代表。使徒行传将他称为所巴特《徒20:4》。这些人都是在保罗宣教中非常关键的陪伴他的人;⑤ 德丢,是将保罗的口述用笔记录下来的同工,他也在此特别问候罗马教会,想必这弟兄是一个文笔非常好的同工。罗马书是保罗最长的书信,有学者说需要11个小时的抄写,在当时这样的抄写能赚取的是今天美金相等于2000多元的数目,但这同工是多么乐意献上他的恩赐来完成这非同凡响的书信;⑥ 该犹,是哥林多教会的接待人。这人很有可能就是保罗在哥林多首次施洗的人《林前1:14》。有学者提出他的罗马全名就是提多.犹士都《徒18:7》。当年在哥林多当犹太人拒绝保罗所传的福音之后,可能就是他接待保罗的;⑦ 以拉都,是城内管银库的,可见是地方政府中的重要官员。我们若深想,不难认为这样的人都能善用他的权利和资源来帮助使徒的事工;⑧ 括土,这名字没有头绪,但若是与以拉都一同提起,我们不晓得他们是否是兄弟关系。

2)关系的联结在世界福音化事工上的必要。

在保罗的问安中以及我们对这些关系的大概分析,我们会看见:①这些关系是使徒保罗在福音里所建立的有根有基的关系。这些关系并非泛泛之交,也不是利害关系,这乃是长年累月在主里一起同工与劳苦,甚至是受逼迫中所建立的关系。这等关系超出物质的名誉利益,甚至是在同工中为彼此牺牲也在所不辞;② 保罗相当看重超地带的同工能彼此认识,建立起有根基的关系。在生命事工里,关系绝对超越事工,也是事工的动力。当我们这么说时,我们也不是忽视事工的重要。事工绝对有它的重要性,因为那是将福音传出去的管道,但这事工要能带来大而有力的果效必须是借着背后的关系所带来的能力。纵然在事工中我们会有些摩擦,但是因为对彼此生命的认识和肯定,我们不会落入彼此论断、比较、责怪,反倒是带给彼此力量来作出更美好的服侍。在此,倘若我们做到与远方的肢体建立了这样的关系,这等关系的能力便能使福音超越地带的传开。因为当两组人有共同的信念,对彼此信任时,一起同工传福音的火花必然产生。

3)时代是由少数委身的门徒所改变的。

其实,我们从保罗身边的这些知心同工就会知道,完成世界福音化的核心力量并非是“量”,而是“质”所带来的。一个认识福音而愿意为福音委身的门徒胜过上千的礼拜堂徒所能做的,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原理,但却是整本圣经让我们看见的事实。这如同在旷野的整个以色列民,他们能够进入迦南地是透过摩西、约书亚和迦勒对主的心志;以色列被掳时不断出现来坚固与维持全体神民的人物就是但以理、尼希米、耶利米、以西结、以斯帖等那几位;在使徒时代,主也同样借着保罗与他周围几个同工将福音传到小亚细亚、希腊、罗马地带。没错,神继续兴起各种人来完成主的使命,但我们千万不要忽视核心的力量。在一个基督教很蓬勃发展的时代,人人都涌进教会,教会因此很容易被落入以节目与人数为目的和导向。当然,人涌进教会是件好事,因为多人能听见福音总比少人听见来得好。但是对一个认知神的大使命的事工者,他绝对不能将希望放在人数,更不能将依靠放在人。他带着大使命的心志与传讲福音当中要继续问的是:“主将怎样的人放在我旁边”。不论这些人的恩赐、才能、资源有多少,那就是神给他完成祂大使命的最完美的条件了。相信而如此前进的事工者才能将一切的荣耀归给主。

2、基督–那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罗16:25》。

1)教会在传讲一个“唯独基督”的福音上不断受到外界挑战。

① 世界的问题:世界给予很多方法,甚至能将基督信仰与所有信仰合为一团,但绝不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因为这世界的目的是要存活,不愿意废去;就是世界的宗教也都是不断的讲究合一,强调人性的善;世界所发明或发展出来的科学科技都是不断的要高举人的聪明与意志。因此那单单只有透过基督得蒙救赎,在地上所面对的身心灵、生活、人际、经济问题得解脱的十字架道理本是世界的大理念无法接受的。

② 罪性的问题:人里头的罪性在本质上是不断的拒绝神的救赎与否认真理。《约壹1:8》告诉我们人里头的罪是不愿意人认罪的。为什么呢?因为罪本是黑暗的,所以不愿意靠近光(就是神),所以那不愿意靠近的举动就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试问这是否是这时代讲台信息的倾向呢?倘若我们要传讲恩典,一定要明白人必须知罪(灵里知罪),才能领会恩典。只有认识自己的罪越清楚,才能在依靠恩典上更清楚。

③ 邪灵的问题:《林后4:4》说这世界的神弄瞎了人的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约壹4:1-2》警戒我们一切的灵,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所以,不是所有能给我们能力、聪明、成功、果效等的灵都是出于神。这世界有很多的教导甚至已经潜入教会,教会里也能看到各种神迹奇事与异能,但是我们决不能单从现象判定,一定要认别我们所领受与顺服的灵是否来自神,就是那认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在此所说“认”基督的真切意思是清楚认识道成肉身的真理,也在肉身上活出基督(就是爱神爱人)。

2)每当我们打开圣经,要领会与传扬那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就是基督)。

① 基督是人类唯一的救赎。不论是我们生活中面对的最小的难处,还是一直到死亡与永恒的问题,基督是神赐给人类的唯一解决者。倘若人不透过祂的救赎却能得享平安、财富、能力、幸福,道德等,那反而是更严重的问题。因为他是离开永恒的光更加遥远,而离黑暗的深渊更近。

② 基督全然听从神的榜样,显明了从神而来的一切智慧与能力。世人在自己的愚昧中知道了越多,反而越骄傲,最后在新的难题出现时被证明是愚拙的。世人在自己的聪明与意志中成就了许多事,研究与发明了许多东西,因此骄傲到不需要神,最后在面对灾殃与死亡时反而是被证明是无能的。所以,唯有透过基督认识了神的真理,以真理来看历史与世界,建立价值观与设计人生,这等人所信所做的才能永远被纪念。

③ 基督现在活在圣民心中与他们一同完成大使命的事正是整个人类历史现存的理由。世界有很多的学说、伦理、新发现、新动态都一直要占据人的心,我们天天忙着的大小事务都一直占据着我们的心,但那些常常仰望基督的人终究不被迷惑。对他而言,何谓重要(活出与见证基督),何谓次要(生活中的衣食住行)是分的清清楚楚的。今天,神的智慧与能力是在人的心中,一个信徒就算再聪明或有才干但若失去了重要与次要的判断,他必然经历不到神超自然的引导,他的成功与不成功都不能在建立神的国度上被派上用场。

3)愿那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坚固你们的心。

因为罪,这世界有苦难。《提后3:12》说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雅1:2》也说我们信徒活在地上都有可能会落在百般试炼中。在此,我们不能信奉一种想象的福音,认为信仰是带给我们平安无事或是兴盛成功的,我们要认识与经历的福音是那要能因信而心得坚固的福音。所以,在各种苦难与试炼临到时,我们能得着更大的信心,更巧妙的智慧,结出更美的果子,显示更荣耀的见证。

3、如何向世界传讲基督的奥秘?《罗16:26-27》

1)按着永生神的命。

那设计救赎福音,也使基督复活的永生父神的旨意就是要拯救犹太人与外邦人,使他们两者在基督里合而为一,在这救赎里没有一个选民会失落。试问:若这是神的中心旨意,有哪一个人物、世代、文化、风潮、学问或天使能阻止这事发生呢?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吗?是无神论思想吗?是后现代主义吗?是从无底坑出来的兽吗?是那迷惑多国多民的大淫妇吗?其实他们都不能,这些邪恶的敌对势力最终只不过成为了全智的神完成祂旨意的器具。所以,我们在今日所做的一切若能认定是神的中心旨意,那我们的道路是蒙永生神赐福的,也必然被祂称为是那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

2)借着众先知的书。

这可以包括整本旧约圣经。倘若没有基督的初临,我们无法参透旧约圣经的中心主题,但因为基督的道成肉身、死而复活与升天宝座,我们能以晓得旧约圣经一切的内容(祭司的职分、君王与以色列国的故事、先知的预言)都是指着基督讲的。另外,在今天圣经的正典已经都启示完了,我们传道者最要谨慎的就是不要拿着圣经传讲自己所喜悦的信息,乃要将那中心人物(基督)传讲与高举,向世人显示祂在凡事上居首位。

3)要将这救赎的福音指示万国万民。

这福音要到达的人群范围是不受限制的,各种性别、种族、年龄、个性、背景等的群人都有可能会蒙神拯救。所以,在传福音的事上,神并没有叫我们选择群人来传。纵然我们生来的背景与文化都会使我们比较适应某些人,但是在神带领我们的人生,恩膏我们的服侍中,神若是将怎样的人带到我们面前,我们都有义务向他传扬福音。确实,我们在这方面的认知与顺服也是一个能断定我们灵命成长的指标。

4)要使人信服真道。

将基督福音传扬的终极目的本来就是要使人信服真道。但很可悲的是,今天的传福音成为了一种项目、形式、活动或是领人做决志祷告活动。因此,我们在这时代不难看见人都随口称自己是“基督徒”,是蒙受神祝福的子民;有些牧师传道也随意向这些人宣布祝福,按着他们的意愿向神祈求。其实,从属灵的角度来说,这是在基督信仰里一种非常混杂的景象。谁是真蒙受祝福的?谁是那已经出死入生的?那不是喊口号,也不是做了决志祷告就能认辨的。圣经明确的说,是那信服真道之心,就是那听了基督福音之后,在灵里知罪悔改,重生而变化之人,这等人过后必然有那继续顺服神的明证。倘若没有这明证,一切的宣称蒙福都是欺骗自己的。因此,在罗马书的结束,我们得着两个心志。第一,就是将福音传得全备,使人能因信(得正确)而经历福音的大能;第二,就是成为这福音的见证人,将福音从自己所在之地开始传扬,一直到地极。